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21個“千億縣” 蘇州為何能獨占四席?

來源:新浪財經 2017-05-08 16:14:00

全國21個GDP千億縣(含縣級市),蘇州市能占4個,這與當地長期發展實體經濟,壯大高端製造業有直接的關係。《中國經濟周刊》攝影記者 胡巍 攝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徐豪 | 北京、江蘇報道

說起蘇州,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江南園林”,然後是強大的經濟實力。蘇州的經濟總量多年來一直高居我國各大城市前列,2011年就進入萬億GDP城市行列。2016年,蘇州全市完成地區生產總值1.54萬億元。

近期第一財經統計的中國GDP千億縣名單顯示,在全國21個GDP千億縣(含縣級市)中,有4個屬於蘇州市管轄,這在全國是僅有的,其中昆山市以3160億元的GDP總量居全國首位。既非副省級城市也非省會城市的蘇州,是如何做到“千億縣”占全國近五分之一的?

各具特色的蘇州“四小龍”

據第一財經統計,2016年全國GDP千億縣共有21個,比上一年度增加2個。21個縣中,蘇州有4個縣級市上榜。其中,昆山市以3160億元的GDP總量位居榜首,張家港市以2300億元位列第三名,常熟市以2112億元位列第四名,太倉市以1155億元居第十一名。

蘇州自古就是江南魚米之鄉、富庶之地,素有“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的美譽。曆史上蘇州的手工業和商業一直有長足發展,作為京杭大運河流經之地,在運輸和貿易業上長期保有優勢。

改革開放以來,蘇州先後創辦了國內第一個自費開發區、第一個內河保稅區、第一個兩國政府間合作開發區、第一個出口加工區、第一個綜合保稅區,是國家很多對外經貿政策的策源地。上世紀80年代,蘇州成為“蘇南模式”發源地之一,通過發展鄉鎮企業實現非農化發展;90年代又開啟了特殊的蘇州新加坡工業園區模式。

上榜的蘇州“四小龍”經濟發展各具特色。例如昆山市,在2006年至2016年連續位列中國百強縣第一位,這座“最具台商投資潛力”的縣級市坐擁上千家台資企業。2016年,昆山市以3160億元的GDP位居全國第一,占整個蘇州市GDP總量的五分之一。目前,昆山電子信息產業的規模已經有近5000億元,占規模以上工業產值比重近60%。

張家港市是沿海和長江兩大經濟開發帶交匯處的新興港口工業城市,一直在全國百強縣前列。張家港保稅區規劃麵積4.1平方公裏,是全國首家內河港型保稅區,唯一的區港合一保稅區。位於張家港的沙鋼集團是中國最大的民營企業之一,連續3年入圍世界500強,是江蘇第一個銷售額超2000億元的企業。

常熟市2016年GDP達到2112億元,其在中國縣域經濟、文化、金融、商貿、會展和航運中心方麵均有優勢。作為“中國服裝之都”,常熟服裝產業年產值和市場交易額雙雙超過1200億元,是全球最大的服裝服飾批發交易市場。

太倉市是中國德資發展最好、密度最高、經濟效益最明顯的地區之一。太倉市約3000家外資企業,其中,太倉德資企業畝均產值達825萬元,畝均稅收50萬元,人均稅收10萬元。2015年,德國在中國設立的繼北京、上海後的第三個德國中心落戶太倉。

“實體經濟做得好,經濟才能上來”

“蘇州的經濟為什麽這麽好?因為發展實體經濟。實體經濟做得好,經濟才能上來。”蘇州蘇試試驗儀器股份有限公司(300416.SH)副總經理陳晨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

在2016中國企業500強名單中,蘇州市共有恒力、沙鋼、盛虹、協鑫、亨通、國泰、玖隆、波司登、華芳、澳洋、創元等11家企業上榜,其中張家港和吳江分別占了5家和3家。蘇州市金融辦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3月7日,蘇州A股上市公司共有95家,其中,主板上市企業30家,中小板39家,創業板26家。這95家上市公司總市值已達10094億元。

蘇州市統計局2016年發布的統計分析報告顯示,2015年蘇州列入統計的總部企業達82家,比上年新增14家,年增20%,這些已在經營規模、發展質量上形成相對優勢的總部企業發揮了良好的輻射和帶動效用。麵對經濟下行新常態,總部企業顯示出較強的“抗風浪”能力,盈利企業占比超九成。較快發展的總部經濟對蘇州經濟轉型升級起到了有力的支撐作用。

“在整個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大環境下,我們企業要做好,離不開政府的幫助和扶持。”輝騰光伏技術有限公司電池技術研發總監魏青竹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輝騰光伏在開拓國內市場的同時,還延伸光伏產業鏈的發展,2015年在“一帶一路”沿線的泰國泰中羅勇工業園建廠。

2016年,蘇州市製定實施新興產業跨越等四大行動計劃,戰略性新興產業在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中的比重達49.8%,服務業增加值占比超過51%。新增國家高新技術企業920家,高新技術產業在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中的比重達47%,全社會研發經費支出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達到2.7%。

“企業需要成長的土壤,如果土壤沒有,企業成長就慢,蘇州有適合企業生長的土壤。企業需要合理規劃空間和配套設施,降低成本,特別是實體經濟。蘇州在這方麵做得好,所以不僅企業成長快,人才也被吸引過來。” 陳晨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

多家企業向記者表示,在金融支持實體經濟方麵,蘇州做得比較好。數據顯示,截至“十二五”末,蘇州市金融資產達3.8萬億元,金融業增加值由“十一五”末的482億元提高到1180億元;金融機構總數759家,比“十一五”末增加300多家;金融業綜合實力躋身全國前十。在2015年新增的4000億元社會融資中,銀行業表內外投放2352億元,保險賠付137億元,上市首發及再融資239億元,債券市場融資686億元,保險資金運用320億元,租賃、小貸及各類基金等融資230多億元。

“政府還有專門資金用於支持和引導企業組織實施技術創新、成果轉化、科技研發等,對企業來說這是很大的支持。”陳晨說。

做好“放管服”,市場才能有活力

“可能在蘇州沒有什麽感覺,但是和別的地方一對比,馬上就能感受到,蘇州審批少、動作快,企業辦事方便。”一位企業家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

2017年蘇州市政府工作報告顯示,2016年蘇州以釋放市場活力為主線,深化簡政放權改革,取消、下放行政審批事項44項,相對集中行政許可權改革穩步推進,蘇州工業園區試點經驗在全省推廣;商事製度改革不斷深化,新增各類市場主體20 萬家、注冊資本5170 億元,分別增長19.5%和43.6%;營業稅改增值稅試點任務如期完成,不動產統一登記全麵實施。

“政府管得少,該交給市場的就給市場,我們企業就有了適合成長的土壤。”陳晨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作為縣域經濟的龍頭老大,昆山市在做好“放管服”方麵也進行了創新。昆山市相關部門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提供的資料顯示,按照蘇州市委、市政府關於落實“創新四問”、推進“兩聚一高”的總體要求,昆山市在創新行政審批服務方麵,以便利化為導向,加快審批資源集聚,著力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在服務供給上,突出“快溝通”,打通審批前道梗阻;在服務集成上,突出“快速辦”,創新審批服務方式。

對於昆山市如何支持企業的發展,昆山市委書記姚林榮近日表示,“從政府來講,重點就是做好服務支持”,具體有四個方麵:一是立足自身產業優勢,在相關領域占據主導地位,形成領跑優勢,使民營企業成為創新發展的主力軍、生力軍;二是瞄準國內外最具領先技術、最具市場前景的尖端項目,力爭引進培育1~2個“頂天立地”的創新型標杆企業;三是加大與頂尖大學、頂尖企業的創新合作力度,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研發平台;四是加強與高校院所的戰略合作,以市場化手段推進產學研協同創新,推動關鍵領域核心技術的攻關突破,讓更多原創性成果落戶昆山。

“下一輪蘇州的發展應該放手讓企業家去做,利用蘇州優勢,釋放蘇州潛能。一要全麵轉向對民營企業、本土企業的關注,幫助他們培養自身的創新能力;二要從過去‘自上而下’的做法更多地轉向‘自下而上’,關心底層的需求;三是塑造轉型升級的新支柱,這個過程當中就需要新理念、新機製、新載體推進產業集聚、產業創新和產業升級。”浙江大學管理學院院長吳曉波表示。

“過去,蘇州在引進外資上做了很出色的工作,目前階段要關注外企的溢出效應。所以對在外企工作過的人,怎樣給他們更好更多的創新創業機會,這可能是蘇州下一輪發展非常重要的新亮點和增長點。”吳曉波說。

進入【新浪財經股吧】討論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