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工作會前瞻:2017年貨幣政策偏緊

來源:澎湃新聞 2016-12-13 20:00:21

百度頭條中國網

經濟工作會前瞻:2017年貨幣政策偏緊

(原標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前瞻:2017年貨幣政策偏緊)

無論是銀行間市場利率大幅攀升,還是債券市場價格大幅上漲等,都顯示資金成本上升。加上央行、銀監會等監管政策趨嚴,金融機構被迫調整資產配置,加快去杠杆進程。進入12月後,銀行間市場流動性恢複正常,央行公開市場操作也在加大貨幣投放,但央行投放資金期限偏長,使得資金綜合成本實際走高。機構普遍認為,央行“鎖短放長”的做法,意味著寬鬆貨幣政策時代的結束。

7月底,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出“抑製資產泡沫”,這一政策導向在11月底的表現趨於明顯。

無論是銀行間市場利率大幅攀升,還是債券市場價格大幅上漲等,都顯示資金成本上升。加上央行、銀監會等監管政策趨嚴,金融機構被迫調整資產配置,加快去杠杆進程。

進入12月後,銀行間市場流動性恢複正常,央行公開市場操作也在加大貨幣投放,但央行投放資金期限偏長,使得資金綜合成本實際走高。機構普遍認為,央行“鎖短放長”的做法,意味著寬鬆貨幣政策時代的結束。

對於2017年貨幣政策走向,機構普遍預計會偏緊。PPI指數受翹尾因素影響,在2017年上半年可能提高到3.5%的水平,通脹預期上升;加上美元加息,人民幣貶值壓力等,都使得中國貨幣政策難以繼續寬鬆。

不過,影響貨幣政策走向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在於2017年預期經濟增速。年末有更多聲音表示,無需追求過高的經濟增速,應將重點放在改革上。尤其是中國持續多年“穩增長”政策帶來的債務高舉、投資回報率下降明顯,防風險顯得更為迫切。

12月2日,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徐忠在財新峰會上建議,2017年比較好的政策選擇是,適當降低經濟增長速度,以換來邊際上杠杆率更大幅度的下降。

資金成本上升流動性趨緊

交通銀行發布的銀行間市場流動性指數顯示,12月8日指數為0.62,顯示銀行間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正常運行。這一指數在11月30日達到60.44,顯示流動性有趨緊態勢,風險較高。

國債收益率持續走高,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從9、10月份2.7%-2.8%左右的水平,逐漸突破3%。12月8日,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已經達到3.1%。

12月8日,一股份製銀行同業部門相關負責人對表示,年末同業市場資金麵比較緊張,大家都在賣出債券、換現金。

為了保持銀行體係流動性合理充裕,12月6日,央行對24家金融機構開展中期借貸便利操作共3390億元。在這3390億元中,6個月期的1510億元、1年期的1880億元,利率與上期持平,分別為2.85%、3.0%。

12月7日,央行開展300億元7天期逆回購操作、200億元14天期逆回購操作、200億元28天期逆回購操作。當天同時有2200億元逆回購到期,央行淨回籠1500億元,創近一個月單日淨回籠新高。

12月8日,一券商固收分析師表示,央行MLF操作釋放的主要是中期資金,短期資金給得不夠。公開市場操作上,主要開展的是7天以上的逆回購,隔夜和7天等短期資金釋放得比較少。由於資金期限較長,資金綜合成本比較高,短期實際利率走高,已經形成實質意義上的加息。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陳冀表示,最近央行MPA(宏觀審慎評估體係)、銀監會要求將理財產品納入廣義信貸等監管要求趨嚴。加上季節性因素,臨近年末,銀行為達到監管層流動性指標考核要求,開始對資產負債表進行調整,造成年末流動性緊張的局麵。

12月8日,國泰君安董事總經理周文淵表示,年末資金麵緊張的核心點在於貨幣政策回歸中性、穩健的基調。央行幹預外匯投放,投放外幣、回收人民幣,對市場造成較顯著的壓力;公開市場操作方麵,央行並沒有做太多資金的投放。

至於央行為何收緊貨幣,周文淵表示,短期貨幣政策更多強調去杠杆,降低金融機構杠杆率,來維持資產價格穩定,包括房地產市場價格穩定。隨著下半年全社會係統性物價的上升,央行貨幣政策要比上半年緊。

資金成本上升、監管趨嚴,金融機構加緊去杠杆。近年來,由於資金成本較低、投資收益下降明顯,金融機構同業存款規模擴張明顯,機構互相投資,資金在金融體係內循環,即所謂的“脫實就虛”。

12月5日,穆迪金融機構部助理副總裁尹勁樺在一公開論壇上表示,銀行通過購買其他銀行的理財產品、通過應收款項類投資等,互相投資對方的資產。比如,截至2014年末,同業理財投資者,即銀行購買其他銀行理財占比規模為3%;到2016年上半年,這個比重已經提高到15%。個別股份製銀行存量理財中,可能有30%-40%是賣給了其他銀行。

周文淵表示,今年以來,債券市場資金收益和成本就明顯倒掛,大量資金流入債市,就是在博將來資金成本會進一步走低。而隨著央行貨幣政策的收緊,金融機構加快去杠杆,機構大量賣出債券,導致債券價格大跌,收益率上行明顯。

明年政策如何應對?

中信證券固收分析師明明報告表示,債市這場大跌主要是忽視央行“防風險,去杠杆”的政策意圖,或者說逐利的市場永遠在博弈,試圖與央行掰手腕,甚至篤定央行不敢輕易收緊貨幣政策,在此之下挑戰政策意圖,也難以實現自身的主動去杠杆。

明明進一步指出,一方麵,貨幣政策麵臨內部期限錯配下,催生不斷的資產價格泡沫和高企的債市杠杆;另一方麵,也麵臨美聯儲加息壓製下匯率貶值預期和資本外流壓力的加大。這一背景下,貨幣政策逐漸轉向新的以“量價分離,縮短放長”為特點的非典型緊縮,使得市場資金供給也發生變化。

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薑超表示,全球主要發達經濟體的貨幣政策都出現了收緊的拐點。隨著近期美元走強,人民幣匯率貶至新低,資金流出壓力加大。中國央行進行鎖短放長的操作,抬升資金成本。測算央行投放資金的平均成本已從2%左右升至2.7%以上。市場資金成本緩慢抬升,中國貨幣政策短期呈現收緊的態勢。

近期流動性拐點已現,明年形勢如何?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陳冀表示,中長期來看,中國貨幣政策會維持穩健偏緊的狀態。明年經濟下行壓力仍在,央行會謹慎對待加息,如果加息,意味著貨幣政策明顯轉向。

周文淵表示,2017年一季度貨幣政策會偏緊,上半年沒有寬鬆的空間。但2017年下半年如何,還要看實體經濟狀況,如果經濟持續下滑,不排除貨幣政策會有所放鬆的可能。

而明年政策如何走,還要看2017年決策層對經濟增速的定位。年末有更多分析人士指出,無需追求過高經濟增速,應該加快改革進展。

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表示,在經濟麵臨短期下行壓力的情況下,可以采取6%-7%的區間目標,從而避免通過財政和貨幣政策刺激造成的長期問題。

徐忠表示,從我國情況看,在邊際上,債務擴張對杠杆率的推升效應,已明顯超過對經濟增長的拉動效應。2010年GDP每增長1億元,對應債務增加2.14億元,2015年每新增1億元GDP對應的新增債務則猛升至4.06億元。

徐忠指出,在這一態勢下較好的政策選擇,可能是適當降低經濟增長速度,以換來邊際上杠杆率更大幅度的下降。根據測算,在2016年預計實際增速6.7%的基礎上,如果2017年GDP預期增長6%-6.5%,全社會杠杆率增幅可相應下降1.5-2.4個百分點。

本文來源:中國網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