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表演藝術家蘇民去世:最好的"作品"是濮存昕

來源:光明網文化 2016-08-30 09:48:00

【文藝星青年按】8月28日淩晨,北京人藝原副院長,著名導演、演員蘇民(原名濮思洵)因病醫治無效辭世,享年90歲。蘇民為知名表演藝術家濮存昕的父親,父子倆在人藝的合作可謂舞台佳話。在蘇民複排的話劇《蔡文姬》、原創的曆史大戲《李白》中,都有兒子濮存昕的身影。最值得一提的是,《雷雨》中的周萍一角也是由父子兩代人接棒出演。

談到父親的辭世,濮存昕說:“我母親一直很平靜,隻是送父親到電梯口時難忍心酸。父親走得很安詳,就像是累了一輩子該睡了,如同命運的安排。”

蘇民是好演員,也是好老師。蘇民一生桃李滿天下,宋丹丹、梁冠華、馮遠征、鄭天瑋、王姬、徐帆、陳小藝、江珊、何冰、胡軍、王斑、李洪濤、馬星躍……這些活躍在舞台、銀幕、銀屏上的當紅明星都曾是他的學生。

父業子傳戲劇舞台傳佳話

蘇民原名濮思洵,江蘇省南京市溧水區柘塘鎮地溪村人,自幼隨父遷居北京,後改名為蘇民。1952年北京人藝成立,蘇民成為劇院第一代演員。

在北京人藝舞台上,蘇民扮演過《雷雨》中的周萍、《蔡文姬》中的周進,《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中的格洛莫夫、《膽劍篇》中的範蠡等角色,導演過《在街道上》《紅色火車頭》《李白》等話劇,1999年擔任《蔡文姬》的複排導演。1996年,70歲的蘇民在影片《鴉片戰爭》中出演道光皇帝。

現任中國戲劇家協會主席、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副院長的濮存昕正是這位舞台大師之子。實際上,這對父子檔在人藝舞台可謂佳話頻傳。從表演上來說,《雷雨》中的周萍一角稱得上是薪火相傳,父子兩人接棒上演同一角色在話劇舞台絕無僅有。

而作為導演的蘇民則開創了父導子演的行業佳話。《蔡文姬》是人藝的看家戲之一,1959年由焦菊隱導演的《蔡文姬》首演。2000年,蘇民複排經典《蔡文姬》,濮存昕出演董祀,蔡文姬由徐帆飾演,曹操則由“貧嘴張大民”梁冠華扮演。

之後,蘇民導演《天之驕子》,濮存昕出演曹植。最精彩的莫過於父子倆還合作了一把原創大戲——《李白》。談到濮存昕飾演的李白,蘇民更是直言,李白是濮存昕的一個裏程碑。

《藝術人生》主持人朱軍在節目中問蘇民教出這麽一個有出息的兒子是否回自豪時,蘇民曾樂嗬嗬地開起玩笑:“我幹嘛‘豪’呀?我衝誰‘嚎’去呀?”蘇民這樣看待自己對兒子的教養,“你把他培養好了,你應該的!你沒有培養好他,你要好好總結,為什麽”。

淡泊名利言傳身教“認真”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蘇民曾多次坦言自己對物質性的東西看得很淡。“你看看我家的擺設,都是實用品。我們平時很少逛商店,想買什麽東西,買完了就回來。物質生活,永遠是沒有窮盡的呀,想要的東西,叫欲壑難填啊”。老爺子這一淡泊名利的態度也言傳身教給了濮存昕。蘇民稱,他從沒有和兒子討論過名利的問題,因為家風是潛移默化的,父母的一言一行,濮存昕打小就看在眼裏。

除了為人處世,在藝術的造詣上,蘇民對兒子的影響也不小。蘇民稱,濮存昕的文化知識有許多就是在家庭生活裏熏染的。“雖然我沒像我的父親教我那樣敦促他讀古文,但家裏那麽多書,他鑽進去,就養成了愛讀書的習慣。他聽我背台詞、他看我演戲。我晚上來不及吃飯到劇院演戲,他給我送飯,就站在邊幕外看台上的戲。對此,他覺得神奇得不得了”。

平時很多圈內的朋友登門造訪,大家一起談話、說戲、討論劇本,也給了濮存昕不小的影響。“我的朋友都是演員、導演、讀書人。這些影響是說不出來的。過去叫做‘口傳心授’,你嘴裏說出來的,你心裏想的,這些對孩子都有感染呀”,蘇民表示。

老爺子這一世最看重的是“認真”二字。蘇民曾解釋,何謂“認真”,又如何做到“認真”:“講認真,不外乎兩個問題,一個要從思想認識上,提高自己。還有一個,各種技巧的鍛煉,絕對一絲不苟。技巧的鍛煉,常常被人看成是細枝末節,你既然是幹這個的,你就要把這一行學精通了。”

人藝藝術家藍天野與蘇民相識已有74年。回憶起前不久探望蘇民的情景,藍天野又心疼又生氣:“他太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了。我真的很生氣,他生病的時候還不斷跟醫生請假,說他排的戲還有些地方不放心、他帶的那一班學生的教學還有問題需要去解決。有一次,我一推開病房的門,真是愣住了,他居然搬一個小椅子放床上,還在那兒寫東西。”

一輩子從事戲劇藝術,對於“藝術家”這一至高無上的頭銜,老人家也有自己的看法。首先,要有悟性,不能光靠別人教;其次,思想境界還得高;最重要一點,演戲要有戲德,說話要有口德。

桃李滿天下眾弟子憶師恩

蘇民辭世的消息傳出後,平時忙於演出拍戲的弟子們紛紛放下手頭的工作,第一時間發文吊唁老先生,並追憶當年的交往片段——

宋丹丹(演員):敬愛的蘇民老師:感恩我最初走上藝術道路踏入藝術殿堂能夠遇見您這樣的老師!感謝您教我演戲育我做人,您的教導我會一直銘記在心。

梁冠華(演員):蘇老師在課堂上對學生的業務要求特別嚴格,他不光是班主任,還教我們表演課、台詞課,連詩詞鑒賞他也精通。除了上課,他自己在劇院的《蔡文姬》等演出都拉著學生去演群眾,讓我們台上台下都能學習。

王斑(演員):蘇民老師是我的引路人。我很幸運能被老師選中,進入中戲學習。“要做一名有修養的演員,要多看書,多學習”“要做學者型的藝術家”,先生的這些話直到今天我還一直銘記並一直影響著我。於是看戲要做筆記,看電影也要寫心得,都是老人家幫我們養成的習慣……《智者千慮必有一失》這部戲,讓我還沒有畢業就在人藝的舞台上有機會嶄露頭角,飾演了該戲的男主角葛路莫夫。原本我是扮演其他的角色,一天中午,午休後的蘇民老師興致很高地問我:小王斑,要不要試試葛路莫夫?當時我就暈了,這可是在人藝,怎麽可能讓我一個沒畢業的學生去演!我膽怯地低下頭。他繼續微笑著看著我。我感覺那是父親般的眼神……蘇民老師對每一個學生都是發自心裏的無私的培養和關愛!

於明加(演員):驚聞蘇民老師去世的消息,我哭了。回想當年去老爺子家談《蔡文姬》的角色創作,蘇老師對我的教導如同昨日,腹有詩書氣自華!為此我一直遵循老爺子的教導在努力!每一輪《蔡文姬》的演出蘇老師都會來看,會給我們很大的鼓勵,時至今日記憶猶新!

薑鴿(演員):第一次見蘇民老爺子是一零年在人藝排《蔡文姬》那會兒,合成完您還給我們上了一節台詞課。您是那麽的和藹可親。印象最深的就是您說“就算離開校園台詞的基本功也不能放下。”最簡單的話也是最有用的。敬愛的蘇民老師您一路走好!

唐燁(導演):和恩師合作至今已有十五年,他博學、嚴謹,對晚輩嗬護有加,他的戲像他的人一樣有才情、有詩意,有情懷、有愛!蘇老師,您對我的教誨我永世難忘,願您在天堂裏繼續您的詩情畫意。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