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外傳》之陳劍月與侯長榮 - 今日頭條

《紅樓外傳》之陳劍月與侯長榮

來源:北京文藝網 2016-12-21 17:35:00

上期我們說到夏菁既是不幸的,又是幸運的。確實如此,就連我們也感覺幸運,因為是夏菁遇到了佟瑞欣。一個平淡相依的愛情故事,卻完美詮釋了“平平淡淡才是真”這句真諦。

一曲傾城之戀 一生羨煞旁人

上期我們說到夏菁既是不幸的,又是幸運的。確實如此,就連我們也感覺幸運,因為是夏菁遇到了佟瑞欣。一個平淡相依的愛情故事,卻完美詮釋了“平平淡淡才是真”這句真諦。

說起羨煞旁人的愛情故事,小呆可是有得說了,想當年在紅樓劇組,確有幾對妙齡男女在拍戲中情愫暗生,並相伴走下去。靜下心來,仔細一琢磨,這也是人之常情嘛,畢竟經曆了三年的相處,日久生情也在所難免。

這其中最讓人羨慕的,莫過於陳劍月與侯長榮這一對了。“柳湘蓮”和“香菱”可是唯一一對在劇組期間相識相戀並悄悄結了婚的,兩人可謂是“膽大包天”啊,愛情麵前,竟全然不顧王導明令嚴禁的“法令”。不過,這也算是用行動證明了“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總算是不負青春,勇氣可嘉啊。

那時,紅樓培訓班已經開學幾天了,大家都在食堂吃飯。姍姍來遲的侯長榮拖著一身的疲憊,直接被領進了食堂。一米七八的大高個,一張白白淨淨的臉輪廓分明,他上身穿著一件帶有四個口袋的中山裝,下身穿著一條卡嘰布的褲子,盡管是如此,整個人看起來卻十分精神抖擻的樣子。一時間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在旁一臉憨相的歐陽失去了往日光芒。

那段時間的紅學培訓如同學校上課一般,將所有備選的演員集中起來學習,除了請民俗顧問、紅學家等多名專家給他們講課,還有讀原著、背台詞、學形體,針對每個人的角色寫感悟、寫自傳等等。說起來也挺嚴格的,因為早在學習的第一天,王導就宣布了幾條紀律,其中一條就是“不準談戀愛”。

戒律是記住了,可是情感由不得自己啊。更何況還有上天的撮合,那就更是不能辜負上天的一番美意了不是。大家一桌吃飯,侯長榮卻被安排在陳劍月這桌坐下,幾句簡單的閑聊,慢慢就熟悉起來了。侯長榮本是心細之人,就連添粥這種小事也體貼入微,也正是這小小的舉動在彼此心裏都種下了溫暖的火苗。

那時候,不是背劇本,就是背台詞。旁人看來枯燥無味,侯長榮卻特別用功,除了上課,他把所有的時間都用來熟讀劇本、背誦台詞。那時的侯長榮已經定下飾演柳湘蓮一角,在劇組進行小品階段成績檢測時,侯長榮找的心靈感應之人便是陳劍月。

侯長榮選擇了“尤三姐自刎”那場戲,陳劍月起初因性格拒絕了侯長榮,但是侯長榮那肯輕言放棄呢,真誠而執著的邀請終於得到陳劍月的點頭。估計連他們都未曾想到,兩個從來沒搭過戲的人,竟能把那段生離死別演繹得淋漓盡致。

妙哉,正是因為這場戲,兩人壓抑的心底的火苗終於如火山一般釋放了,兩人相愛了。不可全然不顧王導“法紀”,兩人隻好悄悄地交往著,一個眼神,幾句問候,都在默默傳遞著溢出心口的愛意。就這樣一直到培訓班結束,劇組終於放假了。坐火車抵達南京的那天中午,一下火車,陳劍月就把侯長榮帶回家,陪父母吃飯,之後又一起去了揚州拜見侯長榮的父母,這下,算是正式確定戀愛關係了。

就算是旁人不說,自己也得露餡啊。《紅樓夢》正式開拍,兩人再次回到北京後都把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投入拍攝。雖然忙得不可開交,但是多才多藝的侯長榮總會變著法兒的來討得陳劍月的歡心,喜歡畫畫的侯長榮,偶爾還去道具組弄小作品給陳劍月呢,你絕對想不到,劉姥姥進大觀園這出戲中的美味佳肴、涼菜拚盤都出自侯長榮之手。

記得有一次,王導帶著侯長榮去黃山采景。當時正值夏天,臨出發前兩天,陳劍月怕他曬黑,拉著袁枚假裝逛街,買回了一頂帽子。苦於不敢張揚,陳劍月買了一頂幾乎有些女性化的帽子。侯長榮十分感動,一路上壓根兒不舍得戴在頭上,總拿在手裏。

第一天晚上,大家在半山腰的賓館裏住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登山。爬了兩個小時山路,侯長榮突然意識到帽子不見了。他非常著急,思前想後,斷定是丟在賓館了,一溜煙就跑到王導麵前撒謊說是買東西,被王導識破後,侯長榮隻好坦誠是去賓館拿帽子,過了幾個小時,終於氣喘籲籲地趕上大部隊。回到劇組,說起陳劍月送給侯長榮帽子一事,袁枚偷偷樂了。王導這才恍然大悟。

第二天早上,陳劍月和許多演員正在練功,王導突然走過來對陳劍月說,要給她講個故事,講的正是侯長榮回賓館拿草帽的故事,大家聽了不禁哈哈大笑,瞬間,陳劍月和侯長榮的臉都紅透了。王導十分寬容,他這一出笑談聽得人心裏十分歡喜,劇組也算是默認了他們的關係。

在劇組,大家都看得出來陳劍月和侯長榮都是那種心靈純淨之人,對於他們來說,安定的生活是最佳的狀態。自從和侯長榮戀愛之後,陳劍月感覺十分踏實,侯長榮也覺得陳劍月是命中注定的那個人。

所以,一想到《紅樓夢》拍完之後,一個回西安,一個要回江蘇,中間隔著千山萬水,無論如何是難忍心中那份思念的,想來想去,兩人決定先秘密結婚吧。就這樣,1985年12月20日,兩人趁休假之機悄悄在南京領了結婚證,正式結為夫妻。雖然沒有浪漫的婚禮,也沒有收到滿堂的掌聲和祝福,但卻成全了兩個心意相通之人免受相思之苦。

1986年夏天,一個意外的驚喜到來,那天,侯長榮帶著陳劍月到了北京烤鴨店打牙祭。誰知,烤鴨剛上桌,陳劍月一聞那味兒就嘔吐起來。侯長榮擔心得不得了,當時就帶她去了醫院,哈哈,如你所料,陳劍月懷孕了。10月份,到了計劃中《紅樓夢》拍攝結束時候,陳劍月懷孕大概5個月了,加上是大冬天,一般不太容易看出來。不過那些無法掩蓋的妊娠反應總會暴露出來,有一次嘔吐就被“劉姥姥”撞見了,為了不影響拍攝,仁慈的“劉姥姥”答應替陳劍月保密。

就是秦可卿出殯那場大戲,王導要求所有的人必須到場撐場子,不管有沒有戲份。陳劍月生怕懷孕的人經曆這樣的場合不吉利,便向“劉姥姥”求助,“劉姥姥”告訴她,在手上、腳上、脖子上……纏上紅繩子就可以避邪,也是難為了陳劍月。相信你一定還記得,眉間點了顆紅痣的香菱坐在梨園門口,周瑞家的過來問她:“你多大了?長得還真有點像小蓉奶奶。”劇中香菱一臉清純懵懂稚氣打動了無數觀眾,不過任誰也想不到,當時坐在門口的“香菱”已經是個身懷六甲的準媽媽了。

《紅樓夢》拍攝結束之後,陳劍月就跟著侯長榮來到了南京。沒有房子,女兒侯雪出生後一年中,前前後後共搬了六七次家。在候雪1歲多時,夫妻倆用拍攝《紅樓夢》留下的5000元報酬為女兒買了一架鋼琴,每天,陳劍月負責買菜,做飯,父女倆負責練琴,皇天不負有心人,侯雪初一時就過了鋼琴10級,這讓夫妻倆感到十分驕傲。

2002年夏天,夫妻倆把女兒送到了英國威爾士彭布羅克郡學院讀高中及大學,每年18萬元的學費給了他們不小的壓力。雖然看到女兒一步步成長,陳劍月也並沒有絲毫的抱怨,但侯長榮心中總是十分愧疚,他覺得委屈了陳劍月,這麽多年,從居無定所到負擔巨大,侯長榮覺得自己沒有盡到一個好丈夫的責任,他從心底裏希望能夠早一日讓陳劍月住上好房子,過上好日子,不希望再讓她跟著自己繼續吃苦。

而本就性格安靜的陳劍月卻不這麽認為,她覺得今生今世能夠嫁給侯長榮這樣一個踏實勤奮的人,是自己幾世修來的福分。所以,她從不抱怨生活的平淡,盡管隻是像一個家庭主婦一樣,每天走相同的小街買菜,每天看著同一張麵孔,她都感到十分滿足。我想,這就是所謂的愛情變成了親情,每天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哪怕是粗茶淡飯,簡居陋室,這日子也像抹了蜜一樣,甜而不膩,總是時刻有驚喜。

侯長榮和陳劍月從相識相知走到相戀相伴一生,看過了多少的人生風光,聽過了多少的甜言蜜語,最後卻仍然不悔當初,像這樣一段跨越數十年的傾城之戀確實讓人羨慕。古人曾感歎過隻羨鴛鴦不羨仙,我想這段二十幾年的平淡真情怕是想不應景都難啊,你試想,這一家三口不正是應了這梅妻鶴子之景了麽。侯長榮心心念念隻有妻子和女兒,陳劍月心心念念隻有丈夫和女兒,倘若能一輩子守著最愛的人安度餘生,又何必再去奢求別的呢。

物質總是膚淺的存在,旁人總能看到它外在的光鮮亮麗,卻無法從那裏獲得一絲一毫的心靈慰藉。相反,那些平凡而真實的存在,就像一塊未被打造的璞玉,外表雖然看起來很普通,可是經過時間的打磨,總是光芒萬丈,被它照耀的人兒總是幸福的。

人世滄桑,一眼繁華,不過轉眼的時間,多少人沉醉於海市蜃樓,追逐於虛名浮華,遊離於功過是非,殊不知,一切都是過眼煙雲,又何須事事不休。繁華殆盡,塵埃洗淨,追究起來,隻有那些能住進人心裏的東西才是最珍貴的存在。

(實習編輯:王怡婷)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