禦用鐵鍋祖傳600多年麵臨失傳 海選傳人

來源:人民網文化 2016-07-28 20:14:00

原標題:禦用鐵鍋祖傳600多年麵臨失傳海選傳人

汪金元和他的“古董”鑄模機

晌午時分,江西省萍鄉市東街鎮界頭村鑄鍋廠內依然是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熔鐵爐裏正噴出熊熊的火焰,十多名工人有的往高溫熔鐵爐裏投放材料;有的從熔鐵爐裏取出火紅的鐵水,然後往鐵鍋模具裏澆灌鐵水;有的工人用鋼刷將剛剛出爐冷卻後的大鐵鍋進行打磨。今年70歲的汪金元是萍鄉市東橋鎮出了名的“鐵鍋匠”,他祖上世代以鑄鐵鍋為生,這門絕藝至今已傳承了600多年。這種鐵鍋經“祖傳秘方”煉製,曾是皇帝的“禦用炊具”。但如今,老匠人也麵臨新問題,鐵鍋絕藝也麵臨失傳。為了鐵鍋手藝不失傳,汪金元願意將鐵鍋“祖傳秘方”傳給外人,他也公開向社會“海選”鐵鍋絕藝的傳人。

文、圖廣州日報記者肖歡歡、李華

汪金元的鐵鍋廠晚上和早上開工,下午停工。“鍋爐車間的溫度會比外麵的溫度高10攝氏度以上,外麵的溫度35攝氏度,裏麵的溫度就有45攝氏度,像烤火一樣,人受不了。”中午12時,十多名工人聚在一起,每人一瓶啤酒、一碗米飯、一碟小菜,還有從田間地頭采摘回來的黃瓜,蘸著醬油吃。這是工人們一天最溫馨的時光。

鐵鍋曾是慈禧“禦用炊具”

熱風爐裏冒著熱泡的鐵水溫度高達1300攝氏度。汪金元的皮膚變得黝黑,和地上的焦煤顏色差不多,鼻孔中也是一片黑色,沾著煤灰,煤灰混合著汗漬,在臉上形成一道黑色的泥印。因為要長期端著50斤重的鐵水往模具裏麵倒,汪金元也練就了一身力氣。盡管已經是70歲的老人,但他用鐵勺端著一瓢50斤的鐵水,走到30米開外的衝床前,依然穩穩當當,老人身上甚至顯示出健碩的肌肉。

汪金元已記不清自己是這種古法鑄鍋工藝的第幾代傳人了。父親和他講過,從自己的高祖父那一代起,他家已是萍鄉聞名遐邇的冶煉世家,人稱“鐵鍋王”。地方誌顯示,萍鄉這種傳統的手工鑄鍋工藝,早從明朝起就已經傳下來了,迄今為止已經有600多年曆史了。到了清朝乾隆年間,這種手工鑄鍋工藝更是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這種手工鑄鍋由於工藝精美,厚薄均勻,表麵光滑,並且炒菜不容易燒焦燒糊,炒出來的菜格外好吃,所以深受朝廷歡迎,成為朝廷禦用的炊具,乃至貢品,就連慈禧太後也吃過這種鐵鍋炒的菜。清朝中期,這裏的手工鐵鍋“禦用炊具”的名聲傳遍國內,除了江西外,周邊的廣東、福建、湖北等地也都大量使用萍鄉手工鐵鍋。直到20世紀80年代,這個鐵鍋廠的年產鐵鍋數量還在30萬個以上,成為“鐵鍋之鄉”。

冷風爐鑄造鐵鍋

成型後的鐵鍋

“祖傳秘方”相傳600餘年

在汪金元看來,萍鄉鐵鍋工藝之所以能發展起來,並且成為一絕,一是因為當地有大量的冶煉燃料——焦煤;二是有特別適合做鍋模的泥料;三是這裏聚集了一大批來自全國的頂尖手工匠人。600多年來,這種傳統的鐵鍋鑄造工藝一直是他們家的“祖傳秘方”。在界頭村,熊熊爐火600多年來一直沒有熄滅過。

這裏的鐵鍋究竟牛在哪裏?在汪金元看來,首先是原材料上乘。這裏的冶鐵爐溫度隻有1300多攝氏度,是冷風爐,煉出來的是“生鐵”。為了追求產量,現在的鐵鍋工藝一般是熱風爐,爐溫達到1600攝氏度,煉出來的是“熟鐵”,其用料參差不齊。汪金元說,30年前,萍鄉生產優質焦煤和低硫、低磷的鐵礦石。汪金元還是孩童時,就要跟著父親到十多公裏外的礦上去挑礦,一次挑100多斤,一天兩個來回。先用焦煤和鐵礦煉製出灰口鐵,然後再用灰口鐵鑄造鐵鍋。如今,這種鐵礦石已經被開挖殆盡。為了維持鐵鍋的高品質,他從不遷就,寧願高價從河南運入純度高的灰口鐵礦。“所以,我們的鐵鍋低硫、低磷,高矽、高碳,重金屬從來不會超標,質檢部門都來檢查過。”

其次,則是鑄鍋過程的精益求精。配料時,原煤、焦煤、生鐵和輔助材料,按一定的比例放進去。這種“祖傳秘方”外人根本無從掌握。

此外,在模具澆鑄,也就是壓鍋階段也有大學問。

“鐵鍋絕藝”麵臨失傳

對於每一口鐵鍋,汪金元都有著近乎偏執的苛刻。有些鐵鍋,普通人根本看不出瑕疵,汪金元還是掄起一把大錘,一下把鍋砸得稀爛,工人們看著都心疼。一如廠子裏老舊的機械設備,在這裏幹活的也都是一些老夥計。鑄鍋廠廠長王海清說,如今廠裏的十多名工人年齡最小的也有60歲,最大的已經70多歲,就連招的兩個學徒工也是40多歲的中年人。如今願意到廠子裏來工作的人寥寥可數,很多年輕人寧願到外麵打工,也不願到鐵鍋廠,因為實在太辛苦。別的不說,在40攝氏度的高溫下圍著鍋爐站12個小時,一般人根本吃不消。普通人站上半小時,衣服就已濕透。

如此高強度的工作,工資卻低得可憐。幾名“老哥們”都是計件工資,壓模機操作工,每壓一個鐵鍋,1.25元,而鍋爐工在每生產一個鐵鍋中則隻能分得0.25元。工人工資最多的時候4000多元/月,最少的隻有1000多元/月。

汪金元和同事每天淩晨4時就進鑄鍋房,一直忙到近中午。他們將鐵水倒進壓模機,在氣壓的作用下,鐵水5秒鍾就變成通體透紅、冒著熱氣的鐵鍋。而後熟練的工人用鉗子夾出鐵鍋晾涼、打磨、拋光、檢查質量。在砂輪機刺耳的摩擦聲裏,一口口生鐵鍋“誕生”了。

汪金元是一個倔強的老鍋匠。但他很快發現,這種想法落伍了,雖然自己的“祖法”鐵鍋質量上乘,但現在農村,用土灶的人已經越來越少。而鐵鍋的替代品越來越多,比如平底鍋、不粘鍋、電炒鍋、電磁爐等。

而他生產的鐵鍋,價格也一降再降。最高的時候,界頭鐵鍋的市場價能達到1.5萬元/噸以上,而如今,鐵鍋的售價隻有5000~6000元/噸。一口直徑41厘米的鐵鍋,批發價僅有20元,一口直徑1米的鐵鍋,批發價也僅128元。“賺的全部是辛苦錢,我們的一口鐵鍋,利潤還不到0.5元,大約隻有0.2~0.3元,有時一年下來還虧本,最多的時候一年虧了20多萬元。”為防手藝失傳

願海選“祖傳秘方”傳人汪金元的鐵鍋廠地麵上鋪滿黑色的煤灰,車間內的鍋爐已是鏽跡斑斑,高達6米多的廠房,即使是在白天,也有些陰暗,整個廠區最為惹眼的則是那條已經運作了50年之久的“老掉牙”生產線——5台壓模機,一台冶鐵爐,一台脫模機,鏽跡斑斑的機器上蒙著一層灰塵。對於祖祖輩輩靠鑄鍋為生、成名的汪家來說,鐵鍋就像命根子。對每一個鍋爐,每一個模具,汪金元都充滿感情。

成品車間內,直徑從20厘米到1.2米的鐵鍋一字排開,一共有30多個規格,兩萬多隻鐵鍋。最大的直徑1.2米的鐵鍋主要用作殺豬、宰牛,以及農村做紅白喜事時做“大鍋飯”。王海清說,鐵鍋主要是訂單生產,沒訂單就不生產。一年下來,產量在10萬~20萬個之間。

汪金元也搞不明白,為什麽時代一下子變了,這麽好的鐵鍋都沒人用了,也沒有人願意學習他的鐵鍋手藝了。村裏的幾個小年輕讓他在淘寶上開個網店賣鐵鍋,但他不會上網,這事就黃了。擱在20年前,那可是有人排著長隊、求爺爺告奶奶要求拜師學藝。汪金元說,為了這門手藝不失傳,他決定打破鑄鍋手藝不外傳的門規,隻要有人願意學習,他都願意傾囊相授,並且不收費。“我想祖師爺也不想這門手藝在江湖上消失吧。”汪金元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學藝者要吃得了苦、有耐心。因為鐵鍋鑄造工藝是個細活,需要慢慢揣摩,在實幹中掌握分寸,沒有3~5年功夫,很難掌握。

為了讓手工鐵鍋工藝有更多人關注,汪金元和王海清還準備將這門工藝申報為江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現在他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這門絕藝千萬不要斷送在自己手裏。

(責編:潘佳佳、魯婧)

人民日報客戶端下載手機人民網

迷霧重重的紅山玉收藏

上世紀80年代末期,港台興起的高古玉收藏熱潮讓紅山玉器在收藏市場中受到關注。一麵是大量出土的紅山玉器精品,另一麵是基本全仿的市場現狀,紅山玉收藏可謂迷霧重重,想要撥雲見月卻不是容易之舉。【詳細】

沉香投資收藏的五要點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