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存昕在人藝排練廳聊父親:讓我重新產生原動力

來源:人民網文化 2016-09-07 07:55:00

原標題:濮存昕在人藝排練廳聊父親讓我重新產生原動力

濮存昕和母親在追思會上。京華時報記者吳平攝

藍天野安慰蘇民夫人。京華時報記者吳平攝

“親戚或餘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在北京人藝原副院長、著名表演、導演藝術家和戲劇教育家蘇民的追思會上,蘇民之子濮存昕用父親生前喜歡的陶淵明詩句向到場的人表達了父親生前對於生死的超然態度,並向在場的人承諾:“在北京人藝的排練廳,我父親生前最熟悉的地方,我與在場的人一起聊聊我父親,也重新產生了原動力,今天下午我就會回到工作中,開始排練話劇《洋麻將》”。

當天,蘇民的愛人賈銓以及子女,生前同事藍天野、徐曉鍾、朱旭以及他一手培養起來的85班人藝“五虎將”吳剛、馮遠征、高冬平、王剛、丁誌誠以及演員徐帆、王斑等人前來悼念。在追憶的中間,不少人曾一度泣不成聲,藍天野說:“蘇民走了,他最希望的是能夠把劇院的輝煌繼承下去,我老了,這個責任希望現任的劇院領導能夠扛起來,拜托了。”

朱旭

不少本事是跟蘇民學的

在追思會上,老藝術家朱旭回憶起蘇民時稱:“我自己的這點兒本事都是從北京人藝學的,其中我有不少本事是從蘇民那學的。蘇民是一個做事特別規整的人,第一次我在北京人藝的舞台上演老頭,我跟他學習怎麽用毛線當胡子,弄的特別規整。他寫字寫得特別好,他告訴我最後一格寫三個字寫不下,寫兩個字又有空格,這樣最後兩個字就拉開點兒距離寫,會顯得好看。”

朱旭說:“他給我們講過一個故事,讓我知道作為一個演員細節很重要,蘇民給北京人藝留下的東西非常多、非常寶貴。前不久他還給我寫過一首詩,幾乎把我這一生演過的戲都包含在裏麵了。他走的這幾天我想了很多,他走得很安詳,睡一覺就過去了,我就想我要是能把他這一點也學會就好了。”

徐曉鍾

(中央戲劇學院原院長)

他的學生成材率很高

與蘇民在中央戲劇學院共事多年的中央戲劇學院原院長徐曉鍾稱:“走進首都劇場,到處都能看見他導演過的《王昭君》《李白》《天之驕子》,他演出過的《雷雨》《膽劍篇》《蔡文姬》這些不朽的舞台作品,就覺得他還和我們在一起,他的一生是和北京人藝在一起的光榮的一生,一生導演了40多部作品,他導演的作品有自己的特點,以現實主義為主,結合實踐。同時,在教學上,他嚴格要求學生,他的學生成材率很高,現在很多都是北京人藝以及其他劇院的著名表演藝術家。”

李源

像親人一樣的老師

北京人藝演員,蘇民生前的同事李源在追思會上稱:“我和蘇民合作了十多年,他讓我叫他蘇民同誌,但是在心裏他就是我的老師,我是工人出身,沒有學過表演,我到劇院演的第一個配角就是和蘇民合作的,那時候我們住宿舍,白天一起在排練場排戲,晚上回來在一個宿舍蘇民就給我講戲。有一次我看見他躺在床上,我就問他,‘蘇民你困了?’他說‘我在默戲’,他告訴我看劇本不是看鉛字,腦袋裏要有場景,他把兩大書櫃的書都搬到了宿舍,讓我沒事的時候就看劇本,我第一次演劇院的配角很成功,蘇民背後給了我很大幫助。”

李源稱:“在我的心裏,蘇民就是像我的親人一樣的老師。”

馮遠征

他對新事物永遠是接受態度

馮遠征稱:“其實我並沒有排過蘇民老師的戲,但是在我的心裏,他一直是具有大家風範的人,我能想到形容他的詞就是‘大家’。1986年,我們邀請德國的導演為我們講授格洛托夫斯基的教學方法,當時蘇民老師正好帶我們班,他很關心我們班的學習情況,後來德國導演走了,蘇民老師就用他對這個教學方法的了解繼續給我們上課。我對蘇民老師的理解就是,他對於新事物永遠是接受的態度,這就是北京人藝的特點,雖然很傳統,但也非常開放,北京人藝今天的發展離不開老藝術家們這種開闊的胸襟。而今天在北京人藝,蘇民老師的學生已經支撐了北京人藝的半壁江山,我們也一定要繼續繼承蘇民老師留下的寶貴財富。”

王斑

老師讓沒畢業的我挑大梁

當天,在發言中,王斑一度哽咽,他回憶起蘇民老師給他上課時的情形時表示直到今天依然記憶猶新。王斑稱:“我記得在排話劇《智者千慮、必有一失》這個話劇時,我還沒有畢業,有一天蘇民拍著我的肩膀說,‘小王斑,你要不要試試葛洛莫夫啊?’我當時就愣住了,我當時隻有19歲,我想劇院這麽大的一個戲怎麽會讓我演主角。”讓王斑沒有想到的是,沒過幾天,蘇民就在會上宣布,讓他演出主角,和劇院的另外一個演員每人演出12場,當時蘇民說:“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我看到每次排練的時候,王斑都在下麵努力地練習。”王斑稱:“我感恩能夠成為蘇民老師的學生。”

李雪健

盡孝要體現在作品上

當天,演員李雪健也作為劇院外的人前來參加蘇民的追思會。

李雪健說:“我是蘇民老師在北京人藝外的學生代表,我在空政學員班的時候,我們的兩個任課老師都是蘇民老師的學生,所以得知蘇民老師去世的消息我一定要來,我來這個追思會實際上是來學習的,我用心聽、用眼睛看,學習老爺子怎麽做人、做藝,我也在想我應該怎麽去盡一份孝心,我認為孝心不應該是表現在口頭上,而應該是體現在實際行動上,我會在以後的演戲中,將老爺子做人做藝的傳統都繼承下去,不辜負他的期待。”

濮存昕

父親是家庭的也是大家的

當天,既是蘇民的學生又是兒子的濮存昕在發言中說:“這些天我深刻地感受到了善始善終,我父親走得很安詳,一切都很圓滿,今天下午我就會回到工作崗位上開始排練話劇,人藝排練廳是我父親生前最熟悉的地方,在這個地方一起聊聊我父親,也讓我產生了原動力。這個地方有點兒像課堂,在這裏除了為我父親舉辦過追思會,也為北京人藝的很多老藝術家舉辦過追思會,在追思會上,我們一起學習,將北京人藝的精神發揚下去。我為我的父親感到驕傲,我也深深地感受到父親不僅僅是我們這個家庭的,也是大家的。”

京華時報記者楊楊

(責編:歐興榮、陳苑)

人民日報客戶端下載手機人民網

政協委員熱議文藝繁榮

“‘中國故事’隻有用‘南腔北調’才能講得妙趣橫生。”“設網絡文學獎並不需要‘洪荒之力’。”“改變文藝創作浮躁現象,唯一辦法就是改革創新體製,文藝界也要供給側改革。”【詳細】

廣西花山岩畫、湖北神農架申遺成功

今年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舉行的第40屆世界遺產大會上,中國廣西左江花山岩畫申請文化遺產、湖北神農架申遺自然遺產,分別成功入選。【詳細】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