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下半場"是坑人間再無喬布斯

來源:www.thepaper.cn 2017-01-10 11:00:07

百度頭條推酷

"互聯網下半場"是坑人間再無喬布斯

最近常聽人說“下半場”。本意是打氣,但這種提法適得其反,反而暴露科技界的業務和想象力都陷入瓶頸。

科技界一向熱衷造概念,以往的概念雖然大多忽悠,總是指向未來,下半場卻指向過去。有上才有下,默認上半場已經Gameover。沒人能說清楚,兩個半場是怎麽劃分,實際上反映了業界一種普遍的感受:好日子過到頭了,今後隻能靠熬。就好像國軍陷入重圍,上峰會不斷發報:“再堅持最後五分鍾……”下半場也沒有未來。

在我看來,其實互聯網的上半場,都還沒開始。剛過去的這個“上半場”,隻是大工業(以信息技術為工具)的“下半場”。而所謂下半場,其實是大工業下半場的下坡路。

大工業的核心邏輯是規模經濟,上半場從1760年代到1940年代,動力機械的規模經濟。下半場從1940年代到未來某個時點,計算力的規模經濟。

下半場又可以分成兩個1/4節:企業計算和PC-互聯網,後節再以1995年為界,分成兩個1/8節,互聯網再分成PC端和移動端兩個1/16節,看樣子也許,移動互聯網還能再分,智能手機和人工智能兩個1/32節……都各有上坡下坡。

互聯網迄今成功的商業模式,都是在工業+傳統信息技術的規模經濟上再上層樓,壟斷地更深。門戶、Google、Facebook整合傳統的信息碎片,亞馬遜的市值已經超過沃爾瑪,PC早期對應大型機的小型機稱微機,智能手機就是微微機。國內互聯網市場大而扁平,又要補傳統工業的課,就更迷戀規模經濟,BAT完全是流量生意。

物極必反,上坡路和下坡路是一條路。規模經濟到頭來不經濟,邊際收益遞減。大工業上半場從20世紀初開始下坡,到現在還沒下完。動力機械直接造成環保、擁堵等諸多問題,包括國人如今深受其害的霧霾。整個社會也建構在對動力機械(資本品)的占有上,間接造成經濟危機、世界大戰等諸多問題,所謂資本主義或現代性的總危機。

曆史多維展開,大工業的上半場下坡還沒下完,下半場就已經開場,並且速度上坡,然後下坡了,上半場還在下坡。國內科技界所謂下半場,其實是陷入邊際收益遞減,電商、智能機新增用戶都已到頂,流量成本越來越高。指望熬出頭,其實還是上半場的套路。也許能熬死競爭對手,建立壟斷,還是克服不了邊際收益遞減。此外,以打車軟件為代表的共享經濟,為政策所困。

矽穀仍保有技術優勢,然而移動互聯網業務上坡的高度還不及中國,整體市場結構也已固化,四巨頭趨於常態。互聯網對社會的負麵影響顯現,民粹是傳統政治節目,被互聯網放大。川普推特得天下,看樣子也準備推特治天下。

許靖華著《氣象改變曆史》指出,地球大約每隔1200年,發生一個冰期,是諸多小周期共振的產物。大工業的上半場和下半場,兩條下坡路共振,會怎樣,畫麵太美,不敢想。恭喜你們,生在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不是文學修辭。剛被曆史的車輪輾過,曆史又倒車了……

當初各國是歡快地奔向第一次世界大戰,以為幾個月就能見勝負。最初進行了一陣眼花繚亂的運動戰,然而很快,重機槍,大工業的結晶,把戰爭形態變成了煎熬的塹壕戰。凡爾登絞肉機傷亡近百萬,然而一無所獲。當時一定也有文武官員說些類似下半場的話。如果能穿越時空,告訴他們這場戰爭將持續多久,並且二十年休戰後,還有更殘酷漫長的一場,他們將作何感想。

“真正”的未來,互聯網上半場,是什麽樣?消費者中心,好吧,這個概念也已經說濫了,我不想在這裏糾纏“真正的”消費者中心,去中心化,或者消費者/用戶這個概念也已經過時,可以寫本長篇大作,隻討論一些近況。

移動互聯網現狀最大的瓶頸,可能沒有之一,是App模式。App的用戶價值進一步退兩步,上坡第一步就決定了下坡第一步。

App在人機交互層麵,提供了優異的體驗,相比之前各種笨拙的觸摸屏和手寫筆,為人類打開移動互聯網新世界的大門。不幸的是,去年庫克又搞出一支筆,喬幫主的棺材板快按不住了。但在更高的人-信息和人際交互層麵,是反用戶的。

PC端的Web模式,理論上可以通過超鏈接,從世界任意網頁到另一個。盡管這還是一種初級的用戶中心,但信息封裝在App裏,變成孤島,連這個層次都達不到。所以BAT裏,百度的商業模式,受衝擊最大。豆瓣是公認的Web2.0站,一度出了10多個App,矛盾更突出。

彼得·聖吉著《第五項修煉》有個例子,汽車引擎蓋有三處螺栓,某美國汽車公司用三種不同的螺栓,而日本車用相同的螺栓,因而裝配效率更高。原來底特律設計單位有三組工程師,每組負責一處,而日本汽車公司由一位設計師掌控全局。諷刺地是,每組美國工程師,都認為自己的設計很完美。如今人們的手機裏,就安裝了幾十上百個這樣“完美”的螺栓。

出現一些補救的方式,流量越來越向少數超級App集中,以微信為首。卡片用戶界麵,結合了App的手勢和PC端的菜單,但限製舍Web而取App的移動端界麵尺寸,同樣限製卡片。Google眼鏡曾經讓人很期待,然而聽說頂目停掉了。人間再無喬布斯。

微信剛發布小程序。看起來推翻了曾經傳的應用號情境,主要連接線下服務。相當於線下App?那麽最終也會遇到“完美螺栓”的問題。二維碼會不會變成新的“城市牛皮癬”。小程序能微信分享,我倒覺得,這是一種高級的用戶中心模式,可能有驚喜,甚至超過線下服務連接。

王興是下半場概念的主要推手。你們說,美團為什麽沒能成為第二阿裏,第四極?O2O平台的商業模式和電商大同小異,王興的能力也不輸馬雲,關鍵可能在於服務和產品的區別。任意小賣家,通過阿裏的平台和物流網絡,理論上全國人民都是用戶。而O2O把用戶的活動半徑擴大有限,也許未來能發明出機器貓的傳送門,但現在隻能靠分割存量,補貼用戶,擠壓商戶。

另一個問題,也和App模式有關,大部分的線下服務,特別是所謂弱服務,應該是可預設的自動響應,隱入背景,不一定要掃碼,就像人不需要有意維持呼吸。這也是很多智能硬件的誤區,一個智能電暖氣,應該會自己跟著人跑送溫暖,而不需要喊它,更不用點App。

近來人工智能很火,目前還看不太懂,是為生產者還是消費者賦能。技術能整體提升現有終端-互聯網係統,但如果體製不能突破生產者中心,就不能發揮其潛力。一戰就發明了坦克,但隻用來掩護步兵,直到二戰發展出閃電戰,讓步兵追隨坦克。阿爾法狗60勝橫掃人類棋手,哲學意義重,然而商業價值暫時也就限於人工智能科學家們炫技,教育群眾。

消費者中心和生產者中心勢不兩立。同樣進一步退兩步,為消費者中心準備更雄厚物質基礎的同時,模式卻更遠了。所以出坑還要很久。如同爬山,山勢使然,有時要繞大彎,甚至向目標相反方向走,山體擋住視線。那時隻能靠意念指引自己,向目標前進。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來源:推酷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