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愛變成了一種信念

來源:新浪情感 2016-09-30 07:08:00

一定要相信愛情嗎?一定要相信某一個男人或女人嗎?感情倏忽易逝,人心漂浮不定,為什麽要去相信這個?

關注公眾號“新浪微整形”,查看更多精彩原創內容!

文章原標題:30歲,愛變成一種信念

文章來源:有意思吧

一、愛是運氣,還是選擇?

在輿論裏,30歲是“女人”和“老女人”的分界線,是“趕快嫁出去”和“恐怕已經嫁不出去了”的分界線。

應該有很多人覺得我太過理想主義,總是暗搓搓地給我講各種悲慘的故事。可是“現實”這種東西,難道很難搞清楚嗎?

其實,我比誰都懂。

有人說愛情是運氣,有人說是選擇。

“在愛情裏感受到幸福的人們,都是稀裏糊塗地就得到了。它不像事業,因為毫無章法可循,你總會有各式各樣的困惑,是不是過度關注自我;是不是付出太少;是不是不夠勇敢;想越多,越要注孤生。”這是“運氣”的論調。

但以前,有好幾個人寫著他們的愛情經曆,然後問我這樣的問題:我還會愛嗎?還能相信愛情嗎?我的反應其實是……很愕然。一定要相信愛情嗎?一定要相信某一個男人或女人嗎?感情倏忽易逝,人心漂浮不定,為什麽要去相信這個?

這樣說來,又像是選擇。因為沒有那麽相信,沒有那麽急迫,也沒有那麽執著地去追尋。

但奇怪的是,在現實如此慘淡的時候,相較於以往,我倒是比較相信了。你看啊,我的所求又不多,世間一人而已。何況我這麽有趣又可愛,和我在一起的人肯定很幸福啊。以後我要給男人講笑話,給小孩寫童話,孤身一人豈不是浪費了嘛。

狐尾在她的文章《白頭偕老未必是所有姑娘最好的歸宿》裏說,幸福的婚姻有很多種模式:找一個視你如珍寶的男人,替你承擔下生活中的風雨和瑣碎,無憂無懼地共赴白頭;尋一個值得你付出的男人,讓你甘願吐下生活裏的委屈和不甘,無怨無悔地相守到老。

我想,啊,慘了。這兩種模式我都不太想,也不太像能夠得到的樣子。我啊,希望和將來的男人是好朋友,思想上相互欣賞,肉體上相互渴慕,我跌倒了你扶我起來,你軟弱了我再堅持一會。

真的“注孤生”怎麽辦呢?嗯……那就注孤生好了吧。無論是愛情婚姻,還是孤獨終老,其實我都暗搓搓地正在預備。

但是,既然都說“愛可能就在轉角”,以後走路時看到轉角,都跑過去看看。

二、他們都脆弱了,我還沒有做好準備

我的家人們向來在一件事上很開心:奶奶八十多,身體健朗,樂觀大方。她是個很可愛的老人家,什麽都不計較,生活很是知足。前幾年我和她一起走路,上躥下跳,一會兒摘朵花一會兒摘片葉子給她看,她笑眯眯地看著我鬧,“山裏的東西,這裏那裏的,總是有得看。”

今年她忽然生病了,姑姑說她在醫院裏稱體重,“隻剩六十多斤”。病好之後,聽力大大受損。她明顯很不習慣,我們有時說著跟她無關的話題,便沒有刻意加大聲音,她卻趕緊站到我們旁邊緊緊貼著,用手挽著我們的手臂,還笑著盯我們的臉看,想聽清每一句話。

父親也是,今年摔斷了兩根肋骨,倒也沒什麽大礙。在醫院裏,姑姑叮囑他要注意身體,他順口答道,學校剛做了體檢,我這身體至少還有個一二十年,都曉得的。姑姑說,你以為一二十年很長嗎?看傑伢子(她孫子)那時候還抱在手上,現在都這麽大了呢,飛快的!我爸趕緊說,是是,那倒也是。

我年少時,因為母親過世,兼生活動蕩,一點點家庭紛爭,心裏總歸是有飄零感的,“好像一個沒有家鄉的人”。但前些天掐指一算,我的確過了好多年平靜無虞的生活了。大家都按著原來的樣子,健康又順利地活著,我能夠從多愁善感的小姑娘長成一個神經病美少女,不得不說也有這個原因。

隻是現在,長輩們就這麽脆弱了,我好像還沒有做好準備。

追夢

三、多少歲可以追夢?

“我已經XX歲了,想做XX事,還來得及嗎?”問這個問題的人一般年紀都很小,年輕人的時間分秒必爭,對“年老”的恐懼,好像是身體的自然反應。

“大部分人在二三十歲上就死去了,因為過了這個年齡,他們隻是自己的影子,此後的餘生則是在模仿自己中度過。日複一日,更機械,更裝腔作勢地重複他們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想,所愛所恨。”借著羅曼·羅蘭的這句話,我想,那種對“來不及”的恐懼,或許隻是害怕“停滯”的感覺。

到了三十幾歲,發現自己竟然並沒有死,還有愛有恨,還在成長的人,未嚐不是重新活過來一次。

山姆·麥克布雷尼是個中學教師,業餘時間寫兒童文學作品,但直到四百多字的《猜猜我有多愛你》,他才提前退休,如願以償的成為職業作家。

世間有多少成功者、光鮮亮麗的人,可你若問我羨慕誰,我羨慕這個中學退休教師,這個溫暖千萬父母和孩子、照亮無數個昏昧夜晚的老爺爺。

我常常感到沮喪,在深夜裏,或者在電腦前枯坐良久的時間裏。不僅為有限的才氣,更為有限的毅力與體力。那時如果能想到這個故事,我的心裏就會稍稍安慰起來。

隻希望上帝恩待我,讓我活得足夠久。

四、邁著小粗腿朝你奔去

愛可以是砰然心動,像迎著風跑下山一樣輕快;也可以很艱難,像喘著氣,登上高高的山頂。

之所以說是“信念”,是因為它開始變得難一些了,變得需要堅持,需要花費多一些的力氣。

好在我並不怕什麽。

很多年以前,我準備過寫一組小句子,叫《胖姑娘的短情詩》。當時,生活對我而言就像愛而不得的對象,而“胖姑娘”,則是每個人心裏隱藏的笨拙、麵目模糊、被拒絕的自己。當然最後,我也隻寫出來了這一段。

我覺得你離我好遠,如此之遠,

不過,無論何時,何地,

請讓我邁著我的小粗腿,

朝你奔去。

我不完美,有各種局限;我作手作腳,姿態笨拙,唯一肯定的是,隻願我始終大笑著,向你奔去。(圖片來源於全景網)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標簽:婚姻信念運氣

推薦閱讀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