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個女孩到女人,需要跨越的三道坎

來源:新浪情感 2016-10-12 15:36:00

每一個女孩成長為一個女人,不僅是生理上的“成熟”,更需要經曆一番心靈的“蛻變”。奧斯卡經典影片《黑天鵝》,向我們講述了一個女舞蹈演員的心理成長故事。

關注公眾號“新浪微整形”,查看更多精彩原創內容!

文章來源:十分心理

黑天鵝

每一個女孩成長為一個女人,不僅是生理上的“成熟”,更需要經曆一番心靈的“蛻變”。奧斯卡經典影片《黑天鵝》,向我們講述了一個女舞蹈演員的心理成長故事。

電影《黑天鵝》海報

●電影《黑天鵝》海報

從女孩到女人

妮娜是一個敏感、執著、緊張、美麗、壓抑的女人,盡管優雅婉約,自有一種美的吸引力,但身形卻過於清瘦、幹硬,表情更是過於保守懦弱,誠惶誠恐。每一次跳舞,都恪守“精確”準則,卻缺乏能被觀眾感知的熱情。

影片一開始正好麵臨芭蕾舞團要選新一屆的“天鵝皇後”,也就是領舞女一號。根據舞蹈總監的創意和改編,本來由兩個演員各自出演白天鵝和黑天鵝,現在他希望做改編,讓一個演員同時演繹白天鵝跟黑天鵝。女主角妮娜被選中,成為女一號。

妮娜本來很擅長演繹白天鵝,她的整個精神狀態,包括心理狀態都非常接近白天鵝,但對她來說卻麵臨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黑天鵝是她很不熟悉的,黑天鵝其實意味著和白天鵝相反的另外一麵,白天鵝非常純潔,非常簡單,看起來美麗,但她不夠成熟,缺少一些野性,也不太有性的魅力,對於妮娜來說,她對另外這一麵很不熟悉,可是當她要成為這樣一個女一號,她必須要能學會去體驗和感受到黑天鵝內心的東西,否則她沒辦法用舞蹈把它表現出來。影片就在這樣一個情景當中開始展開,講述妮娜如何一步一步成功地把黑天鵝的角色演繹出來的過程。

白天鵝劇照

白天鵝的心理狀態,相對應的是小女孩的心理狀態,而黑天鵝的狀態則是相對成熟的女性的心理狀態,從自己身上挖掘出黑天鵝的一麵成了妮娜的全新生活主題。這個過程對任何一個人來講這不是非常簡單的可以一蹴而就的過程,而是要經曆很多痛苦和掙紮。

它不僅僅隻是簡單的舞蹈技術提升,更是人整個心理狀態乃至生理狀態發展和變化的過程。對妮娜來說,這就不可避免地牽涉出了很多妮娜個人的生活狀態。所以影片同時在兩個層麵上開始敘述,妮娜如何在生活和藝術表現上一點一點完成自身成長。

理想自我與媽媽的決裂

在電影中我們可以看到女主角妮娜整個心理發展過程跟母女關係有關。一開始她在母親嚴格管束下是一個聽話溫順的女兒,並且在母親的要求下不斷追求事業上的成功,一旦她在事業上有任何成績,都會第一時間向她的母親做報告。她似乎完全被她的母親所占據,其實她並沒有獨立的要求。

在不斷衝擊去演繹黑天鵝的過程中,妮娜發現她一如既往地對她母親的順從,慢慢成為了一種束縛,使得她沒辦法演好這個角色。她漸漸發現,自己不想順從她母親,她想要成為有野心、叛逆的、具有獨立個性的妮娜。這整個過程在電影中有非常細致的描述,從電影開始的第一個場景我們看到妮娜的房間是粉紅色的房間,陳列了各種各樣非常可愛的毛絨玩具,跟她母親的對話也是輕聲細語的,從服裝到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沒有地方不顯示她是一個聽話小公主的形象。也許這樣才能更讓我們清楚地感受到她蛻變的艱難。

白天鵝

之後在影片開始借助一些特殊的隱喻手段來表現妮娜心裏黑天鵝意識的覺醒。

一開始妮娜發現自己身上,有一個抓傷痕跡(這是導演在用一個隱喻來表達她的覺醒)。在那個抓傷的地方,影片中引入了一個幻覺的元素,她發現自己身上似乎有一個地方在長出黑色的羽毛,也就是黑天鵝的羽毛,這當然是幻覺,但借助這個幻覺,她似乎在向觀眾彰顯出她心裏那部分渴望自由,野性的,想要變成成熟女人的願望。

一開始羽毛隻是一根,很少,抓傷也不是很嚴重,慢慢地她感覺到背後的幻覺變得越來越嚴重,羽毛越來越多,抓傷痕跡也越來越厲害。然後,每次她抓傷以後她母親就會有所覺察,她母親的反應會馬上抓住她,並要用剪刀把她的指甲剪掉,試圖用這種方式避免她再次抓傷自己。

妮娜

這也是一個新的隱喻,即母親很害怕看到她女兒慢慢地長大,成為一個成熟女性,這似乎也影射為她自己的狀態,因為一旦成為一個成熟女性,就意味著她不得不要去接觸到很多對她母親來說感覺很恐懼的成分,比如性的喚醒,與異性的交往,成為一個有吸引力的女人等等,所有這一切在母親的感覺當中,都是恐懼的、可怕的,所以她也堅決不允許出現在女兒身上。所以一旦看到她女兒身上有這部分的覺察,就會下意識地用剪刀剪掉。

電影一方麵借助妮娜跟她母親的關係來顯現妮娜內心自己白天鵝和黑天鵝兩部分成分的糾結跟鬥爭,非常矛盾,另一方麵在表現手法上借助了幻覺與現實交錯的方式,不斷向觀眾展現她內心的掙紮。當妮娜的整個後背不斷出現幻覺,黑色羽毛慢慢越來越多長出來,這也是最具隱喻性地在揭示她的蛻變過程。

閨蜜間的相愛相殺

對於一個女孩子的成長而言,如果從母親身上不能獲得必須的心理認同“材料”,那她就必須通過其它地方,一般來說都會通過交往的閨蜜去獲得。這些閨蜜往往是帶領她的對象,且身上具有自己本身所不具有的品質,經由跟這樣同伴交往相處,發展一段非常親密的關係,類似於像同性戀一般的感情,妮娜其實完成了一部分本來可以通過母親來完成的心理曆程,這也是這個電影當中莉莉的重要性,所以莉莉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妮娜成長路徑當中的一個老師。

電影中插入了一個這樣的場景。在一次演出中,妮娜似乎突然之間出現了幻覺,她幻覺的對象就是莉莉,那個非常具有黑天鵝特質的舞伴。在幻覺當中,她跟莉莉發生了強烈的爭執,並且有了打鬥,甚至在幻覺當中她敲碎了鏡子,用玻璃碎片插入了莉莉的身體,把她給殺死了,殺死的同時她自己似乎突然之間獲得了成為黑天鵝的感覺和力量。

《黑天鵝》妮娜劇照

演出完之後,當妮娜認為自己淋漓盡致地演繹了黑天鵝的種種狀態,獲得了巨大成功的時候,她回到休息室卻突然發現,之前殺死莉莉的整個過程其實是她內心的幻覺,莉莉並沒有被她殺死,她真正殺死的其實是她自己,鏡子的碎片玻璃插在她自己身上,而不是莉莉身上。這一切是當莉莉進來向她道賀時,祝賀她演出獲得成功時,她才突然警覺過來的,那一刻她想起舞蹈總監對她說的那句話,“擋在你路上的其實隻有你自己”。

然而,她的命運似乎重複了她所演繹的《天鵝湖》當中白天鵝的命運,當《天鵝湖》中的白天鵝看到自己喜歡的王子被黑天鵝誘惑之後,她最後自殺了。在電影結尾處,妮娜扮演的白天鵝在觀眾的歡呼聲中倒在了舞台上,即將麵臨死亡,但她這一刻說了一句話,她對自己說,“這是我的命運,這樣才完美。”

這一刻說出這樣一句話來似乎能引發人們很多思考,在某種意義上她雖然成功演繹了白天鵝和黑天鵝的兩種狀態,但在她心裏麵似乎這兩者永遠還是對立的,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她隻是經曆了一次成為黑天鵝的過程,但當她再次想回到白天鵝的時候,白天鵝當然也不存在了,因為她是通過殺死白天鵝的過程而成為了黑天鵝,殺死白天鵝的同時其實黑天鵝也不可能能夠真正存活下來,在那一刻,兩者都毀滅了。

《黑天鵝》妮娜

這樣的結果似乎告訴我們一個隱喻,真正的成熟其實並不是要追求完美,或者成為完美的狀態,而是要尋找一個完整的狀態,隻有把正反兩部分結合起來,才能達到真正成熟的狀態,如果選擇完美的話,不管成為哪部分,其實都不是最終成熟的狀態。

講到這裏我們就不難發現這是一部典型的關於女性成長的故事,妮娜身上雖然嚐試到了黑天鵝的種種狀態,可是她似乎依然並沒有完全成為一個非常完整、獨立的成熟女性狀態。

異性給的鏡像與成長

舞蹈總監托馬斯作為男性,他很早就看到了妮娜身上潛在的可能性。

首先她是白天鵝,毫無疑問,展現在眾人麵前,但同時他也發現她內心有黑天鵝的部分,但那部分不成熟,他站在男性的角度上看到了這一點,就給了妮娜一個回應。這裏在提示我們,所有女孩子成長成熟的狀態,除了來自同性的認同和模仿之外,其實一定程度上也要來自於異性的映照,甚至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種映照似乎帶有一定的誘惑性。

在電影中我們看到托馬斯通過給妮娜做的很多反應,甚至有很多類似於性的啟蒙的引導和教育,讓她覺察到,身為女性你有這麽多的美好。這種感覺,對妮娜自己來說很陌生,也不熟悉。電影中有幾個場景,一是為了讓她演好黑天鵝,托馬斯跟妮娜談話,他發現她似乎很難獲取黑天鵝相關的體驗和感覺時,他讓她回去撫摸自己的身體,熟悉她自己身體的感覺,再往後,他在教室當中強吻了妮娜,在身體上引發了妮娜很多女人的感覺,並且在之後告訴她說,這一次變成了我引誘你,可是你要做黑天鵝的話,其實你應該做到的是你要能夠引誘我,你不光引誘我,而且你要引誘所有的觀眾,你要引誘全世界,你必須在全世界的眼光當中讓別人產生“你是一個女人,你有誘惑力”的感覺,你才能真正成為黑天鵝。

《黑天鵝》劇照

妮娜在這樣的映照下一步步似乎找到了方向,當然也因此跟她的母親產生了衝突,這個軌跡、這個線索一直到電影差不多結尾,妮娜成功扮演黑天鵝之後,她從舞台上奔下來衝向托馬斯,給了他一個主動的、深深的擁吻,在那一刻我們從電影中可以看到,托馬斯似乎也被迷醉了。從這樣一個場景來看,我們知道妮娜在電影中已經完全捕獲了成為一個女人真正的感覺。

《黑天鵝》電影向我們很細致而具體地描繪了女孩成為女人的曆程,這使得這部電影在心理學意義上可以給我們最大的啟示,憑借這部電影的細致演繹,女主角娜塔莉波曼也獲得了奧斯卡影後。電影中,現實與幻覺的交錯的部分非常精彩,讓觀眾經常分不清自己到底看到的是電影還是突然之間注意到了自己內心的某些複雜感覺,而這種主觀與客觀的混淆,也讓人在觀影之間,對自己在成長過程中經曆的整合與衝突有所感悟,非常推薦大家看看這部電影。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標簽:黑天鵝電影蛻變

推薦閱讀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