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不堪丈夫長年家暴 撿起木棒打死持刀丈夫 - 今日頭條

女子不堪丈夫長年家暴 撿起木棒打死持刀丈夫

來源:社會新聞 2016-09-23 11:57:29

法庭上,31歲的果麗英(化名)坐在被告人席上幾次哽咽、落淚。

5年時間,丈夫劉勇(化名)對果麗英一次又一次的家暴,甚至還將家暴延伸到了果麗英的父母和兩人的兒子身上,家暴徹底擊毀了她的生活。終於,忍無可忍的她,麵對持刀的丈夫,撿起一根木棒向丈夫頭上打去。擊打多次,劉勇當場死亡。

昨日,楚雄州中院開庭審理了該起因家庭暴力而引發的涉嫌故意殺人案件。法庭外,外公、外婆帶著果麗英4歲的兒子從武定趕到法院,想讓孩子見見母親。考慮到孩子還年幼,劉勇的兄弟姐妹出具了諒解書,希望法院寬大處理。

兒子出生1個月丈夫就對她動手

2005年,楚雄武定人果麗英從湖南一家師範學校畢業。回到老家教書1年多後,果麗英來到昆明打工。最初,她隻是一家專賣店裏的店員,因為幹得不錯,2011年,果麗英當上了專賣店的店長。

同年,在朋友牽線下,25歲的她認識了東川男子劉勇。兩人認識時,劉勇在一家工地上工作。相處半年多後,兩人走進了婚姻殿堂,劉勇搬進了果麗英武定的家。

起初,劉勇對妻子很好,但相處不到一年,劉勇開始顯露出暴力傾向。

2012年2月,果麗英生下一個兒子,這本是件高興的事,可沒想到的是,兒子剛滿一個月,劉勇就動手打了還在坐月子的她。第一次動手,果麗英沒和丈夫過多計較。見果麗英忍了下來,劉勇變得肆無忌憚。

漸漸地果麗英發現,劉勇幾年前曾因盜竊罪被判刑,而且劉勇不僅愛喝酒而且還吸毒。

提起離婚訴訟卻遭丈夫威脅

坐完月子後,果麗英將兒子交給父母照顧和劉勇回到昆明。兩人在外居住,劉勇變得更加肆無忌憚,稍有不順心就打罵果麗英。

2014年的一天,醉酒後的劉勇再次對果麗英拳打腳踢。“這一次是他打得最重的一次,我在床上躺了一個星期。”法庭上,果麗英說。

之後的日子,劉勇變本加厲。隻要喝醉了酒或者和別人鬧得不愉快,回家後他就會對妻子動手。由於劉勇的行為不但對她的身體造成了傷害,還影響到了她的工作,無奈之下,果麗英辭職和劉勇回到了老家和父母一起生活。原以為這樣會好些,可沒想到,劉勇竟然對嶽父、嶽母和孩子也動起了刀。“有一次,劉勇用隨身攜帶的刀刺傷了我父親,當時民警也曾出警處置,可過後他依舊一不順心就對我父母和兒子動手。”果麗英說。

“我曾找過當地村委會和婦聯反映此事,甚至報過警。派出所也曾對劉勇的家暴行為進行過行政處罰,但依然沒有改變。”果麗英說,自己曾想過離婚,可丈夫不同意。2015年,實在受不了丈夫毒打的果麗英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可因為劉勇的威脅,果麗英隻好撤訴。

打死丈夫後她報警自首

2015年10月19日下午1點,在武定老家,果麗英一家正準備吃午飯。

飯桌上,果麗英的父親提出讓劉勇找份工作或者分家過。沒想到,劉勇大發雷霆,和果家人吵了起來。

劉勇拿出隨身攜帶的彈簧刀,威脅妻子和嶽父、嶽母。“當時他喝了不少酒,滿臉通紅,威脅要殺了我們。”果麗英說。

爭吵過程中,趁劉勇轉頭時,果麗英撿起一根木棒打在了丈夫的頭上,將其打倒在地。隨後,她又繼續用木棒擊打丈夫頭部數下,導致劉勇當場死亡。

殺了人的果麗英呆坐在屋裏,等回過神來,她撥打了110,說自己殺了人……

開庭前一天,外公、外婆專程帶著歲滿4歲的孫子小果來到了楚雄。“主要是想讓他見見已經一年多沒見的媽媽,而且我們也想見見女兒。”小果的外婆說。

法庭外,小果不知道媽媽在接受庭審,還以為媽媽受傷送到醫院,一直沒回來。在他天真的臉上,除了有父親留下的舊傷,還有幾天前因噩夢驚醒時的抓傷。

而法庭上,公訴機關認為,該案是因家庭暴力引發的妻子殺死丈夫的故意殺人案件,果麗英行為觸犯刑法,應當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公訴機關表示,嚴重的家庭暴力雖然是果麗英殺人的原因,但這些因素不能成為其殺人的理由。

辯護律師李春光觀點受害人采取的是

正當防衛

雲南省婦女兒童法律援助聯絡中心和雲南淩雲律師事務所接受委托為果麗英提供法律援助,並為她做無罪辯護。作為果麗英的辯護人,雲南淩雲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李春光認為,果麗英長期遭受丈夫家暴的事實,有證據、證明,法院、公訴方也都予以認可。

李春光說,果麗英長期遭受丈夫劉勇嚴重的家庭暴力和性虐待,導致果麗英在生理上和心理上對家庭暴力的反應很強烈。當劉勇喝了酒再次拿刀威脅,並叫囂要殺人時,果麗英對丈夫造成的侵害,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采取的正當防衛措施,其出發點是為了避免對自己和家人受到傷害,因此具有正當性,施虐者劉勇的行為是正在發生並麵臨著迫在眉睫的危險。

雲南省婦女兒童法律援助聯絡中心的辯護人也認為,近5年的時間,果麗英都生活在劉勇的暴力恐怖下。經常性、隱蔽性、無法預測甚至是無法回避的暴力給果麗英及其父母、孩子的身心帶來了巨大的傷害。果麗英采取正當防衛的行為沒有超出必要的限度,從不法侵害行為的強度和危害性來看,果麗英麵對的是病態的暴力。劉勇酗酒、吸毒,其行為不可自控,其危害程度遠遠高於一般的暴力。

都市時報記者林舒佳

★對話專家證人

有暴力傾向者又酗酒吸毒後果更嚴重

該案是一起因家庭暴力而引發的“以暴製暴”刑事案件,受暴經曆與“以暴製暴”的行為是否存在關聯性?公訴機關和辯護人邀請了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性別與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陳敏,以專家證人的身份出庭,對案件所涉及的家暴問題進行了說明。

Q:為了達到控製的目的,家庭暴力有哪些類型?

A:毆打、威脅、性暴力以及經濟控製等。其中,經濟控製是施暴人控製對方的一種手段,經濟暴力常常伴隨身體暴力。

Q:身體暴力的嚴重程度有沒有相應的判斷標準?

A:家庭暴力傷害的嚴重程度,在《反家暴法》出台前,根據相應司法解釋,身體傷害後果的輕重是家庭暴力的構成要件。今年3月《反家暴法》出台後,對身體傷害的後果已經不是家庭暴力的構成要件,隻要實施了這個行為就構成家庭暴力。

Q:家庭暴力和家庭糾紛有啥區別?

A:家庭糾紛是口頭上的,雙方動嘴不動手且關係是平等的。家庭暴力截然不同,雙方關係已經是控製和被控製的關係,無法對等。

Q:施暴者為什麽會這麽對待妻子和家人?

A:直接原因是因為想控製對方,可能帶有自卑心理,想通過這樣的方式體現自己的地位。也可能是施暴人出生於暴力型的家庭,在暴力中長大的孩子體會不到愛,和別人有矛盾衝突時容易用暴力解決。實際上,施暴者也是上一代家庭暴力的受害者。

Q:現實中,受害人滿足了施暴人的要求,是否能減輕家暴又或是會愈演愈烈?

A:受害人滿足施暴人的要求時,可以暫時停止家暴,但不能製止家暴發生。

Q:當家庭暴力已經不局限於夫妻之間,而是延伸至對方的父母、長輩,是否意味著家暴已經很嚴重?

A:家庭暴力的特點就是隱蔽性,如果施暴者已經不在意別人知道,甚至延伸到對方的父母、長輩,說明家暴已經非常嚴重了。

Q:家庭暴力中,一方出現自殺的行為,是否意味著家庭暴力已經很嚴重了?

A:是的,這意味著家庭暴力已經非常嚴重,受害者已經到達一個極限。

Q:酗酒、吸毒情節,對於施暴者是否有影響?

A:有影響。雖然酗酒本身不會引起暴力,但是當有暴力傾向的人同時又酗酒的話,後果更加嚴重。另外,吸毒會使人自控能力降低。

Q:現實案例中,家庭暴力中女方“以暴製暴”的情況是怎麽樣的?

A:根據我們的調查,女方“以暴製暴”導致施暴人被殺的比例非常低,施暴者殺死受害人的案例更多。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