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電寶到底是一門怎樣的生意?圈內的創業者和投資人對此都有些想法

來源:界麵 2017-05-05 09:52:00

2017年以來,小電科技的CEO唐永波已經數不清自己到底和多少投資人聊過共享充電這個項目了,事實上,在去年12月的時候,其和金沙江創投的天使輪融資就已經基本敲定。感謝共享單車,如今,唐永波幾乎不用再費口舌就能讓投資人理解共享充電寶這門生意的商業模型。

3月底,不少投資人都因要參加第四屆移動互聯網嶽麓峰會而聚集到長沙,朱嘯虎也給唐永波打了個電話,“這兒有很多朋友,你也來見見吧,和大家聊聊小電。”

可在此之前,唐永波對小電一直是保密的,連朋友圈都沒有涉及過自己過去大半年到底在做些什麽,於是,為了讓第二天的介紹“輕鬆”一些,唐永波決定提前一天向媒體放出融資信息。可誰知,3月31日,在小電放出新聞稿不久,街電也放出了自己的A輪融資信息——就這樣,所有拿到錢的公司都坐不住了,短短10天,共享充電寶行業就爆出了近4億的融資總額。

誰也沒想到,唐永波的一次無心之舉,就這樣像多米諾骨牌一樣掀起了一個風口。昨天晚上,更是放出了聚美優品3億元人民幣投資街電,且陳歐出任董事長的消息。

這個遊戲的玩家越來越多了。而現在,趟過最早一輪風口浪尖的唐永波終於有機會和幾位同行一起坐下來,聊聊這個至今還讓不少圈外人無比“困惑”的生意。共享充電的需求真的成立嗎?為什麽我們似乎從來沒有在餐廳見過小電的產品?未來會出現百充大戰嗎?來聽聽這些圈內人怎麽說。

以下是小電科技創始人唐永波、Hi電科技創始人劉文源、元璟資本合夥人陳洪亮、紅點中國合夥人張涵以及祥峰投資合夥人趙楠在36氪風口匯的討論實錄:

為什麽會想到去做共享充電寶?

小電 唐永波:15年6月,我從阿裏出來,我的上一個創業項目叫空格,做的是技能共享,我們知道58其實一直在做這種長尾的服務,所以我也會經常的去和姚勁波、楊浩湧他們去交流,去年8月的時候,我約了一個58同城投資部的人來杭州聊項目,可能頭天晚上手機沒充上電,第二天早上起來發現電量隻剩20%,到火車站要碰頭的時候手機就沒電了,你說多急?當時我就覺得出門在外手機充電是個剛需。

後來我們就在深圳找了幾家關係很好的餐廳做測試,做了幾個比較粗糙的桌麵充電寶出來,看會不會有人去用,我們還在產品上貼了二維碼,看人們願不願意為它付費,後來我們發現,人們不僅會用,也有付費意願,這個時候我們又花了20多萬請人做了需求調研,加上自己焊了三四十台產品去北京和杭州的各個不同的場景做測試,測完一輪我們才算是心裏有底。

Hi電 劉文源:剛剛唐總從需求層麵解釋了,我想再從大環境方麵解釋一下共享充電寶出現的背景。首先是中國在線支付在騰訊、阿裏兩家巨頭紛爭後,形成了良好的格局,為線下共享充電寶發展提供了整體大背景;其次是參考滴滴、快的的 C2C 共享模式,這類模式需要平衡供給雙方,如果不燒錢,很難形成規模,用戶的獲取速度甚至比不上流失速度。

而ofo、摩拜出來後,我們看到供給方是可以自主決定的,隻要找到需求方就行,這是一個相對更完美的模型;再次就是所見即所得,用完即走。帶給我們的啟發就是,共享模式需要找到一個成本低的東西,才可以大規模布點,以及模型要足夠好,才能滾動得比較快。

目前的鋪設情況是怎樣的?為什麽感覺大街上還很少能看到桌麵型的充電寶?

小電 唐永波:我認為創業者不應該被投資人的速度影響。不是說投資多、輪次多,速度就要盲目的快,充電寶這件事還有很多細節需要處理。小電的產品在 1 月份就出來了,隻是一直沒推。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前麵的坑填不滿,越到後麵欠的債就越多。調理考核機製、供應鏈、運營支撐平台、內部協作係統,內部發生好的化學反應之後,才能應對市場的挑戰,鋪是一定要鋪的,但鋪之前你要保證你的數據、你的後台、運營都能跟上。不過現在小電的基礎已經打的差不多了,這個月我們就打算大規模鋪,預計是以直營+渠道的方式在全國開辟出 30 多個城市。

Hi電 劉文源:充電寶這件事在前期要做充分的準備,產業鏈上中下遊各個環節要一點一點去抓,CRM 係統這類配套都要準備好。從中國的人口紅利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市場空間,線下暫時看不到,其實正好說明了我們還有增長空間,至於具體的鋪設數據,現在還不太適合說。

共享充電寶為何能在短時間如此密集的融資?

紅點中國 張涵:當一個新項目有對標模型的時候,資方對這個項目的理解和調整都會更快、更容易,而全新的模式則要花更長的時間去理解。從過去一年多整個共享單車市場的發展來看,共享充電寶這件事也可以去對照演繹。資本越集中對創業公司發展來說更有優勢。所以共享充電寶的這輪融資其實和共享單車已經教育了投資人也有一定關係。但我覺得大部分機構最終在做決策時,還是需要考慮項目具體的模式,早期項目主要就是看市場、團隊和產品。

從需求的角度來看,目前智能手機承載的功能越來越多,網速越來越快,但手機掉電也越來越快了,充電寶的需求在短期內還不會受電池技術提升影響,同時 90、95 後成為主流消費人群,和 80、70 後不一樣,即使家裏有充電寶,他們很多時候還是不會帶出去。

然後是模型本身,拿來電來說,來電的團隊不是互聯網出身,但他們做的比較早,積累時間也長,雖然資產比較重,但其產品成本、損耗率、運營成本等都比共享單車低,模型更健康,且在大、小場景下都有發展空間。

我認為資本在這個階段起到的其實是封鎖通道的作用,既避免更多的人進入這個市場。另外,其實媒體是有一定的滯後性的,其實來電和我們在1月份的時候就已經聊完了融資,是最近兩個月才報出的。

祥峰投資 趙楠:有一點需要明確的是,大多數VC投項目不會去追風口,不會因為這個項目是風口就產生積極判斷,主要還是看需求和單體模型,切入模式、商業延展性也很重要。具體到充電寶,不管是小電、街電還是來電,都不是在媒體報道之後一窩蜂去做的,而是經過了長時間的沉澱。這個市場一開始的投機屬性並不強,但不妨礙現階段催生了很多投機行為。

從融資上來說,共享單車的經濟模式已經讓大多數VC熟悉了這種賺錢模式。另外,從流量的角度考慮,目前線上流量越來越貴,純online的流量抓取在短期內已經不會有特別巨大的機會。但商業的根本邏輯就是抓住流量,而線下場景恰恰能聚集流量。

共享充電之所以比共享單車更快成為風口,既有投資人覺得他和共享單車有可比性的因素在,也有創業者在其中發揮的作用,其門檻、成本都比共享單車更好,加之媒體的推波助瀾,三重因素結合在一起,陰差陽錯造就了當下的風口。但是否是真風口,還要消費者說了算。

共享充電寶存在壁壘嗎?渠道到底有多重要?

小電 唐永波:充電寶和自行車的區別是,需要先to B後to C,所以能進入B的參與者有一定的機會,但這個賽道存在馬太效應的,最終隻能剩少數玩家。

關於渠道能構成壁壘的說法,我覺得是有點天真的,而且現在和創業和過去不同,現在真正的壁壘隻有政策、技術和資金,首先政策,政策就是說,這個生意我能幹你不能幹,其次,技術,目前技術壁壘由於知識產權保護不足、表現的越來越低,可能也就能讓你領先兩個月就差不多了,而VC的爆發又讓資金壁壘不斷降低,所以真正的壁壘其實是團隊以及運營的壁壘。

我一直在說渠道資源不是萬能的,否則給餐廳賣碗的人它握有全國那麽多餐廳的渠道,他就能隨隨便便就把這些渠道拓展出來做CRM、外賣和充電寶的業務嗎?不能,最後他還是在賣碗。

元璟資本 陳洪亮:在渠道的問題上,我同意永波的觀點,有渠道就能做事其實是不成立的,如果成立的話,那微信可以做創業公司做的所有的事情,淘寶也可以做。你要考慮你的渠道用戶是可運營、可觸達的,渠道的用戶是否具有粘性,這些都達成後還要考慮渠道是有屬性的,而屬性很難遷移。

如何理解線下流量入口重塑?

元璟資本 陳洪亮:討論“線下流量的重塑”是有價值的,這個話題主要可以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麵:

一是對於O2O模式的誤解:過去的O2O主要都是在做線上和線下的導流關係,但是事實上,消費者心中沒有這個概念。以共享單車為例,在線下看到自行車到掃碼、支付、歸還的一係列過程,是線上行為還是線下行為其實很難區分;隻是通過這兩個動作的結合去解決了一些問題。目前線下流量能真正體現的價值是線下的場景+線上服務的優勢(例如:支付方式)來滿足那些過去沒有被關注的用戶需求。

二是從產品到服務思維的轉變:相對過去賣產品的思維,現在主要是賣服務的思維,從產品到服務的最大不一樣還是從用戶的角度出發,體驗不一樣。過去的方式主要在於提高產品的質量,而現在需求上是對服務的要求。對於充電寶和單車而言,“所見即所用”的方式更是服務上主要的改變,賣服務更貼近用戶本身。所以,我認為充電寶有多大市場,那麽共享充電寶就有多大市場;甚至比傳統市場的空間更大。

三是存量需求的牽引:無論是共享單車還是共享充電寶,這種需求都不是造出來的。線下場景的重塑,切的是存量習慣,而不是再造習慣。既然是存量習慣又是剛需,遷移是非常容易的。

紅點中國 張涵:計算賽道有多大,有一些東西不能用存量思維去看。目前來看,服務升級帶來了用戶的邊際增長。激發了以往被忽視的需求。以共享充電寶為例,如果真正把桌麵型形態做到位,這個市場會比傳統充電寶銷售的市場空間要大,而且大好幾倍,會激發出新的需求。如果認為是剛需,那麽核心業務本身要是賺錢的,所以要先驗證核心業務能否賺錢。後期在運營中,可以用紅包補貼來搶占市場,但這不應該是前期有的行為。

共享充電寶的故事還有什麽想象空間?

元璟資本 陳洪亮:所有的終局不是設計出來的,是自然而然走出來的。比如阿裏最早做淘寶的時候沒有想過支付寶業務會分拆,支付寶分開那一天沒想過還要去做理財,最早做淘寶和支付寶也沒有想到由於淘寶和支付寶這麽大的一個體量,上千萬的商家、幾億的消費者能夠孕育出阿裏雲這樣的服務,這個都是在做的過程中慢慢沉澱出來的。同時也是衝著用戶的需求,做支付寶是因為用戶有擔保支付的需求,做阿裏雲是因為服務器搞不定雙十一、雙十二這麽大的服務器需求,隻能自己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共享充電寶如果本身不能賺錢,就說明這是一個偽需求。小場景中用戶集中度更高,在用戶觸達和廣告信息上都有很強的作用,但二維火模式現在還不考慮。同時,量不大的時候去講商業渠道的擴展和廣告,也沒有基礎。

紅點中國 張涵:小場景大場景殊途同歸,領先玩家兩種都會去做,但現階段創業步驟使得每個人切入點不一樣而已。純從大場景來看,沒必要在現階段就把大型櫃機想象成分眾。先把基礎做好,後續延展會自然而然地出來。

共享經濟是怎麽從C2C演化到B2C的?

元璟資本 陳洪亮:無論是C2C還是B2B模式,最終決定的平台運營的效率。共享其實隻是一個窗口,對於平台運營而言,模式的選擇主要是為了降低交易成本,提高用戶體驗以及提升效率。以淘寶網舉例,最早他們做的C2C模式,是因為B端不願意加入,對於B端來說,平台遷移的成本太高;但是平台發展到一定階段,B端的加入會有效的提高效率(專職的滴滴司機一定會比兼職的滿足更多需求,提供更優質的服務),在這個階段自然的就轉向B2C的模式。這個過程中業態在發生轉變,而且創始人和投資人的意誌為轉移。

對於供給端是平台還是自營,我還有一個看法。早期,平台沒有太多競爭,可以選擇平台的模式;但在多個平台在競爭的時候,自營效率會更高,也是對用戶快速營造鮮明特色的方式。

祥峰投資 趙楠:核心邏輯不是考慮共享的概念能套在哪個標簽上。而是平台在持續演進過程中;應該保障效率的提升,可以規模化和持續化運作。對於VC來說,實際出發點是“這個東西需不需要被共享”, 未來還有那些沒有被服務好的產品和行業?去關注這些藍海才是應該掌握的問題。

對於自營和平台,目前國內大多數創業者都想做平台,但是真正能做成平台的生意其實越來越少了。自營是標準化的體驗,效率高,但供給端特比較重。但對於不同行業以及供給端的區別,每個行業最後選擇的模式都不一樣,根本上來說,自營與平台效率的平衡才是關鍵。創業雖然在同一個大行業裏,但每個玩家的選擇不同。

共享充電寶安全嗎?

小電 唐永波:目前,使用鋰聚合物作為原材料的電池仍然是最穩定最安全的,我給小電做測試的時候,是把電芯放在120度的烤箱裏麵連續烤72個小時,然後再讓它充電,看它炸不炸,不僅如此,我們在投放前還會投保。

至於電池技術的發展,我們在做之前也去各大研究室做過調研,如果在三五年內,充電技術就能產生顛覆性的發展,那我們也不會去做這件事情了。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