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親近俄羅斯疏遠美國 中東時局起變

來源:國際先驅導報 2016-07-30 10:25:00

(原標題:土耳其“近俄疏美”態勢牽動中東時局)

資料圖:土耳其舉行的多國聯合軍演

原標題:土耳其“近俄疏美”態勢牽動中東時局

國際先驅導報7月29日報道中東大國土耳其為形勢所迫,首先向俄羅斯伸出橄欖枝,換來兩國關係開始重回正軌。近日,克裏姆林宮宣布,俄總統普京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將於8月10日之前在俄羅斯舉行會晤,具體日期和地點待定。

土俄之間的熱絡與相互走近,令美國與剛剛經曆了未遂政變風波的土耳其的關係頗為微妙。

土俄快速接近

今年6月27日,此前一直強硬不肯低頭的土總統埃爾多安主動致信普京,就去年11月24日土軍方擊落俄羅斯戰機事件道歉,同時表達了實現兩國關係正常化的願望。普京隨即簽署命令,責成俄政府逐步取消對土耳其的製裁措施。此後兩國你來我往,改善關係的實質性舉措頻繁出台。

比如6月30日,普京和埃爾多安通電話,普京隨後下令取消旅遊包機飛往土耳其的禁令。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宣布俄方將在“漸進基礎上”取消針對土耳其的經濟製裁。第二天,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利用在俄羅斯索契出席黑海經濟合作組織會議之機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舉行危機以來首次會晤,討論了反恐、經貿和能源合作等問題。

7月9日,土俄危機爆發以來的首架俄羅斯旅遊航班抵達土耳其地中海海濱城市安塔利亞。一周後,一個由外交部帶隊、成員來自文化和旅遊部、交通和運輸部、內政部和旅遊界的土耳其代表團訪問莫斯科,商談旅遊合作和整體雙邊關係問題。

就在土耳其挫敗國內軍事政變企圖的一天後,7月17日,普京給埃爾多安打電話表示:“俄羅斯認為違反憲法的行為和暴力不可接受,希望土耳其恢複秩序和穩定。”普京是土耳其未遂政變後第一位與埃爾多安通電話的外國領導人,他們還商定不久舉行麵對麵會晤。

此後,7月20日,埃爾多安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參與擊落俄羅斯戰機的兩名土耳其飛行員已經被捕,當局正在就他們是否與策劃未遂政變的“居倫運動”有關聯展開調查,不知道他們作出擊落戰機的決定是否受到此種聯係的影響。埃爾多安還表示,他認為這兩名飛行員“可能”與流亡美國的“居倫運動”領導人、土耳其宗教人士費圖拉·居倫有聯係。

兩天後,俄羅斯政府網站通報說,俄土已恢複兩國政府間經貿合作委員會的活動。

土美關係緊繃

土耳其與俄羅斯迅速靠近,但其與盟友美國之間的齟齬卻被擺上台麵。

土耳其在挫敗政變圖謀後立即開展大規模整肅行動,其中被指控為政變主謀的“居倫運動”旗下各類機構成為重點清算對象。土耳其當局同時不斷向美國施壓,一再提出引渡居倫。

土耳其總統府發言人易卜拉欣·卡林7月25日在《紐約時報》撰文說,政變參與者提供的證詞和證據均指認居倫為未遂政變領導人,政變由其在土耳其軍隊中的支持者策劃和實施,美國當局應當立即采取行動將他引渡回土耳其。

居倫已經流亡美國17年。未遂政變發生後,土總統埃爾多安和總理耶爾德勒姆均反複要求美國把居倫交還土耳其接受審判。其中耶爾德勒姆明確放話說:“站在費圖拉·居倫背後的任何國家都不是我們的朋友。”

土耳其當地輿論也認為,如果美國繼續保護居倫,土耳其民眾就會廣泛接受有關美方協助居倫策劃此次政變的猜測。

對於土耳其的引渡請求,美國國務卿克裏和總統奧巴馬均表示,美方將考慮土方引渡請求,但土方需提供證明居倫參與未遂政變的確鑿證據。他們還否認美國參與或提前知曉此次未遂政變。克裏7月18日在布魯塞爾表示,他支持把參與政變者送交法庭審判,但同時警告土耳其政府在恢複秩序的過程中不要走得“太遠”。他當天還與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一道以土耳其整肅行動有可能違反北約對成員國的民主要求為由警告說,土耳其北約成員國資格有被暫停之虞。

土耳其記者托爾加·塔尼什撰文認為,美國從技術角度看待引渡問題,土方則從政治角度出發提出引渡,並期待作為盟國的美國站在自己一方,這一對立使得爭端尤其難以克服。更為重要的是,土耳其輿論普遍認為居倫是未遂政變主謀,美國大多數人則最多認為隻存在這種可能,因而存在引渡問題導致土美關係發生“曆史性後果”的風險。

政變後,土耳其政府關閉了南部因吉爾利克空軍基地,並切斷對基地的電力供應,迫使美軍一度中止對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空襲行動。

土美出現信任危機

土耳其地跨歐亞大陸,與敘利亞和伊拉克交界,美國一直尋求與土方密切合作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

而事實上,最近一年來,土美兩國已經因庫爾德問題鬧得不可開交。自去年7月底以來,土耳其安全部隊在土東南部和伊拉克北部重新與反政府的“庫爾德工人黨”武裝開戰,導致曆時兩年多的和平進程破裂。

在敘利亞北部,土耳其方麵一直擔心當地庫爾德人獨立建國引發連鎖反應,因而千方百計加以阻止。但是,美國把敘利亞庫爾德人的武裝組織“人民保護部隊”視為在地麵配合打擊“伊斯蘭國”的一支有效力量,因而不顧土方的不滿和抗議,繼續向“人民保護部隊”提供支持,導致土耳其國內反美情緒升溫。

土耳其安全和外交問題專家賈希特·阿爾馬安·迪萊克告訴記者,2015年7月美國獲準使用因吉爾利克空軍基地後向那裏部署了大量裝備。有報道說俄羅斯事先偵測到了土境內的政變圖謀並向土方發出了警告,而克裏姆林宮發言人對此未予以否認,俄外交部還指責北約沒有向土耳其發出警告。他認為,如果俄羅斯事先偵測到了政變企圖,美國和北約不可能沒有察覺。就這個意義而言,他表示來自土耳其官方的一些對美指責非常重要,包括奧巴馬在內的政府高層聲稱他們對政變企圖一無所知,可能是因為心存“負罪感”。

土耳其阿特勒姆大學國際關係係主任哈桑·於納爾對記者說,顯而易見,土美關係在政變後出現信任危機。如果美方拒不引渡居倫,那麽可能導致雙邊關係出現“結構碎片”。畢竟美國曆史上曾參與過土耳其以往的政變。

像迪萊克一樣,於納爾也相信,擁有高技術的美國不可能對土未遂軍事政變事先沒有察覺。他說,政變後因吉爾利克空軍基地一名土耳其將軍被捕,土耳其暫時關閉基地可能是察覺到美方態度中某些令人不安的元素。而政變期間,不少美國退役軍人和專家也在電視上表態支持政變,“很難說這在民主國家全是巧合和正常事態發展。”於納爾說。

此間地緣爭鬥將更加激烈

埃爾多安主政之初奉行“與鄰國無問題”外交政策,土耳其也有過外交、政治和經濟齊輝煌的黃金期。然而在去年11月擊落俄戰機後,安卡拉已難找到沒有問題的鄰國,而且與美國和歐盟的關係也是磕磕絆絆。

在埃爾多安致信向普京道歉之前,土耳其和以色列剛剛同步宣布兩國將實現關係正常化。

土耳其記者努拉伊·梅爾特認為,土耳其尋求改善與俄羅斯關係,主要目的是補償與西方惡化的關係,同時也意在北約峰會上尋求更大發言權,原因在於7月上旬召開的北約峰會的中心議題是應對“俄羅斯威脅”。

就俄羅斯而言,烏克蘭危機招致美歐嚴厲製裁並使俄羅斯與西方的政治關係降至新低,其國際空間大為縮減,與土耳其恢複關係符合俄方自身利益。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日前表示,俄土關係正常化將使雙方找到解決敘利亞內戰“更為有效的途徑”。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則表示,土俄關係正常化還有助於解決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之間持續已久的納卡衝突。

盡快恢複經貿合作符合土俄兩國利益。然而,土俄之間在敘利亞、烏克蘭等問題上立場對立,兩國的政治關係究竟能夠走多遠,人們隻能拭目以待。但可以肯定的是,土俄關係快速熱絡肯定會讓美歐心中不快,而土美俄三角關係的變化也會時時牽動中東棋局,令此間的地緣政治爭鬥更加激烈。(本報記者發自伊斯坦布爾)

本文來源:國際先驅導報責任編輯:姚文廣_NN1682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