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動畫片需要格局更大些

來源:中國動漫產業網 2016-09-30 17:32:00

核心提示:暑期檔結束了。被寄予厚望的國產動畫片並沒能取得理想成績,《大魚海棠》票房接近5.7億元,但口碑兩極,並未能通過故事取勝,《搖滾藏獒》盡管綜合評價不錯,但票房不足4000萬元,成為暑期檔“炮灰”。至於這個檔期公映的其他國產動畫片,仍然掙紮在爛片的泥淖裏。

暑期檔結束了。被寄予厚望的國產動畫電影並沒能取得理想成績,《大魚海棠》票房接近5.7億元,但口碑兩極,並未能通過故事取勝,《搖滾藏獒》盡管綜合評價不錯,但票房不足4000萬元,成為暑期檔“炮灰”。至於這個檔期公映的其他國產動畫片片,仍然掙紮在爛片的泥淖裏。

相比之下,進口動畫片的狀況無論在票房還是口碑上,都還保持著不錯的成績,《瘋狂動物城》以過15億元的票房成績占領今年以來動畫片票房第一的位置,且保持著極為不錯的口碑。同樣,《憤怒的小鳥》也取得5億元票房和廣泛讚譽,《愛寵大機密》也在延續著進口動畫片的競爭優勢。

去年《大聖歸來》豪取9.5億元票房的時候,有人認為國產動畫片終於迎來了爆發時刻。但現在看來,《大聖歸來》製造的盛景隻能算是偶發現象,它是國產動畫片奮進過程中誕生的一部佳作,但卻沒法展現動畫產業界的全貌。如果沒有梯隊形式的後續作品跟上,國產動畫就隻能有龐大產業,無頂端作品,有數量、無質量。整個產業需要質量穩定的作品陣容來證明實力,動畫片觀眾群也需要有更多鼓舞人心的作品,來吸引他們走進影院支持國產動畫。

國外動畫片之所以能長期保持不錯的質量,是因為它們不僅有著紮實的基礎建設——包括優異的劇本創作能力、成熟的製作理念、先進的技術支持,而且還有不斷創新、融合的能力。動漫最忌諱的一點是守著技術與經驗吃老本,隻有不斷地揣摩世界變化,跟隨時代腳步,為作品融入新鮮元素,才能夠保持動畫片的活力與吸引力。

比如《瘋狂動物城》,孩子在裏麵看到了兔子警察、獅子市長、名字叫“閃電”動作卻奇慢無比的樹懶先生,孩子們很歡樂。大人們則從電影中明顯感受到了它對美國現實政治的影射,隻不過用很高級的形式,讓成年觀眾體會到了階層的差異、權力的本色。在動畫電影中融入政治元素,但一不會幹擾孩子們的觀看與理解,二也能讓成年觀眾擁有借題發揮的空間,津津樂道地觀看並討論電影,這就是近年國外動畫片的一大變化。

同樣,改編自同名遊戲的《憤怒的小鳥》,如果隻是一堆小鳥在銀幕上無聊地撞來撞去,或能引起兒童的注意,但對大人來說卻是很乏味的事情,於是,創作者也在影片裏加入了政治隱喻,比如對種族問題、移民問題、難民問題的含蓄表現,會讓觀眾若有所思。但和《瘋狂動物城》一樣,《憤怒的小鳥》的表達也很高級,它高級到沒法讓人抓住把柄對其聲討,就算偶有抗議聲音,也會被認為是很無聊的事情。

國產動畫片還沒法做到舉重若輕地在影片裏融入太多思考,之所以多數作品舉步不前甚至產生創作倒退的狀況,還是與整個動畫產業界缺乏更高的追求和更大的格局有關。滿足於套取政府設置的補貼,滿足於一部分觀眾的掌聲與鼓勵,滿足於自我評價帶來的陶醉感……這是國產動畫難出真正劃時代作品的關鍵所在。

所謂更高的追求和更大的格局,並非沒有實現的路徑與辦法。很簡單,追求純粹的童心表達,以及提升、開拓想象力邊界,就可以使國產動畫片改變現狀。

動畫的魅力核心是童心。但童心卻是一個大家都知道好、卻沒法表達好的東西。什麽叫童心?孩子看了喜歡,因為孩子從中發現了一個世界,大人看了也喜歡,因為大人從中找到了童年。什麽叫想象力?那就是衝破觀念束縛、打開文學想象,把現實生活嫁接到天馬行空的創作中去,並且能做到自圓其說。

有了童心和想象力的動畫片,就有了初步的格局。而在能夠擅長表現童心、熟練使用想象力之後,可以站在高處,用價值觀來傳遞一種信念、一種理想,才是真正的大格局。動畫片比真人電影難拍多了,許多世界級導演可以拍好真人電影,但卻沒法拍好動畫片,這正是因為動畫片創作者需要掌握的技能以及一些無法用技能來形容的創造性,是真人電影創作者所做不到的。

未來國產動畫片該怎麽走,會發展成什麽樣,還能不能夠有比《大聖歸來》更好的電影出現,目前並沒法讓人抱有樂觀心態。好的動畫片需要的不僅是“十年磨一劍”的心態,很多時候,還需要偉大的靈感、超前的創意和不打折扣的執行力。目光範圍之內,擁有這種能力的創作者,似乎還沒發現。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