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與和的十字路口上,中美朝的困境和機會並存

來源:如來天眼觀 2017-05-11 09:18:59

5月初,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主任委員傅瑩女士發表長文,詳細敘述了朝鮮核問題的由來、發展經過及走至今日之僵局的過程,首次權威披露了中國在朝鮮核問題中的作用。在大量上世紀90年代初的美國外交檔案仍未解密的今天,傅瑩這篇充滿大量細節的長文向全世界敘述了一位親曆者的所見所聞。

朝鮮半島的局勢在美國特朗普政府上任之後,朝惡化的方向迅速發展。特朗普公開聲稱“朝鮮這個問題必須解決”,朝鮮核問題也成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特朗普在佛羅裏達州海湖莊園峰會的主要議題之一。朝鮮問題的發展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即半島距離軍事衝突的爆發“從未如此之近”。

金正恩上台後,朝鮮勞動黨中央旗下媒體的態度表明,朝鮮處理中朝關係采取了意識形態的標準,包括《勞動新聞》、朝中社等過去數年多次出現批評“改革開放”的社論,其指向不言自明。盡管這類論調更重要的是麵向朝鮮國內,但曆史已經證明,以意識形態劃界、以道德評判來衡量友邦、友黨的做法是不成熟的,最終也會嚴重傷害兩國的關係。

對於朝中社的“指責”,我們應注重其言語中的潛信息。但對於普通的中國大眾,他們對朝鮮的同情會伴隨朝中社的“指責”而減少甚至消失,這可能會影響中國今後的對朝政策。

傅瑩女士的文章透露,中朝關係在冷戰結束後,因為中國“韜光養晦”的外交理念和中韓建交出現惡化。長文傳遞出另一個重要的信息是“中朝關係並非如外界所想象的那樣好,中國更是缺乏影響和幹預朝鮮決策的籌碼”。中韓建交使得中朝關係凍結了接近8年,也可能是從那時開始,中朝關係的發展從傳統的黨際關係為主,轉入國家間關係為主的範疇。

在朝鮮核問題上,特朗普的態度在與習近平會晤後發生了變化。中美元首會晤前的1月份,特朗普強硬地“要求”中國協助美國解決問題,但是在4月14日,特朗普便稱理解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政策。到了4月29日,特朗普甚至表示“情況允許,可以與見金正恩會麵”,但後來白宮出來進行了澄清。

可見在此問題上,特朗普在踩油門,白宮則在踩刹車;短期內朝鮮半島爆發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固然無法排除,考慮到雙方領導人行事風格,隻要度過眼下的困局,美朝的雙邊的會談完全有可能在中國不斷的外交努力下促成。

特朗普上台後,美國結束對朝鮮的“戰略忍耐”政策,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行動引發了中朝、美朝關係的急劇變化。目前在中朝美三方之間,實際存在著相互牽製的關係。

傅瑩在署名文章中強調,朝鮮需要的安全保障,中國無法給予,美國卻對此刻意回避。傅瑩女士的長文選擇在此時同時發布中文和英文版,其用意也可能是向國際社會還原朝鮮核問題發展的真實麵貌,為後續中國可能采取的措施進行輿論鋪墊。

首先是提醒美國不應再次錯失和平解決朝鮮問題的機會。比爾·克林頓總統卸任前與奧爾布賴特國務卿的談話給人印象深刻,克林頓認為,當時應該選擇去平壤而非待在華盛頓斡旋中東問題。

無論是克林頓政府,還是小布什政府,都麵對過和平解決朝鮮核問題的機會。傅瑩指出,錯失類似機會的原因是朝美雙方的極度不信任:美國的對朝政策缺乏國內輿論支持並受製於道德觀的約束;朝鮮的恫嚇政策明顯挑戰了現代國際關係的基本規則,難以讓人接受。

與外界普遍的看法相反,傅瑩透露,中國實際上一直在鼓勵朝美雙邊開展會談,想必這也是中國作為“過來人”的經驗。但朝鮮不是中國,尼克鬆願意秘密派遣基辛格來訪問這個東方大國,開啟一段偉大的正常化進程,朝鮮則不具備如此“禮遇”的條件。正如白宮踩刹車的行為所表述的那樣,美國國內尚不具備認可官方與朝鮮進行接觸的必要民意基礎。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