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兩口之家的防霾賬單 逼近3萬元

來源:澎湃新聞 2017-01-10 20:00:21

(原標題:一個北京兩口之家的防霾賬單:花費近3萬元)

從2016年歲末到2017年1月7日,一場跨年霧霾延續近10天。這場持續近十日的霧霾,再次引發社會對霧霾、空氣質量的空前關注。與此同時,空氣淨化器和新風係統連續大賣,不少在互聯網售賣的多個空氣淨化器都出現了斷貨,一機難求,甚至出現了加價40%仍然拿不到現貨的情況。

霧霾跨年,空氣淨化器賣斷貨;北京張先生一家選擇口罩+空氣淨化器+新風係統+房屋密封防霾

從2016年歲末到2017年1月7日,一場跨年霧霾延續近10天。

這場持續近十日的霧霾,再次引發社會對霧霾、空氣質量的空前關注。與此同時,空氣淨化器和新風係統連續大賣,不少在互聯網售賣的多個空氣淨化器都出現了斷貨,一機難求,甚至出現了加價40%仍然拿不到現貨的情況。

北京張先生一家對琳琅滿目的淨化器品牌選購充滿困惑,國外品牌動輒幾千甚至上萬,而相對高性價比的互聯網品牌用著能否安心?最終,他們根據相關報道和自己的研究,選擇了防PM2.5口罩+空氣淨化器+新風係統+房屋密封,作為捍衛家庭成員呼吸健康的防護措施。張先生給新京報記者列出的賬單顯示,這個選擇讓他們花費了大約2.8萬元。

多個淨化器品牌斷貨

1月6日,北京南四環,馬麗(化名)在路過一家順豐快遞周轉中心時看到,戶外碼放著一排排整齊的某品牌空氣淨化器,這些包裝嚴密的淨化器會通過快遞發到買家手中。

與此同時,在各大網購平台上,空氣淨化器麵臨熱銷引發的斷貨情況正愈演愈烈。北京的朱女士家裏已經有了兩台空氣淨化器,1月6日,準備再買一台小米2淨化器,卻發現京東自營且原價699元的小米2已經處於缺貨狀態,而其他第三方店鋪的小米2淨化器正紛紛提價,最高的已經賣到了1300元左右。

當天,豹米、小米等多個互聯網空氣淨化器在官網、天貓旗艦店、京東等多個電商平台均告售罄,加價都很難購買到。國外品牌blueair、IQAir的價格也一直居高不下,北京白領張先生感慨自己此前以2480元人民幣購入的blueair203slim真的太值了,以1月9日上午查詢的結果為例,如今京東自營的同樣型號的這款機器已經無貨,其他第三方賣家提供的機器價格已經飛漲,以3980元的價格隻能買到預訂款,沒有現貨;而現貨價格已經漲到了4899.00元。

“一直覺得空氣淨化器的價格太貴了”,一位此前在美留學、現在北京工作的金融行業從業者小孟告訴新京報記者,一直盯著進口淨化器的他覺得國外品牌的淨化器價格大多在幾千塊錢,還是挺高的。國內類似小米的互聯網廠商做空氣淨化器,則給消費者提供了更多千元級別的空氣淨化器選擇。

不過價格及品牌仍對不少消費者造成影響。一位在京工作的白領薑女士就表示,千元左右的互聯網品牌的空氣淨化器真的有效果嗎,畢竟白色家電不同於手機,不隻是用戶體驗的問題,更關涉健康。在經過一番挑選後,薑女士還是選擇了性價比較高的互聯網廠商的淨化器。

“知道原理選擇會更理性”

在北京工作的張先生60平方米的婚房裝修已結束。他的妻子屬於呼吸係統敏感人群,因此,在裝修之前,張先生就全麵考慮了空氣清新係統。這次覆蓋全國性的霧霾,讓他覺得自己的花費是值得的。

防護PM2.5的口罩早已是張先生的必備,在網上訂購的一箱口罩已經用去了大半箱,不過這個成本在整個防護成本中不值一提。在整個防護計劃中,新風係統是成本最高的。

關注新風係統是近兩年的事情。在裝修新風係統前,張先生就開始在網上查詢各種新風的資料,他認為,以往防護霧霾,都會把屋內淨化和房屋密閉作為前提,但這樣也帶來了缺氧的問題。因此要主動換氣,新風也就成為新家必備。

“新風的選擇要比淨化器慎重,因為要在牆上打孔並固定,很難更換”,張先生為此做了很多功課。去年10月,張先生挑選新風時,剛好一個國產互聯網品牌三個爸爸在預售,經過一番挑選後,還是選擇了德國的一個品牌。選擇過程中,張先生研究了新風的原理,把室外的新鮮空氣過濾進來,把室內的二氧化碳和有害氣體排出去,不過也會有熱量和溫度的損失。這套係統花費大約13000元。

張先生的新家在安裝新風係統的同時,還專門定製了斷橋鋁的窗戶,因為據業內人說,斷橋鋁的窗戶密閉性非常好。在這方麵,張先生花了大約9000元。

就在和新京報記者聊天的過程中,張先生還拿出隨身攜帶的測量PM2.5的儀器看了看,這個儀器大約1000元,也是其打造空氣淨化係統的重要組成部分。

除了新風係統,對於空氣淨化器、口罩,張先生也都主動動手來探究經過,做出理性的消費選擇。加上兩台5000多元的空氣淨化器,一共花費了28479元。張先生的妻子補充說,“現在很多人其實更多關心結果,過程很麻煩,直接告訴我買什麽就行了,但知道原理,可能選擇會更理性”。

空氣淨化器價格虛高

經過一番研究的張先生認為,目前動輒數千甚至上萬元的空氣淨化器,“價格虛高”。他認為,在空氣淨化器方麵,消費者可以有更多選擇。

“很長時間以來淨化器市場的價格虛高,一台並不算複雜的空氣淨化器動輒賣到幾千元”,前北方工業大學工業設計係主任蘇峻告訴新京報記者,在互聯網廠商進入之前,傳統國外品牌主導的淨化器市場平均毛利率高於50%,是整個電器市場中利潤最高的。而國內廠商則存在質量參差不齊,品牌分散等問題,行業效率偏低。

上述說法也獲得了家電行業觀察家梁振鵬的認可,梁振鵬表示,很多空氣淨化器的利潤率高達50%,甚至可能達到百分之一兩百,但空氣淨化器的材料、原理其實差不多,生產成本未必那麽高,利潤遠遠不止如此。

工業設計出身的蘇峻投身創業,成為小米旗下生態鏈公司智米科技CEO,並先後推出定價899元、699元、以及升級版的1499元的產品撬動市場。

與以往國產手機初期的價格戰拚殺不同,在空氣淨化市場,互聯網廠商已經開始注重各自的垂直領域、細分人群,因此不乏三個爸爸定位在3000元以上、小蛋智能空氣淨化器定位在7980元的高價位機型,但真正擁有更大市場占有率的依然是小米、豹米等千元機型。

家電行業觀察家梁振鵬認為,空氣淨化器作為從國外借鑒而來的新生事物,幾年前這個產業在中國還幾乎是零,外資品牌目前在中國占主要份額,售價也偏貴,不可否認市場有價格虛高成分。而互聯網品牌進入空氣淨化器,能夠把空氣淨化器價格拉低一點。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