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時代,閱讀可以更精彩

來源:光明網文化 2016-08-04 10:20:00

克服“閱讀危機”,不是在紙質書和電子閱讀的選擇中“有你沒我”,而是要選擇一種全新的知識裝訂方式,從而給人們提供係統性的認知

日前,第二十六屆全國圖書交易博覽會落下帷幕。據報道,本屆書博會交易額逾40億碼洋,進場參觀人數達71.6萬人次,創下多個“第一”和“之最”。與之相映成趣的是,一些讀書類移動應用軟件也悄然占領人們的手機屏幕,比如有一款讀書類APP,上線不到3個月就吸引了42萬用戶下載,用戶付費比例達到20%。

墨香閱讀和指尖瀏覽,到底哪種閱讀才能通向未來?這個問題不僅關乎閱讀方式的選擇,更有著深刻的時代烙印,即閱讀場景的變革。以前,人們的閱讀場景比較明確,比如報紙雜誌在辦公室裏閱讀,書籍在家裏的書房或者圖書館閱讀,時間緊湊的上班族也可以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閱讀,等等。如今,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人們幾乎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閱讀任何內容。以往在時間和空間上對閱讀的限製,已經被移動互聯網的技術全都解除。

閱讀場景的變化,引發了一場知識領域的大變革:傳統的知識載體——書籍上的圖釘被網絡撬開了,知識信息漂浮了起來,成為碎片化的存在。網絡放大了這些信息碎片,進而改變了人們的閱讀心態。換句話說,麵對海量信息,人們的信息焦慮症也更嚴重,時間不夠用了,注意力也不夠用了,讀過的信息像手中的沙子一樣,記不住、留不下。海量信息缺乏裝訂工具和裝訂方式,正是被很多人稱為“閱讀危機”的根本所在。

克服“閱讀危機”,正確的方式不是在紙質書和電子閱讀的選擇中“有你沒我”,而是要創造一種全新的知識裝訂方式,從而給人們提供係統性的認知。傳統的閱讀在這方麵顯然是有優勢的,但電子閱讀也並非無可作為,可以通過構建虛擬的閱讀空間,為人們提供嶄新的閱讀體驗。比如,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就是典型的虛擬閱讀空間,通過微信好友這一“裝訂方式”,把人群聚集起來,形成信息交互的空間,從而吸引受眾的注意力。

在信息世界,最早承擔“裝訂知識”使命的是搜索引擎,它讓每一個詞語、每一種思想,都能從駁雜的網絡信息中迅速進入其坐標位。每一個信息都可以被迅速帶入需求者的閱讀場景中供其推敲。如今,一些付費閱讀APP的成功也啟示我們,網絡升級了閱讀場景之後,獲取知識和裝訂知識的方式也在進化,人工裝訂知識大有用武之處。比如,一些閱讀APP倡導“把書讀薄”,通過後台加工,用更加精短的內容吸引受眾關注,既讓一些經典書籍獲得了更多的讀者,也為移動閱讀增加了文化厚度。

當今時代閱讀場景的變快,提示內容製造方必須以更加用心的方式裝訂內容,給人們提供新的閱讀體驗和知識服務。今天,製造信息的技術鴻溝已被網絡填平,人人都可以提供有價值的個性化信息,這也是自媒體崛起的背景。先進的閱讀工具非但不會破壞閱讀效果,反而會大大提升“單位麵積”內的閱讀質量。網絡時代的閱讀,可以更精彩。

作者:李待軍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