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靚穎的成長之痛:共生與撕裂的母女關係 - 今日頭條

張靚穎的成長之痛:共生與撕裂的母女關係

來源:新浪情感 2016-10-11 15:50:00

張靚穎很小的時候,張桂英就與丈夫離婚,從此一個人拉扯女兒。她在公開信中說:那時家庭並不富裕,卻很幸福。我相信對於一個喪失丈夫的單身媽媽來講,女兒是唯一的依靠和希望。

關注公眾號“新浪微整形”,查看更多精彩原創內容!

文章來源:十分心理

張靚穎和媽媽

在2006年上映的電影《夜宴》中,一首《我用所有報答愛》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清澈的歌喉、淒婉的聲調,讓我忍不住專門去查了這個歌手的名字,從此這個名字被我熟悉並加入歌單收藏夾——張靚穎。

2015年她在演唱會上表白馮軻,看著那天的新聞,我想起的正是第一次聽到的那首歌,我用所有報答愛。

張靚穎

愛情對她來說無疑是極其重要的,她用全部的勇氣去追求愛情,當愛的果實即將到來的時候,她的母親張桂英的一封信,一下子砸碎了這個王子與公主的故事。

張母在信中表達對這樁婚事的不滿,大概的內容有以下幾點:

第一,作為一個母親,我含辛茹苦地拉扯她長大,幫扶她的演藝事業,功勞和苦勞都有;

第二,我這麽辛苦地為她付出,她現在長大成人,結婚居然沒通知我;

第三,雖然我不是很重視金錢,但是我在公司的股權被莫名其妙地轉移,這讓我很憤怒,因此推斷馮軻不是什麽好人;

第四,我以過來人的經驗想告訴她,和她結婚的人是個騙子,想把她當作賺錢的工具而已,而她年輕幼稚地輕信那個男人,完全不明白我這個母親的苦心,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

公開信

●張靚穎媽媽的公開信手稿

不得不說,這封信實在是太典型了,它集中反映了我們中國式親子關係的幾大亮點。

首先,控訴的父母必定是苦情的,這個苦情不僅僅在於曾經的含辛茹苦,還在於“我是為了你好”不被理解,簡直是好心成了驢肝肺,可憐天下父母心;

其次,我才是在兒女的親密關係中最清醒的那個人,我才最了解這段關係,而不是那些幼稚的年輕人;

第三,凡是涉及金錢往往都帶著這樣隱含的邏輯:你的錢也是我的錢,我對你的錢有很大的發言權。

其中的第一點能夠引發父母們極大的共鳴,事實上來講,張桂英的生活確實是艱辛的。

而且,這是一個單身母親的艱辛。

張靚穎媽媽

●張靚穎媽媽張桂英

單身媽媽與母女共生

張靚穎很小的時候,張桂英就與丈夫離婚,從此一個人拉扯女兒。她在公開信中說:那時家庭並不富裕,我在一家運輸公司上班,雖然生活清苦,但卻幸福。我相信這句話是真實的流露,對於一個喪失丈夫的單身媽媽來講,女兒是唯一的依靠和希望。

而在張靚穎長大後,母親實質上也在極力保住這樣的共生關係,在張靚穎成立的公司中,張桂芝是第二大股東,她的個人價值一直是圍繞女兒而實現,但馮軻的出現無疑撼動了這個地位,現在連這個股權也轉移,張桂芝多年來圍繞女兒而建立的自我價值感正在崩塌,這引起了張母的憤怒,就像她在信中說的:我屬於“親朋好友”裏的“親”?還是“朋”?還是“好友”呢?

就像她說的,錢是身外之物,最讓她惱怒的還不是這件事,而是結婚居然沒有通知母親。在張靚穎默認與馮軻結婚的微博發出,張桂芝就發表了這封公開信。

她長篇贅述馮軻欺騙自己的女兒,擅動股權,還讓張靚穎當了小三,隱藏的無名惱火其實隻有一個更為真實的原因:在這場母女共生的關係中,馮軻先生才是真正的小三兒。

他不僅搶走了張桂芝的錢,也搶走她的女兒,人財兩丟的母親,爆發了巨大的憤怒。

我們隻表麵地看到了她們母女的紛爭,但是再往下沉澱一步,這樣的恨,無不來自於一種強烈的愛。

隻不過這樣的愛,停留在了共生的階段。

張靚穎和男友

共生關係中的綁架與控製

共生關係是一種非常早期的關係,當一個嬰兒呱呱墜地,這個嬰兒是無法獨自存活的,ta必須依賴一個母親去活著,於是就和母親建立了一種共生共死的關係。所以溫尼科特說,並不存在所謂單獨的嬰兒,存在的隻有母嬰關係。

在這樣的關係中,母親和嬰兒互相捆綁,母親的缺失意味著嬰兒的死亡,嬰兒的需要則依賴母親的回應而存在,這是一種極度融合的關係,極度融合會給人帶來極大的滿足。

張桂芝說,我們那時候很窮,雖然清苦,心裏卻幸福,她是很享受這樣的共生關係的。

張靚穎和媽媽

但這樣的關係無法持久,嬰兒要長大成人,將脫離於這樣的關係,這樣這個人才能變成一個獨立的個體,否則這個人的自我將無法生長,隨之而來的是精神世界的死亡。

在成年人的共生關係中,經常充滿了情感綁架。

共生關係的綁架,首先體現的是界限感的缺失。

要求共生的人,經常抱有這樣的邏輯:我的感覺就是你的感覺,我的想法就是你的想法,你的金錢當然也是我的金錢,我的人生經驗你都應該遵從,所以往往表現得比當事人更懂得她的親密關係。張桂芝完全不相信已經三十多歲的女兒對親密關係的判斷力,不斷地說服女兒馮軻是個騙子。

此外,共生關係的綁架還體現在對另一個人覆蓋性的控製上,包括對人際關係、金錢的控製,最好就是另一個人除了我之外再也沒有其他親密關係。

還有一種經常出現的綁架是苦情戲加內疚感的組合拳,母親的辛苦既是一種事實也是一種要挾,這種要挾就是你不聽我的,就對不起我。

這實在是對一個人獨立精神世界的圍追堵截。

這三種邏輯都集中地體現在了張桂芝的公開信中。

我不禁想起電影《黑天鵝》中,尼娜表情痛苦的躺在小女孩般粉色的閨房裏,母親則一臉滿足。

女兒
母親

女兒的獨立宣言與母親的成長

每個女孩都想長大成一個女人,我們不願意永遠穿著粉紅色的小裙子,張靚穎也是。馮軻的到來發出了邀請,所以張桂芝覺得這簡直是個巨大的威脅,因為他會把張靚穎拉出原生家庭和共生關係。

一個健康的父母可以承擔兒女的長大帶來的失落感,甚至是,潛意識的被拋棄感,但是張桂芝顯然對這點還無法接受。

在不斷的拉扯中,張靚穎還擊了,她的還擊表現在兩點:

不聲不響地動了母親的股權,不聲不響地去結婚。這兩個不聲不響是對控製者的極大反抗和諷刺。

張桂芝果然被激怒,以公開信的方式把家事公開,想要引起輿論的口誅筆伐。這既是憤怒的一擊,也是對女兒的一個拉拽,她希望張靚穎回來。

張靚穎在回應中也表達了自己的立場:

第一,我和馮軻之間的感情很好,我比我的母親更了解馮軻;

第二,雖然我的母親是為了我好,但是她太主觀了,太單純了,她不懂輿論,請大家諒解;

第三,這是我的家事,希望大家能給我們留出私人空間自己去解決。

在這樣的回應中能夠發現,張靚穎比她的母親更加理性,也更有界限感。好像在這個關係中,張靚穎是心理上的母親,而張桂英在當心理上的孩子。張靚穎在這樣的反哺的母女關係中,步步退讓,也難怪他會在麵對鏡頭的時候哭泣,卻也會為母親開脫。

張靚穎和媽媽

●張靚穎曾在微博曬出的母女照

她無法被母親激發的內疚感傷害到,因為實際上,母女的感情是一種真是存在的深刻鏈接,隻是在共生的關係中,傷害遠遠大於滋養。

兒女長大成人是自然規律,但能夠承受這樣的“拋棄”需要父母強大的人格作底子。在這場紛爭中,張桂英也有一個成長的功課,這個含辛茹苦的母親,在艱難的人生境地裏全身心地投入女兒的成長,女兒的獨立宣言無疑是在把這個母親的人生架空,在強大的憤怒後麵,其實是人生空無一物的淒涼,她需要重新回歸自己,去找到自我價值的新定位,也需要一段真實的親密關係,比如,去好好生活,去享受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

從一個缺失父親、反哺母親的家庭走出來的張靚穎,對愛情抱著最美好的希望,我自以為隻有她才能唱出《我用所有報答愛》的味道,那是發自內心深處的歌聲。

親手撕碎這個希望的,正是她相依為命的母親。在共生的關係裏,並沒有真正的贏家。

濃烈的感情也承擔了濃烈的愛恨情仇,在這些濃得化不開的憤怒、憂傷和淒涼裏,成長之痛無處遁形。

張靚穎是對的,這是她的家事,在這件事上我覺得自己其實並沒有提建議的資格,也希望流言止於智者。有一句話在頭腦裏久久回蕩,莊子說: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當每個個體各自都在自己的江湖裏愉快暢遊起來,我相信苦情戲、捆綁和哀傷都將被成長帶來的喜悅驅散。每個人都能夠在湖水中暢遊,又能遙望彼此的幸福,等到那個時候,我們何不,相逢一笑泯恩仇。

張靚穎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標簽:張靚穎母女馮軻

推薦閱讀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