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好的教育讓人不懼怕改變和失去

來源:搜狐教育 2016-08-24 12:36:00

作者:林傑,中美教育者,現住北京。出版了《我在美國當老師》和《優秀的綿羊》。

美國教育最大的價值在於:它使人變得不懼怕改變,不懼怕失去,不會患得患失。創新的最大障礙並非填鴨式教育,而是從小到大潛移默化灌輸於學子的求穩心態。我們一邊努力嚐試培養孩子的創新力,卻一邊讓他穩定,讓他安全。

隻要孩子心中依舊保持著一顆恐懼的心,害怕將來上不了好大學,害怕將來一事無成,那麽我們的留學還是沒有吸收到美國教育精髓——這精髓在於從小給學生提供了機會試錯,去尋找自己的方向。

一談到美國教育,我們聯想到的關鍵詞是創新、獨立、批判性思維、團隊合作等等。圍繞美國精英教育,新聞、書籍、演講,我們讀了很多、聽了很多,消費了更多。盡管如此,很遺憾,我們卻未能領會美國教育的精髓。

上述種種能力,隻不過是美式教育的副產品,即在接受美式教育過程中自然獲取。他們的確具有價值,但他們並非美國教育的最高價值,更並不代表美國教育的真諦。作為一名美國教育的參與者以及生產者,我願打開心扉,分享幾個親身故事,陪伴讀者從新的一個角度品嚐美國教育。

一、美國打開了我想象的大門

我是個幸運兒,90年代末有幸去了紐約,讀了一所特殊的高中:學校坐落於華爾街街區,步行3分鍾就能抵達世貿大廈(我是每天上下學穿梭於此),5分鍾就可以騎上華爾街那頭牛氣衝天的金牛。高中四年,我們最主要的課外活動就是去華爾街公司實習。學校超60%的畢業生最終都進入了金融行業,簡直就是一所低調但實在的“華爾街預備學校”。

我的英文老師,Ms.Kim,一位豐滿友善的白人女老師,眼睛大而有神,一副老花眼鏡架在鼻梁的半道上,多了幾分可愛。她對學生的嚴格以及關懷,令人難以忘懷。但是令我終生難忘的是她當老師之前的身份,令一位初到紐約的中國少年大開眼界。在我還未出生的年代,Ms.Kim已經是華爾街一位小有名氣的股市操盤手。多年在華爾街呼風喚雨,30多歲,金盆洗手,搖身一變成了老師。美國的“奇葩”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力。

如果說我的英文老師幫我打開了我的第一隻眼,那麽我的同學Ethan打開了我的另外一隻眼。安排學生課後去金融公司實習是學校的最大特色,這種機會對於世界上任何高中生而言都是極度稀缺的,但是出人意料的是Ethan同學竟然不為所動,每天下午抱著一台式電腦隱身於學校圖書館一個角落。

不知情的人根本不會注意到他,或誤以為是一位貪玩遊戲不務正業的少年,沒有人會猜得到這位“天才”小子自小就喜歡閱讀華爾街日報,而且最酷愛的版麵是後半版的行情數據。小小17歲,已經有了固定的客戶群體,每天放學跟蹤股市,為他人理財。如果說Ms.Kim的故事挑戰了我的想象空間,那麽Ethan同學簡直一腳踢破了我的想象大門。

二、美國教育的精髓:它使人變得不懼怕改變

本來以為這些所聞所見會隨著高中畢業,離我而去,被記憶封存。沒有想到的是身邊的這些“奇人怪事”早已在我的心中埋下了一顆種子,在潛意識中影響了我今後10年每次的關鍵決定。

高中最後一年所麵臨的一個大問題就是上什麽大學,讀什麽專業。我決定申請一個工程學院,攻讀計算機。理由很簡單:在兩家華爾街公司實習之後,我對金融感覺平淡,但又得找一個有前景的專業。就這樣,我很天真地踏進了康奈爾大學的工程學院,為金融畫上了句號。

故事到了這裏,不僅僅沒有結束,而是剛剛開始。在大學暑假期間,工科的同學忙於大公司實習,如波音,英特爾,微軟等等,我卻選擇去日本學日語、去紐約低收入社區教英文;大學四年,不少同學從一開始就方向明確,修雙學位,我卻嚐試了計算機一年多,發現不合適,大二又再次尋找新的方向,從零開始;等大學畢業,好友們進了麥肯錫、高盛、央視或者醫學院、法學院,而我卻飛到了中國的一個縣級城市開辦了英文培訓班。創業8個月之後,我又回到了學校攻讀教育碩士,從頭到腳“虧欠”了工程學院的學位。

大學期間到紐約市的Bronx教學實習

回眸往事,我是如此地折騰,沒有規劃,沒有戰略,根本不知道路向何方。現在回想,為自己的簡單和大膽感到後怕。但是這也恰恰完美展示了美國教育的精髓:美國就是一塊供人折騰的好土壤---她擁有豐富的資源以及高度的文化和體製自由。用美國人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來映照這種自由的態度:“whocares!”即“誰在乎呢!”這也許就是Ms.Kim和Ethan同學的心態吧。

美國的資源豐富和文化以及製度的自由,必然會鼓勵一個人去探索。美國教育最大的價值也就在此:她使人變得不懼怕改變,不懼怕失去,不會患得患失。探索是有風險的,過程是艱苦的,那麽去麵對和克服將來的未知和不確定性,一個人必然需要學會獨立、思考、創新、團隊合作以及掌握批判性思維等。美國的教育核心也是這個國家的核心。所以難怪你會覺得美國人普遍很自信,很樂觀。這也許也解釋了矽穀會出現在美國,而不是其他地方。

三、創新的最大障礙並非“填鴨式教育”,而是求穩心態

首先我們得暫停向美國人學新招。如果你無法領會其精神,任何新招根本學不到家。我發現我們作為家長,往往無意識傷害孩子:從小學開始,我們就告誡孩子不好好學習,就不會有將來。上不了好大學,就找不到好工作,就沒有出息,人生將是失敗的。雖然我們是希望孩子因此更加努力,但是結果是在孩子幼小的心理早早就埋下一顆害怕失敗,害怕與他人不同,害怕偏離傳統的種子。

我們一代一代都是如此在“恐嚇”中長大。家長自認為是把智慧傳教給子女,自以為一切都是為了他們好,實際上父母所做的是從小束縛了孩子的想象空間。

我們一邊努力嚐試培養創新力(推崇批判性思維課程、實行小班教學、參加機器人大賽等),一邊忙碌著把孩子關到籠子裏,讓他穩定,讓他安全。創新的最大障礙並非廣受詬病的中國填鴨式教育,而是從小到大潛移默化灌輸於學子的求穩心態。即使一個人名校畢業,但求穩心切,那又談何創新,那又如何突破呢?

越來越多的中國家庭也意識到中國環境的欠缺,因此選擇出國留學。但是不論我們的孩子上了多少門AP課,參加了多少高大上的課外活動,最終進了什麽樣的名校,隻要我們的孩子心中依舊保持著一顆恐懼的心,害怕將來上不了好大學,害怕將來找不到好工作,害怕將來一事無成,那麽我們的留學還是沒有吸收到美國教育精髓。它的精髓在於豐富的資源和高度的自由,從小給學生提供了機會試錯,去尋找自己的方向,就算是30多歲也可以重新開始,如Ms.Kim,最終做到內心自由。

“愛”的對立麵並非“恨”,而是“恐懼”。如果我們真正愛我們的孩子,不論他是小學生還是大學生,我們並不需要做特殊的事情,而是不要嚇唬他,保護好他那顆原本自由的心。

本文摘自微信公眾號:藍橡樹。

封麵照片來自icpress.cn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