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海歸,卻是全國最牛博導和最年輕的院士!

來源:搜狐教育 2016-09-06 11:13:00

他26歲時碩士論文太優秀被破格授予博士學位,28歲破格晉升為當時我國最年輕的醫學教授。32歲晉升為博士生導師,33歲擔任全軍免疫與基因治療重點實驗室主任,35歲並申報了中國工程院院士,並於41歲成為當時最年輕的中國工程院院士。他指導的12位博士生入選全國優博,被稱為“全國最牛博士生導師”。

此外,他還是當時我國最年輕的將軍。

更令人驚奇的是,這樣一位頂尖的科學家卻沒有國外的學習經曆,是個純正中國本土培養的頂尖科學家。

他就是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北京協和醫學院校長、第二軍醫大學免疫學研究所所長、浙江大學免疫學研究所所長曹雪濤。曹雪濤院士的人生履曆,在大多數人眼裏充滿了無數的驚歎號,本期我們就來看一看一位本土培養的超級大牛科學家的彪悍人生:

1964年,出生於山東省濟南市;

1981年,17歲,本科就讀於第二軍醫大學海醫係;

1986年,22歲,在第二軍醫大學攻讀碩士研究生;

1990年,26歲,碩士畢業於第二軍醫大學,因碩士論文優秀被直接授予博士學位。隨後開始在第二軍醫大學任教;

1991年,27歲,成為全校最年輕的學科帶頭人;

1992年,28歲,破格由講師直接晉升為教授,是當時國內最年輕的醫學教授;

1996年,32歲,被晉升為博士生導師;

1997年,33歲,擔任全軍免疫與基因治療重點實驗室主任;

1998年,34歲,獲得國家傑出青年基金資助;

2003年,39歲,作為第一完成人獲得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2003),實現了軍隊醫科院校這個獎項零的突破;

2005年,41歲,晉升少將軍銜;

2005年,41歲,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為當時最年輕的院士;

2012年,獲得中國工程院評選的第九屆光華工程科技獎“工程獎”;

2013年,當選為《細胞》新一屆編委;

2015年,被授予2015年《自然》傑出導師獎;

2016年,獲陳嘉庚科學獎生命科學獎。

沒有出過國的“土博士”

1986年,諾貝爾獎金獲得者、美國科學家雷納托·達爾貝提出了震驚世界的“人類基因組計劃”。同年在中國,上海第二軍醫大學的一間小閣樓裏,22歲的本科生曹雪濤沒了白天黑夜。

當時的曹雪濤還沒去想那個讓科學家傾其心智激烈角逐的“人類基因組計劃”。他惟一的念頭是考著名免疫學教授葉天星的碩士研究生。在生命科學中,免疫學舉足輕重,國際一流科學家無不在此出絕活兒,頗具意味的是,曆數諾貝爾獎金獲得者,獲獎最多的領域即是免疫學。本來,曹雪濤是可以免試讀研究生的:他畢業成績優秀,推薦非他莫屬。不料葉老甚至見也沒見他,甩過一句話:我不要免試的,考上來算。30∶1的錄取率,兩個月的複習時間,一旦不取,免試莫談。曹雪濤來了倔強勁兒,考就考,不舍晝夜的兩個月。終於,作為“總分第一名”他走進了葉老的實驗室。

在曹雪濤的碩士畢業論文答辯會上,他的《白細胞介素Ⅱ激活的腫瘤浸潤性淋巴細胞抗腫瘤作用的實驗研究》直讓專家評委拍案稱奇。一致認為論文在四個方麵有獨到的創新見解,已達到博士生的畢業水平,建議他馬上參加博士生入學考試以補修博士生第二外語等課程。

在1990年博士畢業時,曹雪濤和第二軍醫大學的其他11名醫學博士一樣,要選擇到國外留學。但是當年近80歲的導師葉天星到醫院看望正因胃出血住院的曹雪濤,並且挽留這位才華橫溢的學生時,曹雪濤被打動了。後來一篇描寫曹雪濤的文章說,葉天星老先生當時對曹雪濤說:“我一生有兩大遺憾:一是沒能把二醫大免疫學科建成博士點,二是沒把教研室建成全軍重點實驗室。你年輕,有才華,希望你留下來,完成我的夙願。”山東人的豪氣頓時在他胸中激蕩,讓這位年輕人一口答應這位他待之如父的導師,要留在國內,“幹一幹”。

一句承諾,一生鞠躬盡瘁

一台顯微鏡、一台離心機、一個超淨台、7個人。

留在第二軍醫大學免疫教研室的曹雪濤發現,想要完成他對導師許下的承諾,幾乎是癡人說夢。年僅28歲的他被推上了教研室副主任的位置,教研室老主任徐誌工教授說,你盡管抓科研,行政管理我來。長他10歲的師姐田野蘋教授說,我們全力支持你。學校首長付翠和少將一番話滾燙滾燙:有什麽困難就說,咱們科研部、訓練部、校務部……都支持你。

麵對大家的殷殷期盼,曹雪濤心中冒出的唯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他將前進的目標瞄準國際前沿課題——細胞因子治療腫瘤,即腫瘤免疫治療,誓要做出最有影響的論文和成果。此後,基礎部六樓常常亮著徹夜不息的燈光,此後,免疫教研室的成果便一發而不可止。

曹雪濤主持的"高活性腫瘤浸潤淋巴細胞與細胞因子綜合過繼免疫療法治療癌症的研究"榮獲軍隊科技進步二等獎,他的《基因工程新型白細胞介素Ⅱ的大規模純化》通過國家藥審進入二期臨床試驗;隨後又主持完成了近10種人和小鼠細胞因子的基因克隆、表達純化、生物活性的研究,為國內大規模推廣這些細胞因子開展實驗和臨床研究打下基礎。

隨後他們的團隊提出了數條新的腫瘤細胞因子基因治療的途徑並探討了相關機理,提出了新的學術觀點。到1999年,曹雪濤和他的同事們已在《免疫學》、《基因治療》等國內外著名刊物上發表論文200餘篇,通過科技成果轉化引資4000萬元。1996年,免疫學教研室被正式授予博士學位授權點;1997年,免疫學教研室成為全軍免疫和基因治療重點實驗室。

與免疫學“共舞”

免疫學一直是生命科學與醫學領域的前沿熱門學科,有太多的空白點尚未攻破。多年來,圍繞著天然免疫識別機製與腫瘤免疫治療,曹雪濤帶領其研究團隊做出了係統性、創新性的研究工作,推動中國免疫學走向了世界。

2004年,NatureImmunology雜誌發表了由曹雪濤領銜的研究團隊在國際上首次發現的、具有重要免疫調節作用的新型樹突狀細胞亞群的創新成果。這是該雜誌創刊以來第一次刊登由中國科研人員獨立完成的研究成果。

國際著名免疫學家肯·蕭特曼教授對此項成果給予高度評價:“這是一項令這個領域絕大多數研究者驚奇和關注的工作,這一發現給傳統免疫學理論帶來了衝擊和挑戰。”

做一個有原創學術思想的本土科學家,一直是曹雪濤的理想,為此他鍥而不舍,孜孜以求。在他的帶領下,他的研究團隊不斷在免疫學領域“開疆拓土”。

在天然免疫的識別與調控機製的研究上,曹雪濤院士多年來取得了非常多的研究成果。青塔小編根據Scopus數據庫檢索了曹雪濤院士曆年發表的研究成果,結果令人震驚。截止到2016年9月,曹雪濤院士共發表論文430多篇,其中以通訊作者發表SCI論文230多篇,包括在國際一流學術雜誌Cell(1篇)、Science(1篇)、Nature(1篇)、NatureImmunology(18篇)、NatureCommunications(5篇)、Blood(17篇)、CancerResearch(6篇)、JournalofImmunology(38篇)、Immunity(2篇)等發表論文,論文總引用也超過了1.1萬次。

此外還獲國家發明專利16項、國家Ⅱ類新藥證書2個;研究成果4次獲得“中國高校年度十大科技進展”,並曾入選“2011年中國十大科技進展”。沒有行政職務的科學家取得如此多的高水平研究成果已經非常不容易了,對於目前擔任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北京協和醫學院校長的曹雪濤院士來說,就顯的更加難得了。下麵是曹雪濤院士曆年發表SCI論文的相關數據:

圖:曹雪濤院士曆年發表的高水平論文篇數

圖:曹雪濤院士曆年發表的高水平論文引用情況

全國“最牛博士生導師”

從1999年開始,我國每年都會評選100篇左右的全國優秀博士論文,由於種種原因2013年以後不再開展,共持續了15年,在學術界產生非常重要的影響。入選全國博士論文基本上代表了各個學科博士的頂尖水平,而入選全國優博的指導老師基本都是各個學科的兩院院士、長江學者、國家傑青獲得者等大牛科學家或人文社科專家,而且全國學科領域眾多,每年產生的博士論文達幾萬篇,因此全國優博評選的競爭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根據統計,曆年曹雪濤院士共指導12位博士獲得全國優博,從2001年2011年更是連續11年入選全國優博指導教師,遙遙領先其他博士生指導教師,被網友稱為“最牛博士研究生導師”。

“三流導師傳知識,二流導師教方法,一流導師授理念”

近年來,曹雪濤實驗室一直持續產出著高質量的研究成果。曹雪濤說,這主要取決於團隊的合作進取。當然,團隊的力量與帶頭人密切相關,導師的境界決定了團隊的水平。在他看來,導師可分為三種境界:三流導師傳知識,二流導師教方法,一流導師授理念。

“作為導師,要讓學生站在自己的肩膀上,把自己當成瞭望塔甚至發射架,讓學生的眼界更開闊。我不希望自己是一個傳授知識的匠人,而希望是一個啟發學生悟道的明師。有時一句樸素的話,就能讓學生茅塞頓開。”曹雪濤說。他有一個“摘蘋果”理論:在一片蘋果樹林裏,伸手就能夠著的蘋果,肯定被大個子摘光了。小個子要想有收獲,就要站在他人的肩膀上,在別人夠不著的地方摘蘋果,一個優秀的團隊就是這個肩膀。

曹雪濤不喜歡學生叫他“老板”,因為他從不把學生視為高級勞力。他認為,導師如父如兄,實驗室應該有“家”的文化,充滿親情。曹雪濤對學生的總體要求是:興其趣、壯其誌、靜其心、練其能、定其位、鼓其勢、開其悟。秉著因材施教的原則,他製訂了一個“登峰計劃”,分為“夯基、攀登、登峰”三個階段。對於有望登上峰頂的學生,集中力量給予支持。

目前,曹雪濤帶了20多名研究生,很多人已經在世界頂級雜誌發表論文,兩位學生獲得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4位獲得國家優秀青年科學基金。“我把學生們領到一片有待開采的富礦,有的是學科製高點,有的是新的生長點,深淺難易不一樣,人人都有作為。能力大可以深挖,能力小的可以淺挖,隻要潛心鑽研,出成果是早晚的事情,所以大家都能沉得住氣。小失敗是大成功之母,有的學生也許幾年不出成果,但是厚積薄發,一出就是大成果。”

這種沉得住氣,也是中國科學家所需要的。“有些人心猿意馬,沒有在一個領域深潛下去,沒有形成團隊力量,所以難出重大成果”。曹雪濤說。

曹雪濤覺得,中國不缺科學家,但缺科學家精神,缺少有家國情懷的大師級科學家,而大師級科學家的誕生是需要時間的。過去中國科研條件不好,依然誕生了屠呦呦這樣的科學家。隻要科學界有定力、不浮躁,再等10到20年,中國本土將湧現更多大師級科學家。

青塔網全新推出開放共享的大學全景數據平台,更有更多深度、有料、新鮮的大學資訊和深度數據分析,詳情請點擊青塔網查閱,或者百度搜索青塔網訪問。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