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什麽,可以置身於時光之外

來源:新浪情感 2016-10-12 11:01:00

導演畢贛曾在采訪中說過,因為覺得自己拍的電影有些零散,所以才想到用這些詩串聯起來。而我覺得,正是這些詩意的旁白,聯合那些背景聲音,讓《路邊野餐》有了不一樣的味道。

關注公眾號“新浪微整形”,查看更多精彩原創內容!

文章來源:十分心理

路邊野餐
豆瓣影評

●《路邊野餐》豆瓣介紹

劇情簡介:

在貴州黔東南神秘潮濕的亞熱帶鄉土,大霧彌漫的凱裏縣城診所裏,兩個醫生心事重重活得像幽靈。陳升為了母親的遺願,踏上火車尋找弟弟拋棄的孩子;而另一位孤獨的老女人托他帶一張照片、一件襯衫、一盒磁帶給病重的舊情人。去鎮遠縣城的路上,陳升(陳永忠飾)來到一個叫蕩麥的地方,那裏的時間不是線性的,人們的生活相互補充和消解。他似乎經曆了過去、現在和未來,重新思索了自己的生活。

最終,陳升到了鎮遠,隻是用望遠鏡遠遠地看了孩子。把老女人的信物給了她舊情人的兒子。一個人再次踏上火車。分不清這個世界是我的記憶,還是我是這世界的一個浮想……

影片獲獎狀況:

影片獲得了第68屆瑞士洛迦諾國際電影節“當代影人”競賽單元最佳新導演獎、洛迦諾國際電影節最佳處女作特別提及兩項大獎、第52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以及金馬獎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與台北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推薦獎以及第37屆法國南特三大洲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金氣球”獎。

《路邊野餐》看了兩遍,必須承認的是,我之所以看兩遍是因為第一遍沒看懂。然而電影好像有種奇怪的魔力,吸引著我去重新感受,去深究。

第一遍的時候,在故事倒敘、插敘的片段中,我作為一個臉盲患者,常常分不清出現在電影中的男主角陳升究竟是過去的他還是現在的他。第二遍的時候,我依然會偶爾分不清那些鏡頭究竟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但這似乎是導演的刻意而為。

這些會讓人分不清過去、現在、未來的故事敘述,讓我想起了法國作家安德烈·紀德的小說《帕呂德》中的一句——難道我們永遠也不能將任何東西置於時間之外嗎?

《路邊野餐》的導演,似乎在影片中替我們回答了這個問題。他打破了時間的直線型,用大量倒敘、插敘甚至是交叉並行的方法,將時間變成了可以被扭轉的、碎成一地的記憶碎片。

劇情

●衛衛畫在牆上的時鍾

比起電影的內容,我更喜歡影片中由旁白靜靜念出來的那些詩。因此也有很多人說,看《路邊野餐》,其實也是在讀詩。

詩句裏影藏著故事,詩句裏沉澱著愛情。

1。

命運布光的手

為我支起四十二架風車

源源不斷的自然

宇宙來自於平衡

附近的星球來自於回聲

沼澤來自於地麵的失眠

褶皺來自於海

冰來自於酒

通往歲月樓層的應急燈

通往我寫詩的石縫

一定有人離開了會回來

騰空的竹籃裝滿愛

一定有某種破碎像泥土

某個穀底像手一樣攤開

影片的主角有自己的生活節奏,他控製著自己生活的進展,甚至好像擁有讓它停止、加速、減速的能力。他能夠回到過去,也能夠跳向未來。在大霧彌漫、潮濕漏水的南方,陳升仿佛又是失魂落魄的野人,在夢境裏和過去、現在、未來的自己相遇,而為他命運布光的手,則是隱形的巫術。

在蕩麥,他遭遇的每一個時刻似乎都可以與其他瞬間連通,時間仿佛不再是垂直的維度,過去、未來、現在有了交疊與相遇。在這裏,他遇見去世的妻子,似乎與她一起看到了藍色的還與海豚,遇到了未來的衛衛(他的侄子),遇到了老醫生與林愛人之間“手電筒透過指縫”的愛情。

在這裏,曾經沒能唱完的歌唱完了,曾經沒能找到的衛衛也遇見了,錯過的林愛人的老醫生的願望也實現了……

劇情

你看,他與我們不同,我們隻能臣服於時間的腳下,在時間中不知不覺改變了自己的模樣,最後在時間流淌中按部就班的老去。

2。

今天的太陽

像癱瘓的卡車

沉重地運走整個下午

白醋春夢野柚子

把回憶揣進手掌的血管裏

手電的光透過掌背

仿佛看見跌入雲端的海豚

所有的轉折隱藏在密集的鳥群中

天空與海洋都無法察覺

懷著美夢卻可以看見

摸索顛倒的一瞬間

所有的懷念隱藏在相似的日子裏

劇照

影片中有大量的細節,其中之一就是不論是老陳出獄後開車,還是長大後的衛衛騎車,他們的車子都總是不停的熄火。試想,現實生活中的哪些狀況下,你會有這種“越著急越不順利”的感覺?我個人的經驗是——焦慮。看電影的時候,我也是這種感覺,老陳和衛衛的焦慮感撲麵而來,帶著他們麵對愛情的期待與焦急,帶著他們分不清現實還是夢境的迷惑。

同樣是《帕呂德》,作者也曾寫到:凡是經過我們手做的事情,仿佛都得由我們維護延續,從而產生恐懼和焦慮,舉動一旦完成,非但沒有變成我們的啟動器,反而變成凹陷的床,邀我們又倒下去。

那麽焦慮如何結束?那些在夢中都牽絆我們的情緒,如何了結?

答案或許是等待+和解。

老陳始終追尋死去的妻子,他思念她,無法放下,而當他在蕩麥的路上街頭唱起那一首《小茉莉》,但他送出那盤磁帶,他便終於和過去和解。老陳還始終想念自己死去的母親,他愧疚、懷念,滿心遺憾,以至於常常在夢中都看不清母親的臉,隻得聽見蘆笙聲聲。

但同樣的,老醫生也思念著林愛人,她每每念起他、夢見他,也是有著無法割舍,這何嚐不是一種遺憾?但老醫生懂得,等了這麽多年、錯過了這麽多年,這愛情也不過就是一個幻想、一個思念、一個永遠見不到而已。

沒有結果,就不必執念。人生好像不過就是這樣,都會在念念不忘之後回歸平常。

3。

許多夜晚重疊

悄然形成黑暗

玫瑰吸收光芒

大地按捺清香

為了尋找你

我搬進鳥的眼睛

經常盯著路過的風

冬天是十一月十二月

一月二月三月四月

當我的光曝在你身上

重逢就是一間暗室

獨白

●陳升獨白

導演畢贛曾在采訪中說過,因為覺得自己拍的電影有些零散,所以才想到用這些詩串聯起來。而我覺得,正是這些詩意的旁白,聯合那些背景聲音,讓《路邊野餐》有了不一樣的味道。

呼嘯而過的列車穿梭在時空之中,老舊的電視劇嘩嘩作響,破爛的電風扇吹出帶著潮氣的風,一切都仿佛是在低吟誦讀那些詩句。

時間流動中,主人公陳升前半生砍人,後半生救人,戲劇性的轉折似乎在傳遞著救贖的味道,但在我看來,他不僅是在救人,也是在救自己。

他就像一個懺悔者,在時光穿梭、夜晚重疊中不斷的洗刷著自己,不斷在剩餘的人生道路上追尋更改的機會。

而當他和死去的愛人、母親,失去的侄子(兒子),過去的自己(我始終覺得老歪和陳升可能是同一個人),在時光交疊中重逢時,他終於原諒了自己,找到了自己。

金剛經

●金剛經

我想用電影開頭引用的《金剛經》來結尾——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生活也好,人生也罷,活在追憶、後悔中都是徒勞的,唯一有用的,隻有原諒自己和過去,繼續向前走。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標簽:時光野餐情緒

推薦閱讀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