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讓我相信人生會是美好的,愛情更是

來源:搜狐新聞 2017-07-14 23:01:00

趁著8塊8還是9塊9的點映

木衛編輯部一夥人提前驗了《閃光少女》

又笑又哭,又不落於俗套。

也滿足了大眾對00左右的青年亞文化的窺看。

國內的青春片並不是沒有出路了。

如果你不再執迷於懷舊的符號堆積和早戀的無病呻吟。可以試試像《閃光少女》一樣,有趣、好玩、好聽,也是不錯選擇。

點子確實好,氛圍也都造起來了。

學校開大會老想起《我的少女時代》學生造反。台詞也很閃亮。

意外的暖心和少女,笑點和淚點也都抓的恰到好處,雖然算不上藝術性,但就觀賞性而言非常值得一看。

不知何故,

《閃光少女》首先叫二哥想起的,

是擅拍日本青春喜劇的矢口史靖,

和他導演的那部《搖擺少女》。

矢口史靖

《搖擺少女》片中,對樂器一竅不通的女學生,在短時間內接觸後,開始並愛上了爵士樂演奏,而許多人十幾年可能都無法熟練掌握。

搖擺少女 劇照

有影迷發自內心肺腑感慨:

日本真是亞洲國家裏麵,全民音樂素養最高的一個國家!

藝術入鄉隨俗,中國民眾的音樂素養,顯然還在掃盲到普及的初級階段。

無怪乎,哪怕《閃光少女》更像一部青春愛情片,電影也得把揚琴、古箏、琵琶、阮、二胡、古琴、笛子、洞簫、嗩呐、笙、鼓到編鍾一起擺上,拉開陣勢,把更加偏門的中國民族音樂,做成一場青春、時尚和二次元大秀。

《閃光少女》采用了中國民樂PK西洋樂的針鋒相對模式,懸念足,通俗又好懂。

結尾處一番較量過後,民樂方更是強調和諧第一,水火不容,絕不是為了勝負心,民族樂器也不一定是要把西洋樂器踩在腳下,而是

爭得一個起碼的認同與尊重。

電影以揶揄嗩呐鳴奏的《百鳥朝鳳》開場,一通嬉笑調侃,暴露了劇中人和普通民眾對中國民樂的糟糕認識——

它似乎上不了大雅之堂,不是出現鬧哄哄的喜喪場合,就是應該打發去天橋上孤苦賣藝。

更糟糕的是,不僅民樂學生一副自暴自棄的折墮模樣,他們家長的態度,也是充滿了消極誤解。

話說,中國電影流傳有幾個定律

恐怖片不能太恐怖,

要不然觀眾會以為是真的;

警匪片壞人一定要被繩之以法,

否則會擾亂民心;

校園青春片一定不要早戀,

否則會帶壞小朋友…

《閃光少女》不幸搭上了最後一條。

相比《青春派》等片子把戀愛拖到了高複補習班,為了戀愛而戀愛,將愛情進行到底。本片索性借鋼琴王子學長之口,大喊著:你想早戀,可別害我啊!明白人都知道,這是隔山打牛,借力用力。

《閃光少女》的戀愛戲大大咧咧,還是青春片的傳統套路——

一方主角以鑽牛角尖或自甘作蹋的衝動方式,去追求心目中的愛情;而真正適合,包容自己並默默陪伴守護的那個人,其實就在身邊;最後,矛盾化解,皆大歡喜,這才是青春喜劇!

鮑鯨鯨的幾個本子下來,這部《閃光少女》稱得上是二哥最滿意的一部。

此前的三裏屯SOHO愛情故事,或者尼泊爾文藝青年遠足療傷,始終有粉飾迎合的姿態。

片中,陳驚的名字,所學的揚琴(多數人必然不了解這個擊弦樂器),都是來自鮑鯨鯨的本人經曆。這出音樂附中的校園故事,遠離多數人為高考衝刺的成長經曆,正如樂器本身,也遠離主流大眾人群。

《閃光少女》拍得喜慶飛,撩撥好奇心。

相較於搖身一變、耳目一新的綠葉彭昱暢,徐璐的神經角色中規中矩,性格平板;二次元四人組全靠衣裝,更像不可或缺的功能角色,著墨較少。

二哥最喜歡的角色,是準幹部做派的陳奕迅——上有皮衣下西褲,靈魂附體視察領導,弦外之音,妙不可言。

與醫生亮相的會心一笑相比,電影對二次元少女的理解,未必能讓真正的九零後與零零後群體滿意,倒可能更接近四五十歲大叔的拍腦臆想。

畢竟,二次元的COSPLAY,隻是ACG文化的一個小分支。跟民樂混搭,恐怕是為了新鮮與時尚感,否則要在民樂服飾上做文章,怎麽看,漢服都更恰當合適。

好在引入B站千指大人等話題,拚貼碰撞本身,也是一個電影話題。

一部電影隻要有探討音樂這件事,不去褻瀆,不做惡搞,它始終是帶有追求向往藝術的美好與善意。

酷愛音樂的楊德昌老師,把自己的電影拍成了生命樂章,並且不忘在電影裏夾帶私貨,拉著日本人吐露著“音樂讓我相信人生會是美好的”之類台詞,並且當過配樂指導,還跟妻子在台上傾情合奏。

音樂與愛情,它們是天生一對。就看那最後的蟲兒飛星閃閃。簡簡單單,多好。

友情提示:明後天,《閃光少女》依然有點映場次!!!

作者

編輯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