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財政政策助結構性改革

來源:環球網 2016-09-05 09:26:00

9月4日,備受全球矚目的二十國集團(G20)杭州峰會正式開幕。《經濟參考報》記者在杭州G20新聞中心和二十國集團工商界活動(B20)會場采訪多位國際國內與會嘉賓發現,與中國為全球經濟治理貢獻的“中國方案”同樣受到關注的,還有最大發展中經濟體——中國自身的改革開放。G20,同樣也成為國際社會觀察和建言中國發展的重要窗口。

多位財經高官透露出我國下一步財經領域的重要政策信號:我國穩健的貨幣政策將注意保持合理充裕的流動性,發揮信貸政策的作用,為結構性改革創造適度良好的貨幣金融環境;積極的財政政策將著力為“三去一降一補”創造一定空間,緩解改革“陣痛”。與此同時,包括10月1日起外商投資企業設立全部改為備案製等開放性新舉措也將助推我國對外開放進入更高階段。

推進貨幣財政政策助力結構性改革

在G20杭州峰會開幕前,包括央行副行長易綱在內的多位中國財經高官在新聞中心召開了中外記者會,透露出我國下一步財經領域的重要政策信號。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貨幣政策成為市場高度關注的焦點。易綱在G20記者會上回答《經濟參考報》記者提問時指出,我們的貨幣政策是穩健的貨幣政策:要保持流動性的合理充裕;要發揮信貸政策的作用,特別是要加強信貸政策支持中小企業、農業、扶貧攻堅的力度;要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創造一個適度的、良好的貨幣金融環境。

易綱指出,從短期來看,解決全球有效需求不足的問題,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非常重要。從中期和長期來看,要保持經濟的可持續增長,就必須進行結構性改革。

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在G20記者會上表示,在適度提高總需求的同時,著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高供給的質量和效益,是中國推進經濟改革的重要任務。“中國是全球主要經濟體中率先采取行動去產能的,國際社會對此有客觀評價。如在鋼鐵、煤炭等行業,中國既有明確的指導目標也有堅實的政策支持,建立了1000億元的結構調整基金支持安排職工分流。”他還透露,中國還支持企業根據市場原則推進兼並重組,並在全國範圍內逐步設立清算與破產審判庭,堅持依照市場原則和依法推進去產能。

近日,財政部部長樓繼偉也在財政部與經合組織(OECD)聯合舉辦的“應對經濟挑戰新方法”高級別國際研討會上談到我國結構性改革方案。

他指出,中國結構性改革的思路是區分輕重緩急,加快推進短期內就能見效的改革項目,如繼續簡政放權,放鬆行政管製,推進政務公開,提高行政效率等,緩解經濟下行壓力;同時,積極有序推進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勞動力市場等中長期改革。

他還表示,當前,中國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階段性適當提高赤字率,是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穩定的宏觀經濟環境,特別是為“三去一降一補”創造一定空間,緩解改革“陣痛”。同時,要繼續深化財稅體製改革,改革完善財政自身的結構性問題,加快建立現代財政製度,真正發揮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作用。

重磅多項開放新舉措密集推出

我國的開放舉措也成為與會嘉賓尤其是工商界嘉賓最為關注的內容之一。值得關注的是,就在B20召開之時,9月3日,全國人大表決通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企業法》等4部法律的決定。同一天,商務部公布了《外商投資企業設立及變更備案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該暫行辦法擬於2016年10月1日起施行。

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在G20記者會上表示,對涉及外商投資的四部法律的修改的核心內容是把外資企業設立審批改為備案,今後在負麵清單之外的行業內進行投資不需要審批,備案即可。這是基於中國在四個自貿試驗區裏麵的成功實踐。此外是引入負麵清單,現在隻是在自貿試驗區內實行,未來外資企業到中國來,負麵清單之外的領域都將自由準入,讓企業充分發揮市場主體的作用,對於改善外商投資環境也具有重要意義。

自2013年10月起,我國先後在上海、廣東、天津、福建4個自貿試驗區試點實施外商投資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麵清單管理模式,將不涉及國家規定實施準入特別管理措施的外商投資企業設立及變更由審批改為備案管理。

商務部人士對記者指出,此次修訂四部法律相關內容,貫徹了對接國際通行規則,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製、進一步擴大開放的要求,在全國範圍內實施外商投資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麵清單管理模式,將改變自改革開放以來運行了30多年的外商投資“逐案審批”管理模式,是我國外商投資管理體製的重大變革,將為外國投資者在華投資創造更加公平、穩定、透明的法律環境,進一步提升投資便利化水平。

而就在幾天前,黨中央、國務院決定,在遼寧省、浙江省、河南省、湖北省、重慶市、四川省、陝西省新設立7個自貿試驗區。這代表著自貿試驗區建設進入了試點探索的新航程。新設的7個自貿試驗區,將進一步對接高標準國際經貿規則,在更廣領域、更大範圍形成各具特色、各有側重的試點格局,推動全麵深化改革擴大開放。

大勢結構性改革已成全球共識

事實上,多位與會嘉賓和專家均對記者指出,結構性改革已經逐漸成為國際共識。本次G20杭州峰會強調創新增長方式,特別是通過深化結構性改革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和潛在增長率,為全球經濟的中長期增長提供持久動能。這也與我國正在進行的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提高供給體係質量和效率的改革相一致。

本次G20杭州峰會有望在推進結構性改革方麵取得裏程碑式的成果,此前召開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首次就G20結構性改革議程進行“頂層設計”。確定了結構性改革的9大優先領域和48條指導原則,並製定了衡量結構性改革進展的指標體係。

樓繼偉表示,近年來G20對結構性改革的重視程度不斷加大,並作出許多政策承諾,但總體上改革進展和成效落後於預期。他表示,實現經濟強勁可持續平衡增長的根本途徑是推進結構性改革、加強創新能力和促進社會公平。

浙江大學教授賁聖林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當前,國際金融危機遺留問題仍未解決,全球貿易持續低迷,世界經濟整體增速放緩,複蘇乏力。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世界經濟的“穩定器”,中國首先應該處理好國內的事務,切實解決中國社會存在的結構性問題,改善許多領域“大而不強、大而不優”的局麵,尤其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積極發展新經濟。中國的穩定發展會對全球提供積極的“正麵溢出效應”。

TCL集團董事長、CEO李東生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目前我國經濟麵臨的主要挑戰,是整個經濟結構調整的力度還需要加大。經過多年加快改革,也已經看到了很多成效,比如第三產業增長很快,增速達到50%以上,但同時深層次的改革還未有效推進。“未來中國經濟要重新恢複較強的增長,首先就是要堅持全麵深化改革,一定要將釋放改革紅利的工作落到實處。現在改革已經到了深水區,改革隻有靠攻堅克難的精神才能取得成效。”

聯合國貿發會議經濟事務官員梁國勇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在各類政策工具中,除貨幣政策和財政(投資)政策之外,創新政策、科技政策、產業政策、中小企業發展政策等在尋求增長新動力方麵的作用尤其值得關注。有力的結構性改革體現了製度創新對技術進步和經濟轉型升級的促進作用,是推動經濟強勁、持續增長的重要抓手。這方麵,中國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重要的範例,其影響將是全局性和全球性的。(孫韶華李唐寧屈淩燕)

責編:高蓉傑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