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與安生》:我們都想成為我們不能成為的那種人

來源:慢文藝 2016-09-25 14:49:00

文|初小軌圖|《七月與安生》

來源|好姑娘(id:moixiaogui)

愛別人的姿態,是活成了另一個人的樣子。愛自己的本質,是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01

昨天跑去影院看了《七月與安生》,主要是因為太好奇,一部青春片是要怎樣不狗血才能在豆瓣上得到7.7分的高分。

通常電影都是用來毀原著的,但是這部《七月與安生》,卻讓韓寒調侃道,羨慕安妮寶貝,電影還把原著升華了。

這些年,經過左耳、夏有喬木之流青春片的蹂躪,別人跟我一提青春片我就會尷尬一笑,況且是這種跟閨蜜撕逼搶男朋友的故事內核。

但是,看完之後完全被驚豔到了。

徹底明白了什麽是沒有不能拍的爛俗梗,隻有不會拍戲的導演。

已經很久,沒有看到有一部純描述女性友誼的電影了,男主在全程盛宴中隻是一道輔菜,特別驚喜導演沒讓這部片子淪為兩個閨蜜搶一個男人的俗爛片。

從13歲到27歲之間,兩個姑娘親密無間。

一個是歲月靜好的七月,一個是大殺四方的安生。

兩個人好到在一個浴缸裏輪流看胸,好到長年累月地同吃同睡同歡喜,卻因為男主蘇家明的出現,開始了微妙的較量,較量“誰裝的更假”,計較“誰算的更清”。

安生為了把家明“讓”給七月,背上行囊開始流浪,在酒吧,在出租屋,在小旅館裏揮灑著人生與陌生世界的碰撞,吃完上頓沒下頓;

七月明知安生一直戴著家明送的項鏈,卻自始至終裝瘋賣傻,既不跟男朋友家明分手,也不跟閨蜜安生撕破臉,渾渾噩噩地拚命讓自己去過上現世安穩、歲月靜好的一生。

最後,七月最終變成了流浪著的安生,安生卻變成了安穩的七月。

在三個人的愛情與友情糾葛中,拋出了一個巨大的命題。

七月與安生好似過著截然不同的兩種生活,卻又不停地羨慕著對方的人生。

其實,誰又何嚐不羨慕著別人的人生呢?

好女孩上天堂,壞女孩走四方。

七月和安生不過是一個人的矛盾體。

我們內心裏都住著一個作天作地的女流氓。

02

很奇怪,很多人身邊都會有一個跟自己人格對立的閨蜜。

我跟一個姑娘,從出生起,朝夕相處到了6歲,她比我小了半歲。

我瘋瘋癲癲,得不到的東西就動手搶;她個子很高,總是希望通過謙讓零食獲取我的欣賞。

我家開飯,她會很懂事得說她該回家了不然奶奶會擔心;她家開飯,我賴著不走,她乞求奶奶留我吃飯還會把自己的排骨放到我眼前。

意見不合,我立即表態必須絕交並要求她盡快離開我家;她不肯屈從,哭著跑回家後不出五分鍾帶著好吃的又跑到我家裏希望能得到我的原諒。

6歲那年,她說她要被爸爸媽媽送到市裏讀幼兒園。

我站在石墩子上試圖跟她平視,問她市裏的幼兒園有什麽好的?

她說她不知道,沒什麽好的,市裏又沒有你。

12歲那年,她依然高我一頭,留著毛寸,從來不穿裙子。跟我手挽手經過村子的一個廠房,背後傳來一陣輕聲議論,你看,這就是早戀吧?

有人問她為啥整天打扮得像個男孩子,她指著我一臉認真地說,保護她。

15歲那年,我倆擠在我家大院裏的水缸裏洗澡,她盯著我的胸部嘖嘖稱讚,我說隻要努力你也能變大,她搖搖頭說,還是不要了,聽說太大會下垂。

26歲那年,她嫁人了。

我問她,帥嗎?

她說,不帥。

我問她,那你要生孩子了嗎?

她沉思半晌,沒回答我,隻是說,我結婚你沒來。

我說,那天我在南京出差,假沒請下來。

28歲那年,她生了寶寶,是個男孩,叫樂樂。

照片發給我的時候,她說,老姑姑(我媽)來我家看樂樂了,還驕傲地說你送了她一條漂亮的項鏈……好羨慕你整天可以東跑西跑,我這輩子都不會變了,就這樣窩在家裏終老。

電話這邊,我一臉苦笑,說,在家有什麽不好,至少不用想家。

有人厭倦了波瀾不驚的安定,就有人受夠了四海為家的終日奔波苦。

當你背上背包走在路上,你就會明白為什麽會有人總是在萬家燈火處癡癡地望著家的方向。

03

2010年,一場在猜火車酒吧舉辦的詩歌會上。

晚上10點多,活動散場。很多人意興闌珊地站在酒吧門口抽煙扯淡,其中有一個人說要提前離場,幾十個人目送他鑽進了一輛瑪莎拉蒂超跑,副駕坐著一個貌美如花的大波妹。

有人往地上吐了口痰,說,瞧瞧人家某某混的,北京三環內三套房,一輛瑪莎拉蒂一輛路虎極光,人家這麽有錢還熱愛詩歌,那才是真正地熱愛藝術。

有人說,他是某某知名連鎖酒店的董事,這輩子最不差的就是錢了,活到這份上,估計也無欲無求了吧,咱啥時候能活成他那樣就牛逼了。

大家七嘴八舌,爭先恐後地留下了豔羨的哈喇子。

2015年海子紀念日的時候,發現群裏有人寫詩在追悼他,我以為是群友在鬧著玩,但是寫詩的人卻悄悄告訴我,他自殺了,就不知道怎麽的,突然抑鬱了,他是一個人在家絕食死的。

一個人是有多絕望,才會狠心到能把自己活活餓死?

別人的苦海無邊,你未必就能看得見。

我們總是在不停地羨慕別人的生活,總是幻想能不顧一切任性得像別人一樣去活一次。

但是,沒有任何一種活法,會像你想得那樣容易。

04

回到《七月與安生》。

全片裏有一段台詞,說出口的那一刻,就讓這部片子跳出了青春片的範疇。

七月在家明逃婚離開之後,頂著各種流言蜚語,向母親告別,天大地大,從此四海為家。

母親抱抱她說,“其實不安穩的人生未必會不幸福,隻是太辛苦,媽媽不願意你太辛苦。可其實你也辛苦。女人走什麽路不辛苦呢。”

是啊,一個人走什麽路會不辛苦呢?

既然怎麽活,都會不容易,那就索性去他媽的你希望他喜歡。

愛別人的姿態,是活成了另一個人的樣子。

愛自己的本質,是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活成自己,才叫活著。

-THEEND-

作者:初小軌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