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合一副總裁李偉:影視集團如何理解遊戲化IP

來源:新浪遊戲新聞 2016-10-11 12:34:00

合一集團前身為優酷土豆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擁有中國排名第一和第二的視頻網站優酷和土豆?,2016年4月6日,合一集團與阿裏巴巴集團完成合並交易,正式成為阿裏旗下全資子公司。依托兩大集團的優勢資源,合一在文化領域不斷探索;而遊戲作為文化的一種載體,也一直備受合一集團關注。此次威鋒網在TFC上采訪到了匯享合一副總裁李偉先生,一起來聊聊關於合一對遊戲的理解。

ABOUTIP[知識產權]

[李偉]:我覺得做IP一定先不要講把它變現,一定要講IP成長需要什麽。一個IP本身具有它的內容屬性,它的世界觀架構,世界觀要表現的方式包括有小說、動漫、漫畫、遊戲以及一些電視劇的產成品。合一集團從2014年開始一直在布局這一塊,包括有著迷網,以及我們入股了中國最大的民營出版集團,磨鐵集團,包括我們現在被阿裏集團收購以後,你會發現我們是唯一一個真正打通了整個IP全價值產業鏈的一個過程,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因為我們在整個價值體現上的東西是比較多的。

正因為如此,所以我們有這個底氣說我們可以長期經營IP,如果我們沒有這個東西,作為一個小的團體,當然我會說我去消費它為主,因為我消費以後能賺到錢,才能繼續我下次的合作。現在對我們來說,我們會去養一些IP,通過我們的生態去養很多IP。

今年的ChinaJoy上,阿裏集團在遊戲生態的大會上,到現在我們的聲音會越來越多,是因為我們覺得具備了條件,而我們也和老板們一起統一了,我們要做一件事情。可能再過兩三年,三四年,我們會有自己的類似於像《夢幻西遊》、《完美世界》這樣的東西存在我們手裏麵,這才是我們要做的。比如說我們之前說的《悟空傳》和《天意》,《悟空傳》的影視開發周期已經排到了十年,我們不管這個電影好不好,賣不賣得動,但是我們認為它的第一部,明年7月13日的電影會很好,《天意》也是一樣的,包括我們的遊戲合作方,我們在溝通的時候,基本上也確認了行業內數一數二的遊戲公司和我們合作。當時我們跟它合作的時候就是一個概念,我們合作的不是一個產品,合作的是一個產品線。

之前有一個媒體采訪我,他說現在能做好遊戲的團隊隻有那些東西,你會不會覺得你的IP找不到好的開發商,因為有很多IP方在抱怨說找不到好的開發商。我說好的開發商需要什麽東西,你們知道嗎?因為我是做研發出身的,所以我知道他需要什麽東西,我真的要用心去做一樣東西,需要耗費我真正的生命的時候,我希望它和我是長期伴侶,是結婚的概念,現在你會發現一個IP可以和N個CP合作,這個時候當然我就要把它吸幹,我追求最快消費端的收益,為什麽?因為第二塊和我沒關係了。而我們現在不是,我們和開發商的合作是,從現在開始這個IP所有的遊戲產品都是我們來合作,包括他的研發人員會覺得我曾經做過一個很大的IP,現在又可以做一個很大的IP了,這個時候這種大IP的概念是一種長期的行為了,這個時候我們的合作才是真正的精誠合作。我們也不會在意某一款產品開始收入怎麽樣,我們會在意的是長期的收入怎麽樣,這是一個總盤子的問題。

ABOUT 經典IP《仙劍》

[李偉]:我一定會去看《仙劍》的舞台劇,你去問所有喜歡《仙劍》的人,他一定會有這樣的感覺,舞台劇的一個門票一千多塊錢、兩千多塊錢,我會買,而且我覺得非常值。

我在北京看《仙劍1》舞台劇的時候就非常有感受,剛在外麵的時候有很多周邊,標價挺貴的,一個T恤賣一兩百塊錢,開始大家沒怎麽買,我們進去看完之後,因為我坐在前麵,我買了比較貴的票,當我走出來的時候,周邊已經賣光了。所以其實好的IP衍生品一定會讓你這個IP的核心粉絲願意買單,其實中國人不差那麽點錢。你在叫囂一個遊戲的ARPU值一兩百塊錢的時候,你不知道一個舞台劇的票價還要一兩千呢?但是像我們基本上不會再玩《仙劍》改編的其他手遊了,因為我受不了趙靈兒需要很多碎片組起以後,還要不同的卡再去把趙靈兒怎麽樣,因為在我心裏,她是我的女神,我擁有她之後,別讓我再為她弄幾個碎片,你的趙靈兒和我的趙靈兒不一樣,不要這樣。我要發揮的是我和趙靈兒有一個自己的愛情故事,你和她有一個故事,這是核心粉的東西,我會為這樣的東西去掏錢。

比如說前不久大宇出了一個趙靈兒的手袋,我周邊所有當年玩《仙劍》的人全部都買了,它很貴,賣888元。我們都買了,而且是秒買,現在買不到了,我們還要去問大禹說,你們是不是還有產出計劃,我們內部要,你們幫我留幾個,因為這個東西好。我把這個東西放在家裏,這是我對這個IP的情感和熱愛的表現,但是你要讓我在某一個遊戲裏麵找一個趙靈兒,在下一個遊戲我又找一個趙靈兒,這是對我來說很崩潰的事情,我做不了這件事情。

ABOUT:IP變現方式?

[李偉]:所以我剛才說了為什麽我們現在敢說我們做長線IP,因為一個IP能衍生出來的所有東西,現在市場上能夠售賣出來的任何一件東西,不管是實體還是虛擬,合一集團都有,現在合一集團有整個價值鏈了,而且我們有很好的平台,包括實體,我們有中國甚至全世界最大的平台做支撐了,這個時候我們擔心什麽呢?所以我們對IP的態度是,我們願意去嚐試做。

大家不要想IP永遠是長線的或者怎麽樣,有些IP就是階段性的,階段性的IP,我們會有階段性的做法,因為它可能是一個熱點,我們把這個熱點消費掉了,我們賺取了它的收益以後,會去養那些長線IP,所以我認為IP生態不是一個單IP的生態,就像一個叢林一樣,合一集團這次的發布會都是以叢林、海洋為題材,為什麽?因為它是一個生態,你是一個IP,我是一個IP,在某個階段我們可以結合,在後續我們可以分開,我們可以產出新的IP,這才是生態。它有一個繁衍更新的過程,這個IP過時了,你需要去更新它,你如果不更新它,它就要死去,這是生態本身的問題。

一個IP死去不可怕,關鍵是你怎麽樣用其他方式去把它全新化。這點我們應該學習日本,日本的傳統文化在日本現在的年輕人心目中是非常時尚、非常想追求的,就像和服,女孩子去日本旅遊,一定會穿和服,和服是什麽?和服就是唐裝的修改版。而中國人之前在講和服的時候,都是用好像你為了了解一個和服,你需要閱讀兩萬字的那種方式。實際上日本的和服是天然的漂亮、好看、讓人愛不釋手,它不同的造型又代表了不同的含義,比如它後麵的背脊是告訴你已婚服還是未婚服有,小女孩剛開始隻知道漂亮,後麵才會去了解。所以我們要把這個東西給轉過來,但是你看到像我剛才提到的老爺爺修複文物的視頻,它在A站和B站的播放量非常高,說明其實我們的小朋友喜歡這些東西,但他們受不了你動不動就給他一部厚字典說去查吧,這是中國的曆史,他不要這個,他要的是說和我生活相關的東西,比如我們講專心這件事情,你講老爺爺就是專心做事情,小朋友可能為了學習他的專心,所以就去了解這個東西。

我覺得IP需要不同,不同的IP有不同的態度和公司的經營模式,有些IP適合快速變現,有些IP不適合,就不要統一化,所以我比較反對大家把IP的曆史拿過來,至少目前我們談IP合作的時候,我的團隊,包括我在內,我們從來沒有一個List。我們就去聊,你適合做什麽,我有什麽東西,如果你適合做什麽東西,我們有很好的類似於這樣的故事,我們是不是可以找一個創作者一起來創造這個故事。

今天中午我和廣州一個很好的CP在聊的時候,我們會創造一個IP,他們做遊戲,我們會做劇,我們一起來作出大量的產品,這也是可以的,所以我覺得不要永遠像一個中介市場、二手市場一樣,我買了100萬的IP,賣給你150萬,我賺50萬,現在很多邏輯是這樣的,所以出現了很多倒賣IP的現象。給你一個List,就像選秀、翻牌子一樣,這不是做IP的態度。匯享合一到現在為止沒有做這件事情,因為我們對每個IP是非常認真地去分析怎麽去做。

ABOUT《故宮》IP

[李偉]:合一能獲取到《故宮》這個IP除了本身集團實力之外,主要是合一集團和故宮在IP理念上的契合,故宮是一個平台,是需要大家去研究、去體驗的地方。

如果隻是單純的說要給《故宮》做個遊戲,其實是沒有意義的,《故宮》包含很多的內容,不僅有線上還有線下,所以合一做的需要圍繞著故宮的整體內容去做。

形式當然不限於遊戲,諸如影視劇、H5的應用、APP應用、等都可以。我們希望達到的即使你不在故宮,不在北京,你也可以了解故宮;如果你在故宮,通過合一的參與以後,你逛故宮的方式將會有全新的改變。因為有很多AR和VR技術是可以應用其中的。

未來這款遊戲,通過AR技術當大眾在逛禦花園的時候會看到嬪妃走出來,在某一個周末我們需要走到特定的地點去傾聽關於《故宮》中乾隆的某個故事,這才是真正的把一個有文化內涵IP需要呈現給大眾,這樣的話大眾就有了逛故宮的理由了,可能原來在北京待了三四年,才去過一次故宮,因為覺得沒有必要去第二次了。現在每個月都去體驗一番,甚至這時候大家就願意去了。

前一段時間合一的網站上《我在故宮修文物》的紀錄片熱播,未來你去逛故宮,看到他修複的文物的時候,在旁邊就能通過這款遊戲和它的應用看到老爺爺修複的全過程,這種方式就非常形象了。我們和故宮博物院聊的是假如讓一個人從每三四年去一次故宮,變成每年去三四次,那麽這個內容就能帶動了故宮的人流以及故宮的收入和價值,肯定比某一款遊戲來的更有價值。

97973手遊網聲明:97973手遊網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讚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