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或將慎用降準降息工具 貨幣與財政政策需要聯手

來源:經濟參考報 2016-09-01 08:45:00

8月多項經濟數據即將公布。多家機構預測,8月份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漲幅或比上月略有下降。有分析認為,持續的低通脹環境或為貨幣政策寬鬆打開一定空間。

不過,更多業內人士認為,近期央行重啟14天逆回購,意味著重心仍在維持資金麵平穩格局,並避免釋放過多寬鬆信號,貨幣政策實質仍將保持穩健。與此同時,在通縮壓力以及經濟持續下行的背景下,單靠貨幣政策很難實現經濟複蘇,財政政策在這時起到的作用更大。

分歧低通脹是否打開寬鬆空間

商務部公布的周頻農產品價格指數顯示,8月前三周,蔬菜、蛋類價格有所上漲,水產品、禽類價格指數小幅下降。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主要農副產品數據,經過初步測算,8月中、上旬主要食品價格環比上漲、持平、下降的種類分別占比43%、20%、37%,整體呈環比上漲趨勢。豬肉價格環比下降明顯,主要豬肉價格降幅在-0.8%到-0.6%之間。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綜合參考商務部和國家統計局已公布數據進行測算,預計8月食品價格環比漲幅在0.1%到0.6%;由於去年8月食品價格環比漲幅高達1.6%,使得今年同期食品價格同比漲幅下降至1.8%到2.1%左右,漲幅比上個月明顯收窄。綜合判斷,2016年8月CPI同比漲幅可能在1.5%至1.9%之間,取中值為1.7%,比上個月略微下降。

國金證券、平安證券等機構研報也均指出,8月CPI預計延續溫和回落的勢頭,同比漲幅約在1.7%左右,後續物價大概率仍將維持低位,三季度將是全年低點。

有專家分析指出,雖然目前宏觀政策的主調是調控的著力點逐步從貨幣政策轉向財政政策,但如果沒有一定適度流動性寬鬆有力的貨幣條件,積極的財政政策是難以實施的,所以貨幣政策仍有非常大的空間。存準率盡管經過了去年五次以上的下調,但仍然維持在比較高的一個水平,即16%到17%。目前大部分經濟領域仍然麵臨下行壓力和通縮無憂,這些都為政策的進一步寬鬆創造了有利的條件。

而此前公布的7月信貸數據也一定程度上強化了市場對降準的預期。央行此前公布的數據顯示,7月人民幣貸款新增4636億元,不僅同比少增1.01萬億元,而且環比6月1.38萬億元的增量也大幅下降。雖然7月貸款萎縮符合季節規律,央行官方也稱“屬正常波動”,不過金融數據的下滑仍然使不少人士預期,貨幣政策有可能會根據經濟形勢和市場的變化來相機而動,這其中不排除降準工具的使用。

風向避免釋放過強寬鬆信號

雖然低通脹為貨幣寬鬆打開了一定空間,不過,目前市場的主流觀點認為,央行對降準工具的使用仍然會比較謹慎。

央行日前重啟14天逆回購引發市場高度關注。實際上,央行上次進行14天期逆回購還要追溯至今年2月初。從曆史上看,14天期逆回購操作主要是為了滿足金融機構對跨節資金的臨時性需求,通常在春節及“十一”長假前開展。國泰君安首席債券分析師徐寒飛指出,重啟14天期逆回購是為了更好地平穩機構流動性預期以及增加公開市場操作的靈活性,意在穩定流動性預期和避免釋放過於明顯的寬鬆信號。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日前表示,央行充分利用公開市場操作保證市場流動性充裕。14天逆回購讓市場多了一個選擇,推出14天逆回購有利於整個市場發展和流動性的充足。

華夏銀行發展研究部戰略室負責人楊馳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重啟14天逆回購意味著央行更傾向於通過SLF、MLF以及逆回購這樣的公開市場操作的方式來調節市場流動性,降息降準的可能性在下降。另外,重啟14天逆回購也有穩定市場利率的考慮,今年以來市場利率下行的趨勢比較明顯,但利率下行太快有可能加大資本外流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8月26日,在全球央行傑克遜霍爾年會上,美聯儲主席耶倫表示,最近幾個月以來,再次加息的理由已經增強,市場人士分析稱,這意味著美聯儲今年年內加息將成為大概率事件。而美聯儲一旦再次加息,將對人民幣匯率和中國的資本流動產生巨大壓力,從而也會對國內的貨幣政策產生影響。

招商證券研報就指出,央行貨幣政策的取向並不取決於當前通脹的走勢更取決於預期的變化。此外,央行在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專門分析為何慎用降準工具。匯率和資產價格仍是央行采用其他貨幣工具,延後降準時點的主要顧慮。

應對貨幣與財政政策需要聯手

中國建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黃誌淩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已有的理論和實踐表明,通貨膨脹是一種貨幣現象,通常都是由於貨幣供給過多,使湧向商品的貨幣大量增加,造成價格持續上漲,因此治理通貨膨脹通常是采取緊縮的貨幣政策。而通貨緊縮是指物價持續下跌的一種經濟現象,表現為經濟增速持續下行以至於經濟衰退。因此,單靠貨幣政策難以解決通貨緊縮問題。

楊馳也表示,貨幣政策的效用正在逐步遞減,降息降準等貨幣政策工具刺激經濟的效果不明顯。一位股份製商業銀行人士對記者坦言,在經濟下行期,實體企業經營風險上升,銀行出於自身利益考慮降低風險偏好“惜貸”實則是一種理性的選擇。在這種情況下,向金融體係“大水漫灌”般的注入流動性實際上是無效的。這種貨幣傳導機製的不暢通實際上也是經濟恢複乏力的表現之一。從7月份的貸款結構可看出,新增貸款4638億元中的4575億元都是新增住戶部門貸款,與之相對的是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減少26億元。住房按揭貸款幾乎成為7月新增人民幣貸款的唯一主力。新增貸款中企業貸款占比的極度萎縮,從一個側麵印證了在資產荒的背景下,貨幣政策具有局限性。

分析人士也指出,如果宏觀調控繼續過多依靠貨幣政策,一方麵不一定能提振實體經濟,另一方麵金融風險將更加集聚,流動性將更多地流到股市、債市和房地產市場,這其實會增加風險。

黃誌淩表示,國際經驗表明,在通貨膨脹時期貨幣政策可以起到很好的“降溫”作用,實施緊縮貨幣政策可以有效降低通貨膨脹率;但在通貨緊縮甚至經濟持續下行的條件下,單靠貨幣政策很難實現經濟增長複蘇,財政政策在應對經濟下行和通貨緊縮的特殊階段起到的作用更大。近年來,我國政府審時度勢,在實施穩健貨幣政策基礎上,采取了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實踐也充分證明,在艱難的經濟恢複時期,穩健的貨幣政策輔之以積極的財政政策,能夠引導企業投資和居民消費,是擺脫經濟持續下行、避免通貨緊縮結局的重要政策選擇。

華泰證券報告稱,對於降稅,我國財政政策仍有可操作性空間,政府部門杠杆率整體低於發達國家水平,財政赤字率還有提高空間。供給側改革的客觀要求也是降稅降費,降低企業的稅收負擔可以提高企業投資的邊際利潤率,從而提高企業投資的積極性。(張莫林遠)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