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無用論?耶魯畢業生告訴你上一所名校到底有多

來源:搜狐教育 2016-09-29 17:54:00

作者丨李柘遠LEO

是呀,到底為什麽一定要上一所好大學呢?

北大、清華、哈佛、耶魯這些地方,就那麽值得人們前赴後繼地向往甚至膜拜嗎?

如今“學曆無用論”已不是新鮮事,既然這種觀點獲得關注乃至一部份人的認同,就一定有它存在的道理吧?

比如,最顯而易見的是,當今很多商界精英、行業領袖都沒鑲過頂尖大學的金邊:馬雲,馬化騰,董明珠……更別提文藝圈的一眾人生贏家了。

而比爾蓋茨和紮克伯格即使進了哈佛,也是在輟學之後才開創了各自的事業帝國。

且慢,請讓我捋一遍“學曆無用論”的邏輯:因為學曆和往後人生的“成功”沒有必然掛鉤——所以學曆並非必需——所以在哪兒拿到學曆就沒那麽重要——所以好大學也就不是非讀不可了。

可是等一等,讀大學,難道僅僅是為了給以後的事業做鋪墊嗎?上學,什麽時候被簡化成了如此功利的一件事?

讓我們暫且拋開“成功”不談——忽略“為以後的事業發達增添砝碼”這件事後,讀一所好大學,到底對一個人有什麽實實在在的好處?

結合耶魯求學經曆,我想聊一點自己的拙見。

-01-

好大學不隻教你知識和技能

更教你怎麽學知識長技能

在名牌大學讀書幾乎沒有不累的。這個累,是苦心誌,是勞筋骨。

其實,名牌大學和普通大學用的教材很多時候大同小異,這也意味著所學知識的內容與難度並不存在天壤之別。經濟專業的學生都要從微觀經濟的供需關係曲線學起,英美文學專業的同學也都要讀莎士比亞。

我認為,優秀大學和普通學校在學習上的關鍵性差異,不在於“學什麽”,而在於“怎麽學”——學習的方法和過程,有時真的很不一樣。

同一個知識點,普通學校的學生可能隻掌握了皮毛,背一背概念,練幾道習題,淺嚐輒止;名牌大學的學生卻可能通過教授講解、小班討論、課外研究、文獻閱讀、論文撰寫等多種方法,很深刻立體地消化一個知識點。

大二上博弈論(GameTheory)這門課。開課時,教授先帶我們一起看了《美麗心靈》這部講述博弈論大師、普林斯頓大學教授約翰-納什的電影,讓我們初步了解了納什其人、感受到博弈論的美麗。

學習博弈論最基本的“納什平衡”時,教授不但通過“囚徒困境”等經典例子解釋這個概念是什麽,還讓學生們試著設計出不同的博弈論情景題,發給班裏其他同學去找“納什平衡”。

這樣,一個知識點的學習就能引申出各種learningpractice,而每種practice又加深了我們對這個知識點的理解。直到今天,我還對博弈論的各種概念記憶猶新,這一定得歸功於當時的深度學習。

■■■

再舉個例子。

在一些學校寫論文,有時不得不說就是個“東拚西湊”的過程。“稍微查點資料,這裏抄一些、那裏再補一段話,改改措辭變成自己的“論點”,看上去八九不離十,隻要教授別刁難就能過關。”

在耶魯,每篇論文都可以寫得艱苦卓絕。

為了理出一篇論文的arguments,我經常要幹掉幾本書、跑上幾次圖書館、查過幾回期刊數據庫,有時還需要和麵對麵的教授交流觀點。寫的過程更是絲毫不能馬虎,文章邏輯、遣詞造句等方麵都需要“莊嚴”對待;引用別人的觀點和數據時,必須仔細做好注釋、寫全“參考文獻”,否則就算抄襲,可能被追責。

有些大四學生甚至會用一整學期來“憋”一篇畢業論文。當終於得到教授的肯定時,我有兩個大四好友竟然當場喜極而泣。

經曆這麽多的“折磨”與曆練,有必要嗎?

作為過來人,坦率講,當年熬夜苦讀時,確實有過累得想罵人的時候。但學習之後的成就感和長進,就好像品過好茶後的無限回甘。

知識學得很紮實這點自不用說,更重要的收獲,還是通過深度學習所提高的各種能力:閱讀力,寫作力,分析力,批判性思維等等。

這些能力綜合在一起,就加強了一個人的自學力。而好的自學力不但在讀書時有幫助,在未來幾十年職場的摸爬滾打裏,也會使一個人獲益無窮。

-02-

好大學好在

“好教授、好學生、好校友”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婦孺皆知。還有一條更通俗的理論,說一個人的水平,大約是與他交往最多的五個人水平的平均值。對大學生而言,這五個人幾乎就是朝夕相處的同學和教授,父母都不一定算得上。

20歲出頭的年輕人,三觀尚未完全形成,性格也仍有可塑性。在蛻變成大人的過程中,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受到身邊人潛移默化的影響。

若想當一個優秀的人,就最好多和比自己優秀的人在一起。

好大學,關鍵的“好”在於“人好”。沒有一所好大學不是人文薈萃、牛人輩出的。在人才濟濟的校園裏呆四年,你會接觸到各式各樣的人才,通過和他們一起上課、寫作業、運動、聊天、旅行、談戀愛,你將一直被他們的正能量氣場籠罩,不知不覺汲取到他們的優點、逐漸變成更好的自己。

耶魯四年,讓我倍感榮幸的一大收獲,就是與一群“超級厲害”的人成為師徒、同窗和校友。

每個耶魯學生的“厲害”都體現在不同方麵。

有才華方麵的“厲害”:滿分學霸,音樂詩人,發明天才。有閱曆方麵的“厲害”:十年級的暑假一路賣藝遊遍南美寫出一本暢銷遊記;18歲和22歲代表美國連續參加兩屆奧運會擊劍比賽並獲獎牌;幼時幸免於盧旺達屠殺,與家人十年後在美國重聚,長大後代表非洲難民在聯合國演講。

當然,還有家庭出身方麵的“厲害”:美國前總統肯尼迪唯一的外孫,印度首富唯一的千金,全球著名金融大鱷的小兒子……

我和這些厲害的同學們一起揉著惺忪睡眼去趕清晨第一堂課,在圖書館啃書到天亮,在星期五晚上的大派對上喝酒唱歌。

在周末乘火車去紐約逛博物館和藝術館……我們探討政治民主、生物實驗與倫理道德、同性戀權利等深奧話題,更會一起在星空下暢想人生未來。

■■■

每個耶魯學生都在釋放著積極上進的氣場,在友好和諧的氣氛裏你追我趕。和這樣一群人在一起,壓根不敢偷懶,更不可能頹廢。

那些家世顯赫的學生,也絲毫沒有紈絝子弟之氣。從他們身上,我感受到了低調、謙遜、彬彬有禮。

耶魯的教授們,是一群實力引領學術界,影響力延至政商、文藝等各個領域的牛人。

大學四年裏,我有幸跟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羅伯特-施勒教授學習“金融市場理論”,同摩根士丹利前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史蒂芬-羅奇教授討論中國未來的經濟走勢,向著名的耶魯大學投資辦公室首席投資官大衛-斯文森教授討教投資秘籍。

除了上課時能近距離接觸傳說中的各位“人物”,我還有幸和教授們在生活中切磋交流:跟日文教授學習劍道,到德國籍的曆史教授家裏啃豬手喝黑啤,幫英文寫作課教授打理後花園的花花草草。

因為四年的同學情誼美好而難忘,大家在畢業以後仍舊保持著密切聯係,以耶魯校友身份為傲。

不誇張地說,地球的每個角落都有耶魯人在積極改變著這個世界,哪怕是一座隻有兩個耶魯畢業生的小鎮,也可以成立一個校友會。

而紐約、舊金山、倫敦等歐美大城市,更是有上千上萬耶魯人,從近百歲的老翁到二十多歲的小夥都活躍在校友活動中。

畢業後我喜歡穿著帶有“YALE”四個粗體字母的耶魯汗衫(如上圖)出遊。而這個耶魯人的標誌,也幾次幫我邂逅校友。

有次去北海道的函館旅行,穿著耶魯汗衫在漆黑的山頂看夜景時,走來一位日本老先生,激動地用英語問道:

“你在耶魯讀書嗎?”聽聞我剛從耶魯本科畢業,他更加激動地握緊了我的手,祝賀我完成學業。

“我是1972年從耶魯畢業的!”在這座偏遠的日本小城偶遇大學長,我也很激動,用日語跟老先生聊起耶魯往事。

臨別前,老校友遞給我一名片——原來他是三菱集團一位剛退休的關鍵高管。“Leo君,下次來日本,隻要你在東京,就要聯係我哦。”

■■■

還有一次到洛杉磯出差。在半島酒店,我穿著耶魯汗衫坐在大堂吧寫文件。大堂的女鋼琴師滿臉笑容地朝我走來,“你一定是耶魯人吧?(YoumustbeaYalie?)”得到肯定答複後,鋼琴師說她的丈夫和女兒都是耶魯畢業生。

“看到你真親切,你讓我想起了我女兒。Leo,如果你還能在這裏呆上一陣,一定來參加校友會的活動。下周,洛城的耶魯校友會在好萊塢舉辦一場派對,梅裏爾-斯特裏普(耶魯畢業的著名女演員)可能也來參加。”

說起耶魯的人就激動,有些扯遠了。

總之,若想在青春最好的幾年裏,結識一群高智商、高情商的人,和這群人成為朋友/事業夥伴/愛人,讓他們給你帶去源源不斷的積極影響和改變,你就應該努把力,考上一所好學校。

我相信,哪怕是隻有一丁點上進心的同學,也希望與優秀的人為伍,而不是和終日打遊戲吃泡麵/發自拍修美顏/戀愛對象換不停/渾噩度日胸無大誌的同學玩在一起吧。

-03-

名校=更好的平台,更多的資源

離“成功”更近

如果使人受益一生的學習能力塑造和出類拔萃的師生這兩點“好”還不能說服你下決心為名牌大學的入場券拚一把,那麽我們再聊一點實際的“好”。

好大學帶給學生的機會和資源往往是頂尖的。而抓住一個好機遇,你的起點就可能比別人高一截,畢業後直接進入人生發展的快車道。好大學,好平台,好機遇——這點其實挺不言而喻的,但我還是想分享一個在耶魯的小故事。

大三上學期,我決定申請投資銀行的暑期實習。

每年夏天,華爾街的幾大投行都會錄取一些大三升大四的實習生,把他們分配到投資銀行部、股票銷售與交易部、研究部等部門實習8-10周。實習生最多能拿到一筆相當於人民幣8、9萬元的薪水,表現優秀的還能提前獲得全職錄用。

這麽好的香餑餑,自然受到一眾大三學生的爭搶。

實習麵試開始前,幾大投行的招聘團隊通常會舉辦宣講會,跟申請者“親切見麵”——告訴學生們投行是幹什麽的、“高大上”在哪裏。

那年9月,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瑞銀等幾乎所有投行陸續造訪耶魯。

他們派出的公司代表,從大老板到初級分析師,也多是耶魯校友,與學生們“嘮嗑”時毫無距離感,除了分享正經的實習申請秘籍外,還會聊聊哈佛耶魯橄欖球賽勝算、耶魯最好吃的食堂,甚至當年曾有過的校園羅曼蒂克。

一眾世界頂級投行的職員代表放下光鮮甚至自傲的姿態,在白天忙得焦頭爛額之後,再搭兩小時火車從紐約風塵仆仆趕到耶魯,就是為了能吸引更多這裏的學生應聘實習崗位。

他們青睞“耶魯”品牌,信任耶魯學生的能力。這種待遇,是普通大學學生幾乎沒法得到的。

■■■

與我同屆的一位高盛實習生來自美國南方一所普通大學,從大一便開始積累銀行、證券公司的工作經驗。平心而論,他能力出眾,踏實肯幹,絕對不輸給任何一位常春藤大學的實習生。

可他費了比我多得多的努力,才換來實習機會:

沒有一家投行到他的大學開宣講會,他隻得數次請假飛到紐約,參加各大投行在華爾街總部的“集體宣講會”(麵向所有院校學生開放);幾乎沒有一位大學校友在投行工作。

為了取經和“套瓷”,他隻得千方百計在宣講會上要到了大佬的聯係方式,數次發郵件毛遂自薦,才爭取到一兩個珍貴的麵試機會。

麵試時,他甚至收到“不公正待遇”——當他問到無法進入下一輪選拔的原因時,某投行招聘經理竟非常不專業而旁敲側擊地說是因為他來自xx大學,而不是哈佛耶魯等”targetschool”(“目標學校”,華爾街幾大投行通常在targetschool招收絕大多數實習生)……

作為耶魯學生,我比他幸運、幸福了許多。除了讓學生們在家門口參加宣講會之外,數家投行為進一步表達誠意,還在耶魯組織了幾十場一對一的coffeechat——員工請學生喝咖啡(注意,是投行掏腰包),為他們的實習申請出謀劃策。

高盛甚至專門請華爾街上著名的金融培訓師到耶魯,給學生們上課,一切免費。首輪麵試,一些投行更是將考官團隊“運”到耶魯校園,免了學生們趕火車去紐約的麻煩。而普通學校的同學呢?

“抱歉,我們不會在你校組織現場麵試。”“抱歉,我們沒有針對你校學生的實習培訓課。”“抱歉,你需要自行預定航班飛到紐約麵試。”

故事講得有點囉嗦,但隻是希望把名校學生得到的各種“優待”毫無保留說出來。

老實說,寫到這裏,我真有點為普通大學的精英們抱不平——你們很努力,很優秀,也許比名校學生更出類拔萃。

可因為你們的學校在名氣和資源上不夠給力,所以沒法給予你們一個高平台、一條快車道、一份加速度。

我們無法撼動這個現實,但我們可以繞過它——憑努力,考進一所好大學。同樣優秀的兩個人,那個擁有更好平台和資源的人,往往會有更大的勝算,不是嗎?

回到文章的最初:上一所好大學,有什麽好的呢?

希望上麵的三點,給出了一部分答案。

大多數人一輩子隻會讀一次本科,有的人會再讀個碩士/博士。

一生就這一次,那麽為何不上個好學校呢?

況且,好大學還有很多的“好”:更棒的夥食,更美的校園,更多的獎學金……上大學,真的不隻是為了拿一紙學曆,而更是為了在各方麵讓自己變得更好。

微博:@李柘遠LEO,耶魯大學本科畢業,哈佛大學商學院MBA新生。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