專家詳解:互聯網金融風險預警監測機製怎麽建

來源:法治中國 2017-07-21 09:46:06

製圖/高嶽

編者的話

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金融體係不斷完善,金融監管得到改進,守住不發生係統性金融風險底線的能力增強。然而,隨著互聯網金融這一新業態的快速發展,金融安全麵臨傳統風險與網絡風險交織的挑戰,防範互聯網金融風險成為防止發生係統性金融風險的一項重要工作。

如何有效防範互聯網金融風險、加強互聯網金融監管?《法製日報》視點版從今日起推出“聚焦互聯網金融安全”係列報道,采訪金融、法律領域權威專家,探尋完善互聯網金融安全防線和風險應急處置機製之道,敬請關注。

法製網記者 杜 曉

法製網實習生 馮一帆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對於在過去幾年發展迅速的互聯網金融來說,風險和機遇一樣,無處不在。

根據中金固收研究報告對近日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通稿中的詞頻統計,“風險”成為出現頻率最高的關鍵詞。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此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指出,防止發生係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題。要把主動防範化解係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科學防範,早識別、早預警、早發現、早處置,著力防範化解重點領域風險,著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線和風險應急處置機製。

習近平同時強調,要堅決整治嚴重幹擾金融市場秩序的行為,嚴格規範金融市場交易行為,規範金融綜合經營和產融結合,加強互聯網金融監管,強化金融機構防範風險主體責任。

互聯網金融麵臨哪些潛在風險

近年來,互聯網金融在迅速發展的同時,也不時出現一些負麵傳聞,如P2P跑路、不良校園貸泛濫等。

在近日召開的中國互聯網金融安全高峰論壇上,國家信息化專家谘詢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主任周宏仁介紹,累計的違規平台已經超過3200家,目前仍有違規平台1800餘家在活動。沒有備案的有83家,金融數據在境外的有816家,進行誘導性宣傳的有668家,收益率過高的有66家,違規開展業務的有190家。此外,涉及傳銷的虛擬貨幣有400多種,其中60%以上的傳銷幣網站的服務器部署在境外,傳銷幣日活躍用戶達到10萬人次。

“在這些騙局的背後,我國互聯網金融的高速發展已經暴露出了非常嚴重的安全風險問題。”據周宏仁介紹,目前主要存在的風險來自四個方麵:一是巨額資金去向不明,危及國家經濟和金融秩序;二是大量非傳統金融機構湧入,在沒有風險控製能力的情況下開展網絡借貸這類高風險業務,卷錢跑路事件時有發生,影響社會穩定;三是有的互聯網金融巨頭已經“大而不能倒”,一旦出現問題,可能會引發係統性的金融危機;四是網絡信息安全保障能力不足,用戶的隱私數據和資金安全風險較大。

對於互聯網金融潛在的風險,業內專家也關注多時。

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社科評價中心主任荊林波認為,互聯網金融存在的風險從原理上講和傳統金融存在的風險有相同之處。互聯網金融並沒有從根本上區別於傳統金融的一些一般屬性,隻是由於借助了互聯網技術,使得原本存在的金融風險有可能進一步放大,有可能使得原本的金融交易在“脫媒”(一般是指在進行交易時跳過所有中間人而直接在供需雙方間進行——記者注)以後風險加劇。

“傳統金融鏈條中所存在的違約風險、金融交易風險、失信風險等情況依然還會存在。互聯網金融的風險則是在傳統金融種種風險之外又疊加了互聯網的因素,有可能加劇這種風險造成的震蕩。同時由於互聯網金融存在大量碎片化需求,也會在一瞬間使得風險放大很多倍。因此,很多人對互聯網金融及其風險的認識可能存在一些誤區,認為互聯網金融是一種特殊的模式進而與傳統金融完全區別開來,我認為這種觀點是有必要修正一下的。互聯網金融風險雖然增添了互聯網這個特有因素,但並沒有使傳統金融所存在的一般風險完全消失掉。”荊林波說。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金融法律與金融監管研究基地秘書長尹振濤認為,隨著互聯網金融規模的不斷擴大,其潛在的風險也不容忽視。智能化信息係統在金融業中的廣泛運用,可能使得金融風險更容易、更快速積聚,風險波及麵更大,從而使金融係統變得更加脆弱。作為創新業務,互聯網金融相比傳統金融顯得自由、開放,然而其在信息安全、信用評估和風險控製等方麵的製度設計卻不能及時跟上,製度的缺漏可能鬱積風險。

“此外,互聯網金融正在成為一種新的金融業態模式,也可能伴隨新的金融風險產生。隨著互聯網金融快速發展,客戶基數不斷擴大,資金規模也快速膨脹,加上互聯網技術本身存在的擴散速度快、關聯度高等風險特征,應該警惕互聯網金融風險演化、放大,甚至引發係統性金融風險。近期出現的網絡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網貸公司攜款跑路等現象,說明互聯網金融潛在風險已逐漸顯現。”尹振濤說。

“互聯網金融目前麵臨的風險包括互聯網金融在運營中存在違法與違規帶來的風險、互聯網金融存在違法與違規創新的風險、流動性的風險、由於投資者的不理性會導致社會不穩定的風險。”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中國政法大學互聯網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長李愛君說。

風險傳遞速度遠快於傳統金融

盡管互聯網金融風險本質上源於傳統金融風險,但鑒於互聯網的開放性、創新性,互聯網金融風險有其自身的特性。

荊林波認為,傳統金融的風險主要以線下為主。一般而言,最傳統的金融方式便是銀行中營業點櫃台式的交易,而現在互聯網金融的交易全是以線上方式進行,首先便存在一個網絡安全的問題,包括網絡身份信息問題及其認證問題、網絡貸款過程的審核問題、網絡交易過程中一個人的信用等級如何界定、如何防範失信情況的發生等問題。因此,這是一個全新的領域,與傳統的運作流程並不相同。

“對於一些全新的領域,本身需要一些監管措施,但實際上監管是有缺失的。無論是國外抑或國內,最初大家都選擇一種包容的態度來看待,但實際上監管部門在這方麵缺乏相應的手段和管理辦法去應對這種風險。例如前兩年興起的P2P模式,短短幾年呈現爆炸式增長態勢,結果出現泡沫,跑路關閉上百家,這種風險對於線上線下都造成巨大的影響。這便是源於監管部門不了解這種風險,因而無法提前預知防範,風險一旦爆發,隻能采取後續措施。”荊林波說。

互聯網金融風險的表現形式與傳統金融風險也存在區別。

“傳統意義上的金融交易方式大都比較中規中矩,是相對集中的模式。而如今,互聯網金融的交易方式大多是點對點的、碎片化的,其中所有存在的風險點都有可能分散。如果這些分散的風險一旦聚集起來,就可能會使這些風險在某個瞬間發生爆炸,這和傳統金融在過去麵臨的風險不太一樣。傳統金融風險的爆發存在導火索和傳遞過程,挽救措施實施的時間周期相對較長,而互聯網金融風險可能瞬間便會被引爆,傳遞速度要比傳統金融風險快很多。”荊林波說。

荊林波還認為,如今互聯網金融領域存在很多跨界經營的現象,因為跨界,一般經營者都會以創新作為自己的理念,但是這些經營者不具備傳統金融所需要的規範和風險意識,也不懂得傳統金融的一些遊戲規則,在新的跑道上前進時難免會出現新風險和新問題。

互聯網金融風險帶來諸多影響

4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維護國家金融安全進行第四十次集體學習。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經濟平穩健康發展的重要基礎。維護金融安全,是關係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一件帶有戰略性、根本性的大事。金融活,經濟活;金融穩,經濟穩。必須充分認識金融在經濟發展和社會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切實把維護金融安全作為治國理政的一件大事,紮紮實實把金融工作做好。

習近平總書記還指出,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保持經濟平穩健康發展,一定要把金融搞好。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對金融工作和金融安全始終是高度重視的,我國金融業發展取得巨大成就,金融成為資源配置和宏觀調控的重要工具,成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反複強調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牢牢守住不發生係統性風險底線,采取一係列措施加強金融監管,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維護金融安全和穩定,把住了發展大勢。隨著金融改革不斷深化,金融體係、金融市場、金融監管和調控體係日益完善,金融機構實力大大增強,我國已成為重要的世界金融大國。

形形色色的互聯網金融風險會對現有的金融體係和金融安全造成哪些影響?

“應辯證看待互聯網金融對當前金融體係的影響。從金融創新的角度看,任何金融創新都夾帶著風險,如果是合法合規進行創新,自然會具有安全性、流動性與效益性;如果是服務於實體經濟的創新,就會對整個金融體係穩定健康發展有促進作用。反之,就會導致金融體係的不穩定,甚至引發係統性風險。”李愛君說。

李愛君認為,從微觀層麵看,網絡借貸的模式目前從某種程度上解決了實體經濟融資難的問題,但沒有解決融資貴的問題;在拉動消費層麵解決了消費信貸問題,但同時也帶來一些不良的問題,如利率過高以及用不良催債方式來代替風控;一些網絡借貸確實也在踐行普惠金融,對普惠金融的發展有一定的促進作用。

“互聯網金融風險帶來的影響包括對貨幣政策效果的影響、科技技術使用可能帶來更大的操作風險、互聯網金融具有的便捷性廣泛性等特點也可能帶來風險傳染、個人信用隱私保護和濫用問題、傳統金融機構與互聯網金融公司如何保持公平競爭環境以及彼此之間的衝突、對分業金融監管體製帶來的挑戰。”尹振濤說。

發揮網絡技術優勢監測風險

麵對形形色色的互聯網金融風險,監測預警工作異常重要。

今年2月,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網站發布了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在調研協會時的講話。潘功勝提出三大要求,其中就包括抓緊研究建立全國互聯網金融風險監測預警平台,不斷提高互聯網金融常態化監測和風險識別水平。

“監測預警的基礎是實現統計數據全覆蓋,這需要政府主導進行推進,包括央行、監管機構和行業自律組織發揮作用。同時,運用有別於現在的數據管理手段,使用科技監管的方式進行。這個係統不僅可以用來進行監管,在某些程度上也可以向公眾開放,讓普通投資者和參與者也能進行風險預測和防範。”尹振濤說。

“對互聯網金融風險應該采取以下幾個方麵的監測預警:充分發揮銀行資金存管的監督與監測作用,通過存管守住資金安全的底線;利用掌握資金的各種數據進行監測預警;充分發揮地方監管部門的屬地優勢進行監測預警;充分發揮網絡技術給監管機構帶來的技術監管優勢,通過技術監管進行監測預警。”李愛君說。

“在開展專項整治的情況下,互聯網金融風險能夠逐步得到緩釋,同時,新的風險也能夠被提前預警,還要注重事中監控和事後補救等,實現全流程防範。”尹振濤說。

荊林波認為,監測預警風險主要從信息、法律、技術和人才隊伍四個維度入手去做。互聯網金融還會不斷向前發展,對於其風險,有關部門必須將其關在製度的籠子裏,這樣才能保障互聯網金融不斷健康發展。如果放任其風險存在以及無序發展,則會引發波動甚至局部的金融危機。諸如投資者夾帶資金跑路這樣的事件造成的負麵影響是比較突出的。但長遠來看,互聯網金融還是會不斷發展進步。一方麵是傳統的金融機構如何嫁接互聯網技術,另一方麵是互聯網公司如何“脫媒”與金融元素發生更好的碰撞,這兩方麵因素都需要納入未來的考慮範圍之內。最終要實現互聯網力量和金融力量的整合與融合,如此才可以使雙方的優勢都充分發揮出來。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