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品電商熱鍋何以炒冷飯 - 今日頭條

藝術品電商熱鍋何以炒冷飯

來源:北京文藝網 2016-10-13 10:29:00

互聯網的東風吹完這裏吹那裏,各行各業都站在風口揚帆起航,藝術品市場也不例外。於是近年來,藝術品電商成為一個新詞流行起來,但鮮有人知的是,就模式而言,互聯網+藝術品的玩法可以算得上是老古董。

9月27日,藝典中國A輪融資發布會如期召開。身兼美圖秀秀董事長及隆領投資的創始人,蔡文勝此次豪擲2500萬元助力藝典中國,讓藝術品電商這個多年來“扶不起的阿鬥”似乎又重拾了一些信心。借著互聯網+的東風,藝術品在線交易這鍋冷飯能否被再次炒熱值得關注。那麽資本到位了,還差什麽?

新玩意or老古董

互聯網的東風吹完這裏吹那裏,各行各業都站在風口揚帆起航,藝術品市場也不例外。於是近年來,藝術品電商成為一個新詞流行起來,但鮮有人知的是,就模式而言,互聯網+藝術品的玩法可以算得上是老古董。

2000年,電腦還很笨重,上網仍需撥號的時候,我國第一個在線藝術品交易平台——嘉德在線成立了。幾乎同時,趙湧在線也悄然登場,這二者也成為目前國內資曆最老的藝術品電商。對比如今的電商巨頭,京東成立於1998年,淘寶2003年才姍姍來遲,藝術品市場的互聯網嗅覺可以說相當靈敏,然而同樣經曆了十幾年的發展,差距也是顯而易見的。

莫說互聯網,2000年的時候國內藝術品市場剛剛送走第一輪小高潮,尚處低穀,“那個時候人們對於藝術品的認知還很有限,除了古董以外,比較火熱、普通人能夠‘玩得起’的也就是錢幣、郵品等,更不要說油畫和現當代藝術了。”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新金融觀察記者,“趙湧在線當時就是以錢幣、郵品的銷售為主,據說當時的成交紀錄不亞於任何一本權威著錄。”

而背靠大樹好乘涼的嘉德在線因其拍賣公司背景,選擇了綜合性更強、學術性更強的一條路。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國內提起藝術品電商,人們想到的不過就是包括上述兩家在內的幾大老牌網站,然而近幾年HIHEY、東方藝品、易拍全球等新興藝術品電商開始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市場中。

這其中當然有移動互聯網的功勞,當全民都在加互聯網的時候,藝術領域自然也不甘落後,而除此之外,行業本身的波動也給藝術品電商的“繁榮”創造了機遇,“2012年前後,藝術品市場由高潮轉入低穀,進入行業調整期,這個時候傳統一、二級市場的交易情況開始變得越發艱難,無論是畫廊還是拍賣行都勢必要尋找其他的突破口,電商模式自然就成為另一條值得開發的‘新’路,因為不僅是國內,從國際上看藝術品電商這幾年也在崛起。”

事實也確實如此,根據英國保險公司Hiscox與藝術研究單位ArtTactic共同發布的2016年線上交易報告統計,2015年全球在線交易規模為32.7億美元,增幅為23.86%,以此增長速度發展,Hiscox預計2020年交易額將達到95.8億美元。

就像小米創始人雷軍說的:站在風口上,豬也能飛起來。更何況即便是進入低位調整期,藝術品市場與“豬”的差距還是十分遙遠的。

大平台or小平台

雖然算不得“豬”,但是在風口上飛得不高卻是事實。

“近年來國內藝術品電商已經湧現幾千家,而真正有所建樹的卻數不出來。”這是行業內普遍認可的聲音,如果說有效用戶數量少尚可歸咎於藝術的“小眾性”,那麽交易額普遍難以攀升確實是藝術品電商繞不過去的難題了。

是平台的問題嗎?

天津博物館書畫部研究員,南開大學藝術品投資專業博士陳晨告訴新金融觀察記者:“無論大平台還是小平台,都是規模問題,藝術品和電商難以融合的真正痛點並不在此。”

2013年8月,國際網絡零售巨頭亞馬遜正式“回歸”藝術品領域,推出4500多位藝術家的4萬餘件藝術品,

一躍成為全球體量最大的在線藝術品交易平台。而這並不是其首次嚐試藝術品電商,此前國外許多網站都嚐試試水藝術領域,卻都在堅持不久之後選擇撤出,亞馬遜也是其中之一。然而卷土重來之後的亞馬遜在挨過了“取信”賣家和買家的艱難歲月後,終於做出了成績,商品數量和銷售價格的成倍增長讓其終於在藝術品電商的戰場中贏得一席之地,自此藝術品在線銷售不再是專業機構的事情,老牌綜合電商躋身分食蛋糕,這才引發了行業內的平台之爭。

反觀國內也是一樣,緊隨亞馬遜的腳步,淘寶、京東、蘇寧、國美這樣的綜合電商平台也紛紛涉足藝術領域。大平台卻沒有顯現出其應有的優勢。

既是藏家,又是畫廊主的田振裕告訴新金融觀察記者:“藝術品,尤其是我所經營的書畫類水還是太深,國內大平台之所以難以搭建就是因為難以厘清責任,一旦買家買到‘不對’的東西,平台方是沒辦法負責的。就像淘寶,它無法保證平台上每一個商家賣的都是真東西,連真正的拍賣行舉行拍賣都不對拍品本身的真偽負責,更何況是一個並不專業的平台方。”

身在上海泓盛拍賣電商部和趙湧在線藝術品事業部,並成功策劃並運營新模式“阿特姐夫拍”的胡湖,即便處在行業深水區也不得不承認,“藝術品本質上並不適合大眾電商模式。大眾電商的基本前提是你賣的東西一定是生活的必需品,比如說你賣衣服、食物、電腦等,就是你不但線上買,還要線下買的東西。藝術品本身不是一個必需品,所以你沒辦法像淘寶、京東和天貓那樣隻要放上去就一定會有人買,它有專業性,更多的是小眾圈子的一錘子交易。”

微商哪都有你

所以,如今的藝術品電商更願意押注在更加細化、更加小眾的圈子中,比如微拍,藝術品行業的微商模式。

陳晨向新金融觀察記者介紹到,早期的微拍模式是一些機構先簽約一些藝術家進行代理,配合網頁宣傳發布藝術家和作品的照片、視頻,然後再冠以某某畫院的名稱進入微信等社交工具,但事實上這些機構並非國家認證的“畫院”性質。“打個比方,就像一個人可以起名叫王局、李局,卻不是真正的局長,這樣名字就有了混淆視聽的作用。說到底微信上的XX畫院們的性質不過就是私人畫店而已,就好像經紀公司給藝人做宣傳,當然這種模式已經過時了。”陳晨解釋道,“現在最火的是微拍。”

所以胡湖才會提到“小眾圈子”的重要性,“阿特姐夫拍”就是微拍領域的佼佼者,其也帶動了此類微拍群的大量湧現。

“微信裏這樣的拍賣群太多了。”陳晨說道,“往往群主就是某一個畫廊主,每周推出一些拍品附帶圖片和描述,基本上都是在說這個畫家多麽有前景,這幅畫是他的精品,明年一定升值雲雲。所以就會有一些‘不明真相’的群眾趨之若鶩,他們或許會覺得買房都能賺錢,藝術品比房子便宜多了。有的藝術家甚至自己給自己開證明,證明這幅畫是自己畫的,試圖打消買家對畫作真偽的疑慮,但這種做法顯然是非常可笑的,之所以還能吸引這麽多人嚐試微拍,或許還是處於從眾心理。”

同樣身處圈內,田振裕也沒少接觸微拍,“在微信上賣畫的我見過太多了,包括微拍群在內。明明一開始隻是和做畫廊的朋友在一起探討藝術,少則幾十人多則上百人,但慢慢就變成賣東西的了,而且加的人也都是為了買賣而進入的,賣的畫也開始出現‘不對’的了。”

事實上田振裕並不排斥藝術品電商的模式,讓他不能接受的是微信裏買賣的誠信問題,他告訴新金融觀察記者:“如果是真的不懂畫也就算了,有些人明明懂畫卻故意發‘不對’的人和畫,吹捧其為大師、精品,這就沒有意義了。”

“更有意思的是我的朋友圈裏經常出現一些人,他們也許發了一張我覺得不錯的作品,我想買的時候他會告訴我已經賣出去了,或者是自己的藏品不出售。然後過幾天可能就會發現這幅畫根本不是他的,而是從網上找到的圖片。甚至還有過我手裏的藏品從他那裏發出來,當然他不會點明這幅畫是他的收藏,隻是給人造成一種‘這家有很多好東西’的假象。”

低端易高端難

說到底,包括微拍在內的藝術品電商遭遇的還是信譽危機。田振裕頗有深意地指出,“現在社會上最大的危機就是信譽危機,更何況是藝術領域。”

所以無論是不看好藝術品電商的陳晨,還是對其並不排斥的田振裕都指出,無法“眼見為實”才是真正阻礙藝術品電商發展的症結所在。

“如果我是外行的話,肯定不會在電商買藝術品,除非是藝術衍生品。真正的藝術品還是需要看實物,通過視覺感受藝術帶來的震撼力。不可否認,電商是很好的發展潮流,但並不見得適用於每個商品行業。藝術品除了帶有商品的屬性之外,更多的功能在於發掘人的情趣,使人接受美的感召,所以不能完全將藝術品當做商品來看待,即便是商品還有買家秀和賣家秀的區別呢。”陳晨說道,“當然如果商家有線下的實物預展,然後放在線上交易還是可以接受的,如果整個過程全部放在網上,從頭到尾看不到實物的話還是風險比較大的,畢竟真正的‘藝術品’大多價格不菲。”

田振裕作為多年的藏家、畫廊主,在如今的藝術品電商興起之前就早已嚐試過通過郵件與人交易書畫,但他坦言:“那個時候還不像現在這麽亂。”所以,在經曆了多次非麵對麵的交易之後,如今的田振裕反而愈加謹慎,“比如我在網上看見北京有一幅畫我很喜歡,我就寧願坐動車花上100多塊錢親自去取。我以前有過一次經曆,在網上看中了一幅畫,因為是在外地我就沒有親自去看實物,選擇了線上交易。我與那個畫廊之前也有過聯係,對其信譽度也比較認可,但最終寄過來的畫就是‘不對’,所以以後我就不敢再輕易選擇線上交易了。”

說到底,藝術品與電商的聯姻終究還是適合價格稍低的作品,或者是藝術衍生品,畢竟越貴的東西越需要謹慎,真正高端的藝術品不僅需要眼見為實,更需要懂藝術的人才能夠得精品。當被問及自己是否會選擇踏足藝術品電商時,田振裕表示並不完全拒絕,“從長遠看電商本身沒有錯,隻是現在有些地方還不是很成熟,如果涉足我可能會選擇價格低一些、大眾更能接受的作品。”

(編輯:楊晶)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