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老人走失半年 女兒生日當天記起家裏電話

來源:鳳凰新聞 2017-05-06 03:34:41

原標題:失憶老人住進護養院半年

女兒生日那天她撥了一個電話……

冉文何莉

羅曼羅蘭說,世界上有一種最動聽的聲音,那便是母親的呼喚。也許正是這種聲音,讓古國芳得以和走失長達半年的母親遊紹會相聚。

去年10月22日,68歲的遊紹會在老家墊江走失,因為忘了自己的名字、住址、親人,半年來一直被收留在護養院。直到今年4月26日——她大女兒古國芳生日當天,遊紹會奇跡般地想起女兒家的座機號碼。她說,我想對她說句生日快樂!

“媽,你受苦了!”5月3日下午,失散半年的古國芳和母親遊紹會在涪陵江東護養院相擁而泣。古國芳怎麽也沒有想到,發動了這麽多人,走了這麽多路,最後竟然是母親用這樣的方式找到了自己。

重慶晚報首席記者冉文見習記者何莉攝影報道

“就想對她說生日快樂”

昨日上午,重慶晚報記者在南岸區見到了遊紹會古國芳母女。早在十天前,這個家還被陰霾籠罩著。自從去年母親走失後,古國芳與家人從沒停下過對老人的尋找。“母親有昏病,頭腦時常不清晰,走失的時候隻穿了一件薄衫,還患著感冒。十月底的天氣,好讓人擔心嘛。”說話時,古國芳眼眶瞬間紅了。

重慶晚報記者從她簡短的話語中了解到,遊紹會的5個子女中,有3個在外地打工,有兩個在重慶工作。得知母親走失,兄妹5人紛紛趕回墊江老家,通過親戚朋友、張貼尋人啟事、上電視台等方式尋找,這一找就是半年。

“我們5兄妹的生日她記得最清楚,尤其是我在重慶,離家比較近,她要不然就親自上來給我過,要不然就打電話給我說生日快樂。幾十年來從來沒落過。”古國芳說,今年生日,我還在想媽媽會不會給我打電話?

遊紹會盡管什麽都想不起來了,但是由於多年的習慣,在女兒生日那天,她的手指卻機械而自然地撥出那一串數字——女兒家裏座機號碼。當重慶晚報記者問遊紹會老人,當時是怎麽想起這個號碼的,她說,我就想對她說生日快樂。

一波三折漫漫尋親路

遊紹會找一位住在護養院的癱瘓病人家屬借來手機,將這串號碼撥了出去,電話那頭沒有接通——古國芳和丈夫都上班去了!

晚上下班回來的古國芳看到座機上顯示的陌生未接電話時,心裏咯噔了一下,平時很少有陌生來電,是不是媽媽真的給我打電話了?她趕緊回撥過去,但電話一直無人接聽。古國芳沒有放棄,她又試著打了幾次,直到第二天,電話終於接通了,對方告訴她,昨天確實是有一個老人用她手機打的電話。一核對體貌特征,古國芳心下有八成肯定這個借電話的老人,就是走失半年的母親。但是對方一直不肯透露老人的具體位置,隻說在涪陵區。

5月3日,古國芳和丈夫請假驅車趕到涪陵江東。找到那個唯一的線索——借電話的女孩,對方還是不能確認古國芳的身份,也不肯透露老人所在的具體位置。無奈之下古國芳隻好找到江東派出所,民警張宏告訴重慶晚報記者,出於老人的安全考慮,女孩的處理方式是正確的。直到警方給她打電話以後,她也沒有放鬆警惕,但是她將這件事反映給江東護養院的工作人員,最後護養院跟我們聯係,說去年11月份,確實有個老太太住進了護養院,體貌特征與他們描述的相符,但是不叫遊紹會而是叫李會。

古國芳和民警一行人趕到護養院,“對的,就是她。”護養院工作人員看到古國芳出示的照片後最終確定,被他們收留的李會就是古國芳一直尋找的母親遊紹會。原來,母親忘了自己的名字,護養院就給她起了個臨時名字叫李會。

“你終於來了,我走了好多路,找了好多地方,都沒找到回家的路!”“媽,你受苦了!”闊別半年的母女終於再也忍不住淚水,緊緊相擁在一起。

6天徒步百多公裏

在墊江走失的遊紹會是如何到的涪陵江東護養院的呢?古國芳說,母親向來有昏病(可能是阿爾茨海默症,即老年癡呆症),頭腦時而清醒,時而糊塗,但平時還是有自理能力。因為舍不得地裏的莊稼一直不願來城裏和兒女們一起生活,就連偶爾上來玩也是住一兩晚就趕回去打理莊稼。她失蹤的那天早上也沒有任何征兆,隻是說感冒了要出去買藥,藥店離家也不過兩公裏。但這一去就再沒回來過。

據遊紹會回憶,她迷失方向以後,就一直沿著大馬路走,想努力找到家的方向,但是越走越陌生,出門時帶的手機也不知道什麽時候丟了。從老人的描述中,可以大致得知她的行走路徑,墊江—南川—涪陵。她說,她記得到江東護養院前,也曾被人送到過派出所,但是因為自己什麽都想不起來,民警隻能將她送到救助站。她在救助站住了兩晚以後,又出來繼續走,一直走了6天6夜。中途曾在山林裏睡了兩晚,有人給她送過衣服,請她吃過飯,但沒有遇到過壞人。直到被涪陵江東派出所發現,送到救助站,然後送到江東護養院。

“世上還是好人多”

“早上吃粥、饅頭、雞蛋,中午有燒白、黃瓜,晚上番茄肉湯……”提起護養院的生活,遊紹會突然變得有些健談,對護養院的夥食如數家珍。從這些言語中,明白老人半年間胖了十來斤的緣故。古國芳說,母親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世上還是好人多。

她還說,母親走失時隻穿了一件薄衫,我們去接她的時候,在她房間卻疊滿了整整一櫃子的衣物。

江東護養院負責照顧遊紹會老人的景悅芳說,這些衣物有護養院給配的,也有院裏老人家屬給買的,也有附近鄰裏專門給她送過來的。除了衣物還有不少生活用品和小禮物。景悅芳說,為此她還專門給老人買了把小鎖用於保管自己的私人物品。遊紹會在離開護養院的時候說,要把這些留下來,萬一再有人住進來,用得上。

離開的當天,護養院的許多老人都揮淚不舍。最不舍的恐怕就要屬遊紹會在護養院認的幹媽夏孝蘭了。

“李婆婆(遊紹會在護養院的稱呼)人心眼好,她幹媽今年八十多歲了,因為年紀比較大,每次吃飯都要人照顧,李婆婆有時候看我忙不過來,就替我給她喂飯,慢慢地兩人關係變好了,李婆婆就認她做幹媽,在其他方麵也很照顧她。”景悅芳說,除了照顧夏孝蘭老人,李婆婆平時最喜歡的表達方式就是給人縫鞋墊,不僅給她幹媽縫,給我和我的家人都縫了不少。這次她找到家人,我們都為她高興,但也都挺舍不得她。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