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女同事發生性關係後男子被控強奸 法院判無罪

來源:社會焦點 2016-07-27 08:50:22

崇州一衛生服務站的後勤人員楊榮與護士杜鵑平常關係曖昧,一次單位聚餐飲酒後回到單位宿舍,二人發生了性關係。對於這次性關係,杜鵑說自己是被強迫的,自己被強奸了;楊榮卻說雙方是自願的。協調到次日淩晨,杜鵑報警,控告楊榮強奸自己。

從強奸罪的構成要件,崇州法院綜合證據全麵分析認為:杜鵑雖然飲酒,但自述頭腦是清醒的,事後也能詳細陳述案發過程,不存在“不知反抗”的情形;二人不存在職務上下級關係,且杜鵑稱楊榮沒對自己實施暴力和語言威脅,不存在“不敢反抗”的情形;案發時杜鵑具備求救、逃離的可能性,不能認定杜鵑在案發時存在“不能反抗”的情形。

崇州法院認為,現有證據不能證明楊榮對杜鵑實施了暴力、脅迫或其他手段,違背杜鵑意誌強行與她發生性關係。昨日,成都商報記者獲悉,崇州法院最近判決楊榮無罪。

禍起酒後:

女同事哭訴,被控強奸罪

39歲的楊榮與杜鵑同在崇州市一家社區衛生服務站工作。楊榮是衛生服務站後勤人員,杜鵑則是護士。杜鵑剛來上班,楊榮就對她表示好感。

去年8月6日晚,二人與單位同事聚餐,都喝了酒。散場後,同事們返回單位,準備打麻將娛樂。楊榮去杜鵑的寢室叫杜下來打麻將。杜不想去,楊榮順手將房間門反鎖,與杜鵑發生了性關係。

次日淩晨2時許,杜鵑報案,稱自己被楊榮強奸,楊榮在寢室內被抓。

杜鵑告訴辦案民警,楊榮強行與自己發生性關係,整個過程她一直在呼叫,“我一直在反抗,但力氣沒有楊大,沒能將他推開。”後來,同事敲門時,楊榮從寢室內廁所窗戶翻窗離開現場。同事進來後,杜鵑向同事哭訴自己被強奸的遭遇。

杜鵑還記得,此前楊榮曾對她動手動腳,但沒有得逞。

為此,崇州檢察院認為,楊榮違背婦女意誌,強行與婦女發生性關係的行為,應當以強奸罪追究刑事責任。

多名證人:

二人關係曖昧,動作親密

那麽二人的關係究竟如何,是否如杜鵑所說的是強奸呢?多名證人證實,楊榮經常為杜鵑煲湯、買夜宵、煮早點,幫杜鵑帶孩子,還看到過他倆在公共場所一起牽著手散步。

同事王興說,他們在打麻將時,他看到杜鵑給楊榮按摩肩膀,楊榮對杜鵑有親密動作,二人經常會開一些比較過分的玩笑。

對於二人的關係,杜鵑也承認,案發前他倆經常在微信上聊天說一些曖昧的話,有時候楊榮會用手摸她。

事發後,楊榮的老鄉李武從杭州過來處理他的事。李武聽說,二人曾協商解決方案,杜鵑要價5萬元,協議書也寫好了,後來杜鵑去樓上打了一個電話,下來後就不同意了,漲到了10萬,楊榮沒有同意。

最終,楊榮的家人給杜鵑轉賬6萬元,杜鵑對楊榮予以諒解,並懇請辦案機關對楊榮寬大處理。

涉案男子:

違背道德,但沒有強奸

“我和她都是有家室的人,前一段時間確實在追求她,雙方關係曖昧,當晚確有與她發生性關係的意圖,杜鵑當天也沒有反抗。”楊榮在法庭上說,他的行為隻是違背道德準則,並不構成強奸罪。

辯護律師提出,他倆關係曖昧,雙方自願發生性關係後,不排除杜鵑後悔而提出索賠,索賠不成繼而控告楊榮強奸的合理懷疑,“事發後杜鵑通過多名同事與楊榮協商賠償,在長達5個小時之後由於協商不成,杜鵑才向公安機關報案。”

另一名辯護律師指出,夏天穿衣較少,如果杜鵑反抗,自己或對方身上一定會留下傷痕,但雙方身上沒有任何傷痕,衣物也沒有扯破現象。杜鵑要是呼叫,多名證人也可聽見,但證人均表示沒聽到呼救聲。

法院判無罪:

不存在不知、不能、不敢反抗情形

崇州法院對證據分析認為,楊榮、杜鵑均承認案發時發生了性關係。杜鵑雖然飲酒,但自述頭腦是清醒的,事後也能詳細陳述案發過程,不存在“不知反抗”的情形。

楊榮是衛生服務站後勤人員,杜鵑是護士,二人不存在職務上上下級關係。杜鵑陳述案發過程中楊榮沒對自己實施暴力和語言威脅,不存在“不敢反抗”的情形。

同時,杜鵑說她被楊榮壓在身下,自己沒有楊的力氣大,沒能將楊推開。但案發時間為晚上9時左右,地點為宿舍二樓房間,室外近距離有多名同事,杜鵑具備求救、逃離的可能性,不能認定杜鵑在案發時存在“不能反抗”的情形。

崇州法院認為,強奸罪是指行為人采取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違背婦女意誌強行發生性交的行為。該案證據不能證明楊榮對杜鵑實施了暴力、脅迫或其他手段,違背杜鵑意誌強行與她發生性關係。不能排除在雙方自願發生性關係後,杜鵑控告楊榮強奸的合理懷疑。公訴機關指控楊榮犯強奸罪證據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最終作出如上判決。(涉及隱私,文中人名係化名)成都商報記者王英占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