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一美術學校上百學生遭老師鋼棍毆打 警方介入

來源:搜狐文化 2016-08-29 11:30:00

被打女生貝貝身上可見一條條鮮紅的血痕。文內圖均來自西安晚報

西安晚報8月29日消息,8月27日下午3時58分,趙女士接到女兒打來的電話,心裏很著急。隨後女兒通過微信發來3張照片,更是讓趙女士心如刀割。原來她的女兒貝貝(化名)被老師拿鋼棍打傷了,屁股上留下一條條鮮紅的血痕,周圍皮膚青一塊紫一塊。據說,和貝貝一起學美術的130多名學生也都被打了。

涉事學校校門。

女兒曾向父母表示怕老師

“媽,我們被打了。”8月27日下午,家住西安友誼西路的趙女士忽然接到女兒打來的電話,電話號碼顯示的是張老師,是貝貝所在培訓學校的生活老師。電話那頭,聽到女兒說自己被打了,趙女士著急起來。貝貝在電話裏說,因為大家沒回答上來老師提出的問題,130餘名同學幾乎都被老師打了,而用來打人的居然是鋼棍。

掛了電話,趙女士收到女兒發來的照片。照片是貝貝自己拍的,她看到女兒一側屁股上留下了鮮紅的血痕,青紫的皮膚上一道道明顯的打痕。趙女士趕緊給愛人打電話。“你趕快給單位請個假,女兒出事了!”趙女士情緒有些失控。8月27日下午5時許,記者見到了趙女士和她的愛人李先生。一見麵,她拿出手機,含著眼淚把女兒發來的照片打開給記者看。

“我們都50多歲的人,老公有高血壓,到現在也沒給他看這幾張照片,怕他受不了。”趙女士整理了一下情緒說,貝貝今年18歲,開學就升入高三。女兒愛畫畫,之前在這個培訓班畫過幾次,今年5月份,交了6萬元,把貝貝送到這裏學美術,全封閉式管理,一直集訓到12月底,等著參加藝術考試。趙女士說,女兒一個星期可以回家一次。7月份,貝貝回來說,教她畫畫的老師打學生,很害怕。作為父母,他們還鼓勵女兒好好學,吃點苦有啥,要有點承受力。他們覺得,老師不會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學生不聽話,教育一下,也能理解。然而,不到一個月時間,趙女士和李先生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真的發生了。“後悔,太後悔了。真是沒想到……”

派出所內,貝貝由於受傷坐不了,隻能站著接受民警詢問。

學生說挨打後不敢吭聲

“這所培訓學校是封閉式管理,學生的手機都交上去了,我女兒拿生活老師的電話告訴了我們這件事。”趙女士說,女兒到這裏學畫畫後,壓力特別大,原來臉上很白淨,現在卻長了滿臉痘。

貝貝所在的學校名叫西安青卓美術文化學校,位於長安南路長延堡工業園。8月27日下午6時,學校大學關著,門口有保安值勤。趙女士和李先生經商量,決定報警,隨後,長延堡派出所民警也趕到青卓美術文化學校。

在民警的帶領下,記者和貝貝的父母進入該培訓學校。看到民警和警車,不少學生圍過來,有學生小聲說:“我們也被打了。”記者在人群裏隨便問了兩位學生,學生小劉說,她也被老師打了,不光她,很多人都挨了打。問及為什麽不把這個情況告知父母,小劉說不敢,因為很害怕老師。

“畢竟父母掏了錢,我們還要在這裏學畫畫。如果跟老師關係處不好,那就更麻煩了。”和小劉站在一起的小張說,來這裏學習的,還有很多學生來自農村,外地的學生也比較多。老師體罰時,大家不敢怒,也不敢言,更不敢告訴父母,怕得罪老師。

隨後,民警將涉嫌打人的梁老師、負責管理學生生活的張老師以及貝貝和貝貝的父母帶回派出所。

上課答不上問題便被打

在該校二樓的一間辦公室裏,趙女士見到了女兒貝貝。一見麵,她拽著女兒的手,抱住女兒,哭起來。“媽,你這是幹啥啊,別哭了。”貝貝說,8月27日早上9時許,上素描課的時候,老師提了幾個問題,要是回答對,不用挨打;要是回答不上來,主動站起來的隻打兩下;站起來回答不上來或者回答錯,打5下。貝貝回答不上來,主動站起來,被老師打了兩下。

“隻有不超過10個人沒挨打,整個團有130多名學生都被打了。”貝貝說,她所在的團叫藝美團,分為精品班、衝刺班和弟子班,其中弟子班又分3個班,她在弟子2班。因為回答不上來老師的問題,整個團的學生站在學生樓前,排著隊被打。

“這是我第二次被打,第一次挨打的時候,我沒敢告訴媽媽。”貝貝說,打學生的老師姓梁,他也是這個培訓學校的負責人之一。打的過程中,他還說自己打不動了,叫助教殷老師過來接著打。“我就是被助教老師打的,打人的鋼棍約1米長,有一元硬幣那麽粗,應該是畫板的支架。”貝貝說,支架被打飛了,老師又換大燈的支架繼續打。有的女孩因為穿著裙子,衣服比較薄,疼得幾乎要跪地,旁邊的同學看到也嚇得哆嗦。

“我的情況還算好的,還有的女孩子被打了5下。”貝貝說。說話間,貝貝的眼眶一直是紅的。

隨後,民警將涉嫌打人的梁老師、負責管理學生生活的張老師以及貝貝和貝貝的父母帶回派出所,進行詳細問話和調查。目前,警方還在進一步調查此事。

學生反映體罰的怪招還不少

采訪中,貝貝坦言,在短短的三個月學習中,她見過不少學生被老師體罰。

貝貝說,一位男同學因為剛打完籃球比賽,比較累。上課的時候,可能沒精神,注意力不集中,老師便對他進行“教育”:小小的木頭板凳,四腳朝天放,讓這位男同學坐在四條板凳腿兒上,並且還必須踮起腳尖,保持這樣的姿勢上課。

“今天早上,還有位學生被罰做了200個俯臥撐。”貝貝說,跑圈、俯臥撐、深蹲、蛙跳……這樣的體罰還算能接受,最害怕老師打人。還有的學生淩晨1點多不能睡覺,被老師要求在走廊上畫畫。“我記得有一次,老師把三個拖把棍捆在一起打學生,那麽粗的棍都打斷了。”貝貝說,被打的學生都不敢吭聲,覺得自己沒有做好,被老師打了,也隻好認了。

當晚10時許,趙女士和李先生帶著貝貝來到省人民醫院,對女兒的傷勢進行檢查。“我現在不能坐,很疼,坐車隻能跪著或者趴著。”貝貝說,這是她入這所培訓學校以來,第一次學生集體被打。貝貝的父親李先生說,孩子心裏受到打擊,壓力也大,睡覺的時候一直喊叫,令他們感到很揪心。

“有的學生比較皮,不好好學的情況下,老師適當的‘教育’可以理解。但是,女孩子也要挨打,那麽粗的鋼棍打下去,怎麽下得了手?更何況,在這裏學美術的,女孩子還更多一些。孩子都有自尊心,這樣的教育方法,實在讓人感到氣憤。”李先生說。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