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雞百花為何總引發爭議?

來源:北京文藝網 2016-09-27 09:18:00

對金雞百花電影節的質疑近年可謂不絕於耳。9月24日晚,第25屆百花電影節的獎項一經頒出,立刻就被一片討伐之聲所包圍,評獎結果的不公正對於“無料不歡”的自媒體來說可謂“正中下懷”。而一位大眾評委在微博上主動曝光評選過程,更是揭開了百花電影節的評選黑幕,讓人對於這個國家級電影節獎項傷透了心。

金雞百花電影節的輝煌時期是在上世紀80年代,那時候的選票刊登在《大眾電影》上,吸引了全民的普遍參與,人們對於評獎十分真誠,會在反複斟酌後投上自己最為莊嚴的一票。這種樸實的心態完全不同於如今的“買獎”之態,獎項也能夠大致保持公正,這使得金雞百花獎在業內頗具前瞻性,在後來的大約10年間,樹立了專業化的權威地位。但是,近年來,金雞百花顯出老態龍鍾,因為喜歡下雙黃蛋,平衡獎項而喪失了公信力,不僅迷失了自己的特色和方向,也在權威性上大打折扣,變成了保守的“老好人”。

由於缺少了“含金量”,金雞百花電影節在近年來遭受了冷嘲熱諷。其實,金雞百花也曾經嚐試過一些有新意的措施,比如,大眾電影百花獎和金雞獎2005年開始分家,使得偏於專業性的金雞獎與大眾化的百花獎項性格特征更為明顯。而在2006年,百花獎首次設置觀眾終評評委,由101名觀眾評委組成的終評委員會,在百花電影節期間對10部候選片目進行再次觀摩和充分討論。

但是,這些措施不僅沒有讓金雞百花重振士氣,反而因為細節的不到位而讓金雞百花再度陷入危機。2006年,著名影星張瑜就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專訪時質疑這個大眾評選是否是“作秀”,並抨擊其不規範、不透明的規則會造成暗箱操作。當時,在群眾投票階段名列第一的她在頒獎現場大眾評委的手中卻莫名地敗北。

時隔十年,今年的金雞百花獎的暗箱操作則被一名大眾評委親手曝光。這位大眾評委在微博上透露:“領導反複強調獎項均攤,暗示我們誰來給誰……最可笑的是晚會開始,沒幾個人投李易峰,屏幕上卻大比分獲得最佳男配角,投最佳女配角的時候我看到周圍人很多投了4號姚晨,還有1號王智……結果大屏幕上王智隻有3票,而大部分人投的姚晨,隻有區區10幾票……到後麵獎項,有人小聲提議不要按投票器,看看結果,我們幾乎一整排沒人點投票器,大屏幕上依舊是總數101。”

雖然組委會至今也沒有回應這位大眾評委所反映的情況究竟是何種原因造成的,但是,匪夷所思的頒獎結果卻讓黑幕之說的可信度激增——馮紹峰居然憑借《狼圖騰》打敗了《老炮兒》裏的馮小剛和《親愛的》當中的黃渤;小鮮肉李易峰居然隻靠著麵無表情,就打敗了內心細膩的段奕宏(《烈日灼心》)、《親愛的》中時有亮點的張譯、《尋龍訣》中生動的“大金牙”夏雨。不過,落選的幾位似乎也不是很冤枉,要知道,2014年的百花獎,趙薇當選最佳導演,是用《致青春》打敗了王家衛的《一代宗師》。

電影節雖然不是百米飛人決戰可以量化得毫厘不失,但它卻需要優秀的影片、激烈的競爭和公正的評選。頗受詬病的金雞百花顯然暴露了中國電影體製內殘存的一些弊端,各方的利益關係如同蛛網一樣,讓電影節的舉手投足都頗有忌憚。梳理其間,從組委會到每年一變的主辦城市到各執一詞的片方和粉絲,電影生態的鏈條上,還有諸多的錯位。

而大時代的躁動也讓片方和明星無法謙遜地靜等命運的垂青,無法遵從“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老理,他們必須為了謀求個人“小時代”的輝煌而果斷行動。於是,本該不受名利熏染的電影獎項也難以潔身自好,諸多電影評獎都會讓人們聯想起貪婪者嘴中鑲的一顆金牙,附庸著俗不可耐的光芒。

中國電影評獎的難處也是中國電影的一種困局,質量上乘的作品並不多,無法憑借“真本事”生存,隻能把功夫用在外圍。好在,現在有人挑破了它。

(編輯:楊晶)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