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父母看好的愛情,要不要趁早放棄? - 今日頭條

不被父母看好的愛情,要不要趁早放棄?

來源:新浪情感 2016-10-12 07:53:00

每一個走入愛情的人,都信心滿滿,秉持“白頭到老”的信念,可是開始的愛情是不是靠譜又有誰知道呢?不能指望兩個當事人來辨別其愛情是否靠譜,最切身的旁觀者應該是雙方父母。

關注公眾號“新浪微整形”,查看更多精彩原創內容!

文章來源:悅讀文摘

1。

每一個走入愛情中的人,都信心滿滿,秉持“白頭到老”的信念。我愛你,我要和你結婚——這是陷入愛情中的人們最直接的願望。

在這世上,每天都有人在結婚。

同樣,每天也都有人在離婚。

即使從自主戀愛走入的婚姻,也並不總是指向幸福。這說明人們一開始的愛情並不總是靠譜的。

不對的愛情,自然會走向不對的結局。當不對的結局來臨時,就不再是王子和公主的浪漫童話,而是撕婚大戰血雨腥風,是捶胸頓足悔不當初。婚姻內的彼此傷害以及離婚帶來的痛苦,如鈍刀割肉,讓經曆過的人們生不如死。

有個成語叫: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事實卻是,倆人談戀愛的時候並不知道會有今日的痛苦結局。

有沒有什麽辦法可以辨別那個一開始的愛情是不是靠譜的呢?如果靠譜,甜蜜繼續。如不靠譜,當機、立斷,斬除日後糾結和痛苦的根源。

而人性所限,當人們陷入愛情時,永遠處於“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的狀態。

不能指望如膠似漆的兩個當事人來辨別其愛情是否靠譜,最切身的旁觀者毫無疑問應該是雙方父母。

2。

我剛畢業的時候,同住一個宿舍的,有一個南方小城來的小宛姑娘,秀氣,文靜,愛上了一個文文弱弱的男孩小文。

小文說話細聲細氣,走起路來仿佛擔心驚動了人,隨時準備著踮起腳來溜走的樣子。

聽女兒說談了男朋友,小宛父母不放心,特意從南方趕來。人生地不熟,手頭沒有可用的親戚朋友資源,隻好設法跟小文家的小區保安及鄰居們套近乎。最後也見了小文父母。

結論是:女兒跟小文結婚不合適。這個當父親的隻堅持一點:男孩子的父親有酗酒打人的惡習。

父母勸誡小宛:有其父必有其子,將來成了家,這個當兒子的極有可能象他父親一樣酗酒打你。你可就有的苦頭吃了。長痛不如短痛,與其將來受苦,不如現在趁早斷了聯係。

小宛不相信,男朋友文文靜靜、瘦瘦弱弱的,怎麽可能會酗酒?對她既溫柔又體貼,又怎麽可能會打她?簡直是天方夜譚!

不管父母如何擔心,她執意要和男孩子領證結婚。

父母愛女心切,在萬般勸誡無效之後,也隻好順遂了女兒心意。

小宛剛開始結婚後的小日子還算平穩有愛。直到丈夫因為工作受挫,開始頻頻“借酒澆愁”;並因為“喝糊塗了”,開始對口出怨言的她動手。

她不死心,不相信那樣文弱的丈夫,那樣溫言軟語的丈夫,怎麽可能在喝酒後完全變了個人?難道不能不喝酒嗎?真戒不掉嗎?喝了酒,非得動手打人嗎?也許哪一天,從前那個溫柔體貼的丈夫又回來了,生活又恢複正常。

她選擇了一次次原諒。而他惡魔纏身似的一次次再犯。

小宛對父母說,也許有了孩子,從前的他就回來了。

後來,小宛果真生下了孩子。

後來小宛仍然離了婚。

原生家庭中,父母之間的相處方式,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傳家寶”,會傳承給下一代。

小宛的丈夫酗酒打人,就是無意識地接受了父親的這種“傳家寶”,導致婚姻和家庭不幸。

小宛的父親雖然不是心理大師,但基於豐富的人生和社會閱曆,耳聞目暏,足以識別得出女兒選擇的這個丈夫是不是靠譜。

這樣的愛情是否靠譜

3。

玉榮姑娘小巧玲瓏,長相清秀,雖然長在鄉下,但從小到大沒吃過苦,沒受過累。

隻是這一年沒考上大學,一氣之下告別寵愛她的爹娘,來到南方繁華之地打工。

年底放假回家了,帶回來一個戀人。是她的老板,一個小企業主。比她爹小不了幾歲。帶回家見爹娘,要結婚。

爹娘當然不同意。

換了哪家父母,能同意?(就象82歲的楊振寧與28歲的翁帆。說什麽“給我的老靈魂,一個重回青春的歡喜”,明明就是一個攝魂怪好麽。用你那老靈魂,汙了人家的小青春。)

玉榮姑娘又哭又鬧。說人家待她多麽好多麽好:給她安排最輕鬆的工作,拿高於別人的工資,平時開車帶她遊玩,吃香的喝辣的。

她有個頭疼腦熱,他立馬身前身後忙活。

在那繁華又冷漠的大城市裏,遇到這樣一個對她知冷知熱、暖心暖肺的男人,她覺得是天上掉餡餅了。她就是再等一萬年,也等不來待她這麽好的男人。

玉榮爹娘沒多少文化,對著閨女再著急,來來回回也隻是那幾句話:你現在還小,還不懂……他比你大了那麽多,等你長大了,他就是老頭子了……爹娘不害你,真不合適……你以後會後悔的……

勸到後來,實在沒轍,隻得同意了她的婚事。打小的嬌生閨女,哭淚巴哈的,為人父母實在心軟。

玉榮結婚後生了倆孩子,兒女雙全,衣食無憂。自己也很上進,通過自學考試拿到大專文憑,在自家公司做會計。

按說丈夫和婚前沒多大改變,工作勤勉,誠懇踏實。

可是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她發現倆人越來越不合拍,不管外在還是內在,總是給她“牛頭不對馬嘴”“前言不搭後語”的煩心。

她越來越不願意和他一起外出,老怕外人誤認為她是小三;也不願意一家四口同時外出,怕外人逗孩子時指稱他為爺爺;不願意和他聊天,因為每次說不上幾句他就變得心不在蔫無聲無息。

她也不樂意打扮自己了,怕自己的光鮮,越發映照出他的老態。

玉榮常年累月無法排解苦悶,最終染上了憂鬱症,幾次自殺未遂。她的人生從此變成了失去了顏色。

“不聽父母言,吃虧在眼前”,不要以為這是過時的老話,老話往往是智慧的總結,可以幫助自己少走彎路少吃苦頭。

不被父母看好的愛情,要不要趁早放棄?

4。

當然,對方長得差一點,個子矮一點,家庭窮一點……類似這些不關品質的不足,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父母以此為理由阻撓你的愛情,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當然不能差太多。

生而為人,應該還是有一點要求的。樣貌太差,差得讓人看了沒食欲,不利於消化。

太窮呢,又窮得吃不上象樣的飯,甚至不敢走進電影院,擔心那一張票提前消耗了兩天的生活費。

這樣的“差”,讓你們永遠擠不出談情說愛、風花雪月的情緒,結婚後,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現實生活,更會加重“捉襟見肘”、“貧賤夫妻百事哀”的感受。

也許談情說愛可以任性而為,一旦涉及到婚姻,就須顧慮門當戶對。

門當戶對這個詞,也是我們古代老祖宗們的智慧結晶。

門當和戶對,原本是大門建築的一部分。門當指位於大門兩邊的石墩或石鼓,戶對指位於門楣上方或兩側的木雕或磚雕。

門當和戶對代表宅院主人的身份、地位和家境,其數目越多,表示主人家的身份越尊貴、家境越優裕。

古時侯的媒人在說媒前,都要先看一下這家人的“門當”和“戶對”。他要去說媒,須找有相同數量的人家去說,才容易成功。不然就是“門不當,戶不對”了。

比如城市出身的富家孔雀女,嫁給了一個農村出身的貧寒鳳凰男,就得做好嫁給他的生活習慣、家庭文化及一大家族的準備。

處於愛情中的人“當局者迷”

5。

上大學時,鄰居學院有個男老鄉,生活清貧,頓頓饅頭就鹹菜。

和一個孔雀女戀愛兩年。畢業後結婚了,孩子也有了,可是婚姻不如戀愛時幸福了。

女方隻去過一次鄉下的婆家,且去了一次之後,就一直拒絕再去——“太髒了,不是嫌貧愛福,是真心受不了。”

婆家七大姑八大姨經常不打招呼就跑來,無知無覺地入侵他們的小生活。女方抗議時,男老鄉無奈地解釋,家裏窮,他一直以來上學的費用都是親戚們各家各戶資助的,實在不好開口拒絕。

不僅如此,哪家要蓋房,哪家要成親,哪家生病住院,男老鄉都要出錢。

還有許多其他令她發狂的“小細節”,比如男老鄉從來不做家務,自小的家庭熏陶告訴他——男人不應該幹家務,這是天經地義,洗洗刷刷是女人的事兒。

她再苦再累,即使病了,也得從床上爬起來一個人扛著。他從來不打掃衛生,不覺得需要打掃。

不僅不打掃家庭衛生,也不打掃個人衛生——不洗腳,襪子亂丟,吃飯抖腿,做愛前不刷牙不洗澡……

多少年前去過一次他們家,那時驚覺,她臉上的線條生硬得可怕,再也不複從前那個甜美的姑娘了。她苦笑著拉著我說:

你這個老鄉,還有他那個家,我真心受夠了。我真後悔當年沒聽我媽的話,我媽當時勸我找個條件相當的,勸我考慮他那一大家人,我當時還理直氣壯地反駁說,我嫁的是他,又不是他家人……

一直忍,忍到孩子考上大學,還是離了婚。她發來信息說:這個婚姻實在不適合我,我希望以後還能找到適合我的婚姻。

什麽叫適合的婚姻?其實她想表達的是門當戶對。

經過二十年的失敗婚姻,她徹底領悟了當年她媽媽對選擇婚姻作出的那些告誡。假若她當時聽取了媽媽的話,是不是就會少受二十年的折磨?

門當戶對不是嫌貧愛富,它背後隱藏著一個人的出生環境、成長背景、家庭文化、價值觀、人生觀等。不門當,不戶對,不般配,不長久。

6。

新中國以前,男女婚姻曆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早在《詩經·國風》裏就出現了“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這樣的字句。

父母的人生閱曆、體悟和智慧,比任何書本上的愛情理論都要實用得多。

我們當然不是重回包辦婚姻的陳規陋俗,而是認真對待父母的意見,不要一門心思、逆反性地全盤拒絕父母。

不妨以父母的視角,讓熱戀中的自己,暫時站在高處和遠處,以一種冷靜的姿勢,端詳這一份愛情,到底適不適合自己。

天下父母愛子女,能在兒女陷入愛情而隻剩下感性理解之外,及時補充對於愛情的理性思考。

換言之,父母可以幫助你把脈愛情是否靠譜,掐斷不良婚姻的苗頭。

不被父母看好的愛情,還是應該趁早放棄。(圖片來源於全景網)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標簽:結婚丈夫情感

推薦閱讀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