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爐石玩家的吐槽:競技向左 娛樂向右

來源:新浪遊戲新聞 2016-07-27 19:07:00

什麽是娛樂?

在很多爐石玩家看來,爐石傳說這款遊戲本來就是一場娛樂。在他們看來,他們的娛樂體現在卡牌的多樣性,combo的華麗性以及發牌的隨機性。這三個“性”無疑能體現出爐石傳說這款遊戲的休閑性以及競技性,可這能體現出娛樂性嗎?我看來,不然。

首先,我們必須從這款遊戲本身談起。作為一款卡牌類,必然躲不開所有桌遊共同的限製:卡牌數量的上限。也就是說,往遠看,所有卡組的開發必定會出現斷層現象。而這種現象,隻有通過不斷的新卡牌的填充得意緩解,但治標不治本。爐石傳說顯然也是如此,即使一個個版本的更替,不難發現隻是很多卡組的輪回。比如最近流行的“狼人戰”。然而,這點其實對於遊戲的娛樂性而言無足掛齒

一款遊戲的娛樂性,其價值的體現主體在於玩家。如何通過有限的卡牌創造無限的可能,才是魅力及樂趣所在。的確,爐石傳說的各類卡組層出不窮,玩家新意不斷。但我們很難忽略一點,卡組的研發不是麵相公眾的,而是僅限於大部分上層高端玩家。一來是由於新人對於卡牌的缺乏,他們的目標更傾向於收集卡牌,而非創造卡組;二來是由於高端玩家對於遊戲的理解更為深刻與透徹,這也為他們的研發鋪平了道路。這樣的現象很正常,放置四海皆成方圓。那麽問題糾結出在哪裏?

在我看來,最主要的原因便是遊戲的競技化。一款娛樂遊戲,最避諱的便是過於較真。很不幸,爐石ers,很較真。不吹不黑,主流卡組的誕生都是為天梯而生,都是為T1而生。這些卡組的研發並不是為了能讓玩家收獲出其不意的快樂,而是為了取得比賽的勝利。

爐石的競技化,不隻體現於卡組的研發。更體現於玩家的心態。我相信沒有玩家天生喜歡抄卡組,因為這很乏味。但他們不得不抄,通過這種捷徑使自己能快速融入這個遊戲,不至於被吊打,甚至能享受吊打別人的樂趣。這種樂趣不是娛樂!是快感!是一時的!

爐石玩家最討厭的有兩種人,燒繩選手和抱歉選手。每當自己懷著休閑的心態打開爐石,第一把0水晶階段便以導火線燃燒的聲音以及遠方傳來的“哇哦”度過,而當自己無奈點下投降的時候,由於“打得不錯”結尾。我一度懷疑BB取消抱歉的原因。因為“哇哦”顯然更加嘲諷,令人惱怒。很不錯,這是步好棋。

很多時候,我用自己瞎J8組的套牌去休閑試水,碰到的卻依舊是揮之不去的中速獵、龍牧、火妖法。在T1卡組麵前,我不得不低下頭。但我從來隻是想看完自己組的卡組的效果,哪怕隻有一點點也好,但在Combo還沒使出之前,我的臉早已支離破碎。拖著疲憊的心,隻能找那旅店老板。

我一直分不清天梯跟休閑的區別所在。可能休閑毒瘤更多罷了吧。但我總覺得,人應該認清自己。為什麽剛玩一個月就想要上傳說?抄著一套別人的卡組,砸鍋賣鐵隻為衝上傳說,真的有這麽多樂趣嗎?為什麽就不能在25級摸爬滾打慢慢體會這個遊戲呢?

這本身就是一場娛樂。何必當用一種王者的心態來逼迫自己。可笑的是,在傳說的3000開外,我卻能見到許許多多自創令人摸不著頭腦的娛樂卡組。和這些人打,我真的很高興。因為我不知道他下一張會出什麽牌,他在探索,我更實在期待。一切新的事物總能引起人們的注意,可能真是因為這一點八。

這我就非常困惑了?這不能用遊戲滿級提升空間不夠來解釋。為什麽會本末倒置,萌新互相廝殺追求榮譽,大手們卻探索著未知的世界。假設個情景,這就好似乳臭未幹的毛猴在探索黑洞,而科學家們卻因星空的美麗而不亦樂乎。

有人會說這是獎勵機製的鍋?難道幾個版本一起你就已經有低保拿了嗎?並不是。在那個年代,人們還是一樣瘋狂的競爭,即使沒有獎勵,隻有一張屎一樣的卡背(講道理,傳說卡背沒了那層榮譽,真的很醜)。又有人會說,這是BB的鍋,因為新人卡牌少,隻能抄卡組,而那些他們抄的卡組由都是為天梯而生,所以使然。我覺得都不對,我們不應該無視顯而易見的問題,很多玩家的心態就是有問題!

人們總是認為網絡遊戲這個虛擬的世界,是用來發泄現實生活中的種種不滿的。但這真的是每款遊戲的出發點嗎?爐石傳說作為一款休閑類競技遊戲,強調休閑為第一位,競技第二。很多人誤解了這裏所指的“休閑”。在他們看來,休閑指的是他們能忙裏偷閑隨時隨地享受發泄的快感。但休閑指的,其實就是一張放鬆的心態。如何才能放鬆?就是通過卡牌的隨機性來使人眼前一亮,倦而不疲。即使輸了,但用著自己組的卡組體驗著。何嚐不失為一種休閑?一種娛樂?

有人說娛樂就是輸。我不否認,自己的娛樂卡組肯定強度不如那飽經風霜的動物園等等,但當你把輸贏劃歸於你是否體驗這款遊戲的樂趣,你已經在這遊戲裏迷失。

的確,卡組就是那麽些套路。但很多套路不是未經開發,而是被扼殺在搖籃。就以我自己來講,作為一個薩滿信仰者,我曾經嚐試過將一切可能的套路加於這個隱藏職業,的確收獲了快樂,但隨之而來的便是不斷被人嘲諷的窩心。明顯我是娛樂卡組,依舊被T1大神嘲諷的體無完膚,也許這是一種他們的驚歎。哇哦,我好驚歎?

於是乎,惡性循環便出現了。為了不讓別人這麽囂張,為了製裁他們,很多人走上了不歸路。以暴製暴的確是最簡單的方法。但你可曾想過,當一個剛踏入這個酒館的小白而言,是種怎樣的遊戲體驗。你說這難免傷及無辜,卻早已忘了自己也是受害者。

新浪聲明:新浪網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讚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