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數字貨幣研究報告:法定數字幣勢在必行,或先應用於票據領域 - 今日頭條

央行數字貨幣研究報告:法定數字幣勢在必行,或先應用於票據領域

來源:雷鋒網 2016-09-06 01:42:00

近年來,數字貨幣熱潮興起,與之相關的一些底層技術,如區塊鏈技術以及分布式記賬方法,也顯示出廣闊應用前景。數字貨幣從理論走向現實,其必要性、可行性和安全性正在接受市場檢驗。

近日,最新一期《中國金融》推出了“央行數字貨幣研究與探討”專題,記錄了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團隊對全球數字貨幣發展趨勢、中國央行數字貨幣發行和運行的研究成果。那麽,在這些研究中,專家們的意見又是如何顛覆陳規的呢?麵對新技術的衝擊,傳統金融機構的態度又是怎樣的呢?

數字貨幣是曆史發展的必然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範一飛表示,紙幣的出現是貨幣史上一個巨大跨越。紙幣自身價值與票麵價值相脫離,不僅節約了發行成本,更為重要的是可以大大促進貿易發展。

而進入21世紀後,互聯網技術大行其道,建立在互聯網和數字加密技術基礎之上的數字貨幣水到渠成。數字貨幣不僅與紙幣一樣具有公信力,而且可以進一步降低運行成本。

從現有的一些類數字貨幣看,其背後都運行著去中心化機製,主要通過分布式記賬方法建立信任體係。但這些類數字貨幣依然存在著與曆史上私人貨幣一樣的根本性缺陷:價值不穩,公信力不強,可接受範圍有限,容易產生較大負外部性。因此,由中央銀行推動發行法定數字貨幣勢在必然。

法定數字貨幣運行的關鍵和競爭優勢

範一飛表示,法定數字貨幣的安全運行必須依靠強大的技術支持,主要包括數字貨幣整體架構,以及由協議、數據格式、數字簽名機製、數字錢包等要素共同構建的數字賬本技術。

從當前行業發展情況看,私人部門推出的各種類數字貨幣主要運用區塊鏈技術和加密技術,通過競爭性記賬、公私鑰簽名驗證的方法來保證體係運行的安全性。法定數字貨幣不同於私人部門類數字貨幣:後者去中心化;而前者必須中心化或部分中心化,以保證效率和安全。

這一特點決定了法定數字貨幣必須在借鑒吸收私人部門類數字貨幣技術基礎上進行持續創新和改造。例如,變扁平網絡為層級架構,變公有鏈為聯盟鏈,變競爭性記賬為合作性記賬,並讓一些關鍵節點參與到記賬體係中來。

法定數字貨幣賴以運行的另一大技術支柱是密碼算法。由於私人類數字貨幣的匿名特點,我們經常會看到因私鑰泄露導致貨幣資產被盜卻難以追償的情況發生。法定數字貨幣必須徹底解決這一問題,既要通過密碼學算法保證數字貨幣用戶安全,又要通過技術手段建立可控匿名機製,實現一定條件下的可追溯,以進一步增強法定數字貨幣安全性。

數字貨幣核心技術

要實現數字貨幣“四可三不可”的主要特性,可依托安全技術、交易技術、可信保障技術這三個方麵的11項技術構建數字貨幣的核心技術體係,如圖:

中國數字貨幣原型構想

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籌備組組長姚前指出,央行數字貨幣體係的核心要素為一種幣、兩個庫、三個中心。

具體而言,該體係包括以下幾項主要構成要素:

央行數字貨幣私有雲:用於支撐央行數字貨幣運行的底層基礎設施。

數字貨幣:由央行擔保並簽名發行的代表具體金額的加密數字串。

數字貨幣發行庫:人民銀行在央行數字貨幣私有雲上存放央行數字貨幣發行基金的數據庫。

數字貨幣商業銀行庫:商業銀行存放央行數字貨幣的數據庫,可以在本地也可以在央行數字貨幣私有雲上。

數字貨幣數字錢包:指在流通市場上個人或單位用戶使用央行數字貨幣的客戶端,此錢包可以基於硬件也可以基於軟件。

認證中心:央行對央行數字貨幣機構及用戶身份信息進行集中管理,它是係統安全的基礎組件,也是可控匿名設計的重要環節。

登記中心:記錄央行數字貨幣及對應用戶身份,完成權屬登記;記錄流水,完成央行數字貨幣產生、流通、清點核對及消亡全過程登記。

大數據分析中心:反洗錢、支付行為分析、監管調控指標分析等。

姚前表示,在大數據、雲計算環境下,交易安全已不完全依賴傳統的身份認證體係,通過客戶行為分析來保障交易安全、規避風險,這一方向值得高度關注。加強客戶行為分析,是央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幣的重要考量。“宏觀上,數字貨幣可以做大數據分析,但微觀上不可侵犯合法用戶的隱私。”

關於對區塊鏈技術的期待——“私有雲+高性能數據庫+移動終端”與“私有雲+區塊鏈+移動終端”,有可能是兩個既關聯又有區別的思路,那麽,

如果將區塊鏈技術應用於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發,是否可以對其進行必要的改造?麵對大規模交易的速度和效率問題,區塊鏈技術自身如何實現實質性突破?

央行數字貨幣使用對現行支付體係的影響

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司長謝眾指出,央行數字貨幣的使用將對現行支付體係產生以下影響:

豐富社會公眾的零售支付選擇。數字貨幣作為現行現金的電子化應用,與現行現金並行使用。因此,數字貨幣的推出,增加了社會公眾辦理日常支付業務的便利選擇。

形成較強的零售支付選擇替代性。數字貨幣在功能上與實物現金相同,在效益上可以大幅減少實物現金的發行、運輸、保管、驗點等成本,因此在社會公眾廣泛使用數字貨幣後,預期將會較好地替代實物現金使用。

非現金支付工具推廣應用目標將重新定位。數字貨幣的推出,將會內生性地大幅減少傳統現金使用,在一定程度上緩解非現金支付工具推廣目標任務。非現金支付工具推廣的主旨將重新定位:以加速資金使用、提高資金使用效益為主,以減少現金使用、降低社會成本為輔。

如何監管數字貨幣的運行?

中國人民銀行南昌中心支行王哲、行長王信指出,應密切關注其交易風險,對於純粹在網絡中封閉流通或可由法幣購買卻不能兌換回法幣的各種所謂的“幣”,應保持對其持續監控,防止其脫離虛擬環境流入實體經濟,進而導致金融風險。總之,要充分借鑒具有實用價值的非法定數字貨幣的技術,積極探索央行數字貨幣的各項機製,加速推出央行發行的數字貨幣。

商業銀行發行的數字貨幣

由於數字貨幣所使用的區塊鏈技術具有成本更低、速度更快、安全性更高等優勢,部分國際大型金融機構已經開始嚐試利用區塊鏈技術研發自己的數字貨幣。

瑞士信貸銀行於2015年4月開始數字貨幣的試驗,研發一種與真實貨幣和央行賬戶相關聯的“多用途結算貨幣”,這種虛擬貨幣可用於在運用區塊鏈技術構建起來的金融機構交易平台上進行交易。

花旗銀行於2015年7月表示,其正在運用比特幣的“區塊鏈分布賬戶技術”研發自己的數字貨幣——“花旗幣”(Citicoin)。目前,花旗銀行正與相關國家政府就數字貨幣相關議題進行溝通,包括在全球範圍內建立區塊鏈分布賬戶網絡的可能性和創造一種由多個國家予以支持的數字貨幣的可能性。

中國人民銀行國際司趙嶽指出,

需要注意的是,金融機構研發數字貨幣的主要目的是為機構金融平台的交易和結算提供支持,並非挑戰央行發行法定貨幣的地位。事實上,花旗銀行也公開建議英格蘭銀行利用數字貨幣的技術優勢,發行法定數字貨幣。

世界主要央行對數字貨幣的態度

以德國為代表的歐元區國家對中央銀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幣的態度並不積極。他們認為,通過中央銀行來壟斷數字貨幣的發行,一定程度能保證貨幣安全,但極有可能阻礙數字貨幣發展。德國央行主張讓市場主體(如用戶和商戶)來決定哪一種支付方式更便捷,讓競爭機製發揮作用,並不直接幹預市場。

美聯儲十分關注以比特幣等為典型代表的數字貨幣對銀行業務、經濟活動和金融穩定的影響。目前,美聯儲內部對數字貨幣的監管模式仍有不同聲音。而不支持者的擔憂多集中在法律和監管問題。

英格蘭銀行主管貨幣政策的副行長布羅德本特表示,數字貨幣的主要創新之處在於分布式賬本技術。目前,英格蘭銀行已經開始研究如何有效利用數字貨幣技術,並開始討論由中央銀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幣的可行性。

未來趨勢:法定數字幣或首先應用於票據領域

中鈔信用卡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報告指出,SDDS的概念驗證原型采用區塊鏈技術,通過SDDS的研發發現,雖然區塊鏈技術存在一些有待解決的問題,但它在應用於數字票據和其他金融服務領域時仍具有明顯的優勢,它不但可以提高係統服務的可用性和可靠性,還可以提供更加靈活的交易方式和更加多元的監管模式,特別是在票據交易、事務處理程序、資金管理、銀行賬簿管理、金融資產清算等領域的應用前景十分廣闊。

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項目組總結表示,可以預見的是,未來在中心化和去中心化這兩個極點之間,將會存在一個新的領域,各種區塊鏈係統擁有不同的非中心化程度,以滿足不同場景的特定需求。我們應循序漸進地推進法定數字貨幣走向社會。

中國人口多、體量大,像換一版人民幣,小的國家幾個月可以完成,中國則需要約十年,因此,法定數字貨幣的推出也應該本著循序漸進的原則穩步推進,可以選擇一兩個封閉的應用場景(如票據市場等),先行開展推廣,觀察其使用效果,逐步積累經驗,隨時改進和完善,待成熟後再推向全國。

另外,我們要認識到,法定數字貨幣和現金在相當長時間內都會是並行、逐步替代的關係。後期現金的交易成本會慢慢升高,比如將來去銀行取現或提現也許就要收費了。有了激勵機製,大家自然會更多地使用法定數字貨幣。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