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迪一再下調中國評級,背後的權力運作隱藏著什麽秘密?

來源:經理人分享 2017-06-03 11:50:36

在下調中國主權評級展望 後,穆迪再次下調中國主權信用評級,並將中國主權信用評級由Aa3下調至A1,這是穆迪28年來首次下調中國主權信用評級。

自2016年3月至今短短一年多時間,穆迪先後兩次對中國主權信用評級做出下調的舉動,最終引起了中國官方的關注。在穆迪公布上述評級結果後,中國財政部官方回應稱,穆迪下調我國主權信用評級,是基於“順周期”評級的不恰當方法,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中國經濟麵臨的困難,低估了中國政府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適度擴大總需求的能力。

對於上述評級結果,市場出現眾多質疑的聲音。各大評級機構在成立之初就遵循著“發行人付費”的支付方式,這一原則使得評級機構的利益和發行人保持一致,而不是真正服務於投資者。特別是兩者發生“利益衝突”後,評級機構作為獨立第三方的角色,是否能夠正視顯得尤為重要。

壟斷的評級市場

目前,美國信用評級市場的產品共計5個類別,分別為金融機構評級、保險公司評級、公司發行人評級、資產抵押債券評級和政府債券評級。

在評級市場一個多世紀的發展軌跡中,以穆迪、標普、惠譽為巨頭的三大評級機構處於絕對壟斷地位。三大評級機構從事以上所有產品的信用評級業務,中小型評級機構從事1~3個類別的評級業務。

根據《全國認可信用評級機構年度報告》(以下簡稱“NRSRO年報”),目前10家NRSRO中,有8家總部設在美國。按評級業務量和分析師數量劃分,大型評級機構為穆迪、標普和惠譽,三家機構2014年評級業務量在300000筆至1124700筆之間,占NRSROs總業務量的96.55%,評級人員平均為1270名,占NRSROs評級人員總數的90.35%。

而剩下的4家中型評級機構和3家小型評級機構的業務量占比不到5%。據NRSRO年報披露,2008年至2013年美國信用評級市場處於高度壟斷狀態。

非獨立的第三方

作為獨立於發行人和投資者的第三方機構,信用評級的初衷是為了讓投資者根據評級判斷投資風險的大小,其中以三大評級機構給出的信用評級為主要參考標準。

自上世紀70年代之前,三大評級機構的主要收入來源於研究報告的銷售收入。1975年獲得“國家認可的評級機構”之後,主要收入則來源於向被評級客戶收費,這導致評級機構難以遵守公開、公平和公正原則。

從目前的股權關係看,評級機構並不是獨立的,其所有者是國際投資者,而且其所有者也存在重複的部分。

背後的權力運作

“信用評級機構握有通向資金和資本之門的鑰匙,這是美國資本市場的生命線。”美國前參議員約瑟夫·利伯曼曾這樣評價評級機構的作用。

從利益綁定和進入壁壘的角度看,標普歸屬麥格勞希爾出版集團旗下,公司所有人為哈羅德·麥格勞。穆迪為上市公司,由6家機構投資者共管,其中最重要的便是沃倫·巴菲特。惠譽由一家法國公司菲馬拉克控股掌控,而這家公司歸其創始人馬克·拉德雷德·拉夏裏埃所有。

上述三家集團和個人同時參與對衝基金和投資基金。例如,標普的其他大股東(包括母公司)分別為:資本集團(美國的投資公司)、黑石、先鋒道富銀行、核準普信和紐約銀行。它和位於第二的穆迪一起構成了金融投資者的權力聚集點。

除此之外,上述大公司和美國政府關係密切,評級機構的所有者同時也參股投資銀行和其他標準普爾500強公司,這促使評級機構從事增加投機和銷售額的行為。例如,惠譽公司60%屬於菲馬拉克控股,菲馬拉克控股則由菲馬拉克開發、安貝林房地產和惠譽集團組成,它們按照家族企業模式經營,都是親戚公司。

《評級機構的秘密權力》一書認為,評級機構並不是可靠的看門人,它們僅僅是被安排在這個位置。在這裏,看門人是一個係統性的犯規球員,他與裁判(國家)和眾多俱樂部(企業)一起狼狽為奸。

書中認為,資本市場(投資者)、國家、企業和評級機構共同構成了一個巨大的遊戲場。其中,資本市場為了對不安全的投資進行評估,需要來自評級機構的信息。

國家、企業和評級機構之間的關係則並不單純,它們互相牽製,互相給予。因為證券隻有被大的評級機構評級達到投資級別時,投資基金或者保險公司才會購買。

在此背景下,評級機構不是中性的代理,而是嵌入誤導的金融係統之中。

同樣,在對待國家債務的時候,評級結果一般也不做得太好。

鵬元評級研發部研究員延驍威認為,美國評級市場按照“發行人付費”的支付方式,在這種模式下,評級機構的利益會和發行人的利益保持一致,而不是真正服務於投資者,一旦產生“利益衝突”,評級機構背後的權力就會產生影響。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