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藝老藝術家蘇民去世 與濮存昕父子檔成佳話[圖]

來源:人民網文化 2016-08-29 07:26:00

蘇民生於1926年,原名濮思洵,江蘇省南京市溧水區柘塘鎮地溪村人,自幼隨父遷居北京,從上世紀40年代便致力於話劇事業。

蘇民與藍天野都是人藝首批演員,曾在人藝舞台上先後扮演過《雷雨》中的周萍,《蔡文姬》中的周進,《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中的格洛莫夫,《膽劍篇》中的範蠡等角色。其與濮存昕的父子檔在人藝可謂佳話,除父導子隨的複排版《蔡文姬》外,兩人攜手的原創曆史大戲《李白》更成為話劇舞台文人戲的經典之作,劇中蘇民不僅擔綱導演,更親自吟誦了李白的多首千古名篇。此外,兩人的角色也多有傳承,《雷雨》中的周萍便是一例,父子兩人接棒上演。

蘇民、濮存昕父子。
2007年,蘇民(左)和藍天野一同做客《藝術人生》。
蘇民曾飾演《雷雨》中的周萍。

28日淩晨,北京人藝著名演員、導演、濮存昕的父親蘇民辭世,享年89歲。著名表演藝術家藍天野與蘇民是長達74年的老友,他在接受京華時報采訪時表示,“雖早有精神準備,但也難掩哀傷”。在藍天野看來,蘇民是一位優秀的演員、導演、戲劇教育家,“他為中國戲劇的傳承和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安然離世

患病多年病榻前還在寫東西

昨天下午,藍天野接到濮存昕打來的電話,“聽到他說其父去世了,我還是覺得很突然”。談及老友西去,88歲高齡的藍天野幾度哽咽,“雖早有精神準備,但也難掩哀傷,聊可告慰的是,他在睡夢中安詳而去,是天意安排他解脫”。

藍天野告訴京華時報記者,蘇民患病很多年了,“他每一次住院,我是不願意去看他的,因為我不希望看到他生病時的那種狀態”。今年這一次住院,蘇民的狀況不是太好,“兩個月前,我去醫院看了他,我們見麵都很高興”。但是,藍天野看到蘇民戴著吸氧機、插著管子,“我心情真的不是太好”。

在藍天野眼裏,蘇民就是一個工作狂,“他太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了”。因為這事,藍天野還跟蘇民急過,“我真的很生氣,他生病的時候還不斷跟醫生請假,說他排的戲還有些地方不放心、他帶的那一班學生的教學還有問題需要去解決”。藍天野跟他說過多次,“身體不好要多注意休息”。蘇民顯然沒有聽進去,有一次,藍天野去醫院看他,“我一推開病房的門,真是愣住了,他居然搬一個小椅子放床上,還在那兒寫東西”。

□學生回憶

唐燁(人藝導演)對晚輩的嗬護讓我永生難忘

唐燁是人藝的女導演,也是蘇民的學生,“聽到恩師離世的消息,我特別難過”。

唐燁告訴京華時報記者,她與蘇民的合作始於2001年,“當時蘇民老師排《蔡文姬》,院領導找到我,說老師歲數大了,讓我角色之外再兼職當副導演”。這次之後,“2007年複排《李白》以及2011年複排《蔡文姬》,基本上蘇老師都會讓我做他的副導演,我特高興”。

在唐燁心裏,恩師是個特別嚴謹的人。“長期以來,他都是我們劇院藝委會的成員,每次有新戲的劇本,他都會仔細看,看後會特別認真地提意見。如果蘇老師覺得某部戲還不夠上演的水平,他都會直接指出來”。有一次,蘇民頭晚看完一部新戲,“第二天早上還不到上班的點,他就給我們院裏打電話,說‘能不能把這個戲的劇本送家裏來,因為昨天晚上我沒大看懂啊,想看一下是劇本的問題,還是導演解讀的問題,或者演員理解不到位’”。

盡管蘇民非常嚴謹,對學生也很嚴厲,但對晚輩特別嗬護。

唐燁回憶,“2007年,重排《蔡文姬》的時候,我是蘇老師的副導演,但他當時生病住院了。讓我沒想到的是,他後來給院裏寫了一封信,說‘這一次唐燁付出的努力比我多,算我倆聯合導演’,讓我很受鼓舞”。後來,重排《天之驕子》時,剛建完組,蘇民又住院了,“等到快公演的時候,他又給院裏寫信,說‘這一次的排練我根本沒有來,都是唐燁完成的,所以我不能掛導演的頭銜,隨便掛一個藝術指導或者不給我掛名都可以,因為我沒有付出勞動’”。蘇民淡泊名利的態度讓唐燁特別感動。對於晚輩對其作品的改動,“蘇老師特別支持,他表示‘你們盡管大膽地改動,隻要是為了這部戲,怎麽變動都可以’”。

從2001年開始,唐燁執導其他戲,“蘇老師也都來看,每一次都會打電話告訴我,某一部戲特別好或者哪裏還不夠到位”。在唐燁看來,蘇民的一生像他的戲一樣,“有才情、有詩意,有情懷、有愛,他對晚輩的嗬護讓我永生難忘”。

□老友回憶

藍天野(人藝老藝術家)他是我一生最真摯的朋友

藍天野說,他與蘇民的關係不一般,“我們在1942年就認識了,至今已有74年”。

相識那一年,他們在同一所高中學習,“他比我大一歲,比我高一班”。當時,藍天野和蘇民各自的班上辦了一個季報,“因為都喜歡美術,所以在各自的季報裏畫畫”。在共同的愛好下,他們很快就相熟了。之後,有一次學校演話劇,“蘇民就在裏邊有飾演的角色”,這是藍天野平生第一次看話劇,“打那兒以後,我們談演戲談得比較多了”。高中畢業後,“我們都考進了國立北京藝專,在同一專業學畫畫”。

像是被上天安排好了一樣,這對摯友在以後的人生中,始終沒有分離,“後來,我們一起到解放區,又同時回到解放了的北京,始終在同一劇團、劇院,且同一年轉作導演,至今74年”。讓藍天野感慨的是,長期以來,“我們始終真情相處,在任何一個時期,都坦誠相待,毫無是非芥蒂,這太不容易了!”

藍天野認為,蘇民為中國話劇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不僅是一位優秀演員、導演,也是一位成功的戲劇教育家,早年人藝的教學活動實際上都是他倡議的,他特別關心劇院一代一代演員的銜接,拉著我一起搞教學”。藍天野說,蘇民對戲劇的建設、對青年演員的培養,真的花費了心血,“給中國的話劇界承擔了很多責任,而且做得很有成績,他曾經教過的學生很多都有知名度,像宋丹丹、梁冠華、鄭天瑋、王姬、徐帆、陳小藝、江珊,何冰、胡軍、王斑等都是他的學生”。

對藍天野來說,蘇民的辭世意味著一位摯友的離去。“前幾年,我寫了一本回憶錄,這本書裏專門有一章是寫蘇民的,題目就叫《摯友蘇民》”。藍天野很心痛,記者采訪他時,電話那頭的他幾度哽咽,“他真是我一生最真摯的朋友”。

蘇民去世後,濮存昕第一個電話就打給了藍天野,“盡管有心理準備,但還是很難過”。昨天下午,“本來想去看看賈銓(蘇民的夫人),她說‘千萬別來’。我想了想,也好,‘那過幾天再來’,因為除了心裏難受以外,別的也很難說什麽”。

放下電話沒幾分鍾,藍天野又打過去了,“我跟她的孩子說,‘剛才忘了說一句話,替我謝謝小李’”。小李是蘇民家的保姆,“多年前我介紹過去的,她照顧了我這個朋友很多年”,藍天野還請求她再多待幾年,“蘇民是走了,但賈銓也已80多歲了,需要人照顧”。隨後,記者看到藍天野發了一條朋友圈,“天堂等我”。讓人動容。

京華時報記者易小燕

(責編:陳苑、李岩)

人民日報客戶端下載手機人民網

廣西花山岩畫、湖北神農架申遺成功

今年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舉行的第40屆世界遺產大會上,中國廣西左江花山岩畫申請文化遺產、湖北神農架申遺自然遺產,分別成功入選。【詳細】

中央美術學院:培養有人文情懷的能工巧匠

初夏的涼風習習,從2016年五月歌會合唱比賽現場傳來師生們一曲曲或悠揚或激昂的歌聲,回顧著崢嶸歲月,暢想著美好未來。校園內鬱鬱蔥蔥,老校長徐悲鴻親手栽種下的...【詳細】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