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高校期末考奇葩答案多 學生短信求及格

來源:人民網教育 2016-07-25 09:20:00

原標題:濟南高校期末考奇葩答案亮瞎眼!學生短信求老師及格

圖書館資料圖

“紈絝”子弟的“紈絝”寫成“玩固”,“瀟灑”的“瀟”寫成“蕭”,“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這句詩歌頌的是誰的答案中,不少學生答是嶽飛,還有學生答案是關羽……近日,在省城濟南一所大學任教的王琳(化名)在閱卷時對學生的語文基本常識有了新的認識。這些奇葩答案讓王琳又氣又好笑。大學期末考試中的“奇葩答案”屢見不鮮,甚至有學生考試作弊向老師發短信求情。大學生語文基本素養打多少分?究竟是什麽原因造成了學生考試作弊、上課遲到早退等種種“學風跑偏”的現象?

19道題做對2道,考完向老師短信求情

“柳永”被學生們私自“改名”為“柳鬆”,“譴責”的“譴”在學生的筆下,莫名丟了言字旁,在“白居易與元稹一起倡導了運動”中,有學生回答“安史之亂”。更為嚴重的是,試卷中有一個題目是對詩句的賞析,要求不少於200字,有一名學生則直接在答卷上寫了“我覺得不好”五個字,對於以上學生的答案,王琳坦言:“我已經好幾年沒有遇到這麽差的學生了。”

據了解,答出上述“奇葩答案”的學生大多是該校藝術學院美術係的大一新生,考試科目是全校通識課《大學語文》,且為閉卷考試。“考試之前我都有給劃範圍,包括需要背誦的一些課文都在課上有提及,為什麽學生的試卷那麽慘不忍睹呢?”對於學生19道題答5道、對2道及“考風散漫得像開卷”的情況,王琳很是困惑。

而最令王琳氣惱的是,考完試之後,班裏的班長和團支書紛紛發短信請求老師閱卷時“手下留情,多給點分”,“老師,對不起,我們知道我們班這次做錯了,希望老師酌情給分,我們班有一半人要去訪學或者出國,也關係到第二學期報第二專業,謝謝老師。”屢屢收到此類信息,都讓王琳“一個頭兩個大”。“平時不上課不學習,最後考前一個禮拜也不看書,這四年就想這麽混過來嗎?”說到這裏,王琳有些憤憤不平。

記者了解到,似乎在高校,老師在課上與學生多見幾麵也成為一種“奢望”,“很多學生,除了第一次上課見過一麵,其他時候都沒再見,包括最後一堂課劃複習重點。”王琳告訴記者。在課堂上,上課開始去五六個學生,開講後十分鍾去五六個,一個半小時的課,有學生遲到半小時。聽課的學生也僅有三四個,其他都在交頭接耳或者看劇。為此,王琳覺得很不受尊重,“就算老師講課再不好,彼此尊重都不會嗎?”

期末老師劃重點,臨陣磨槍也能應付

與王琳所任教高校學風相似的學校不在少數,記者隨機采訪了10位省內一高校的大三學生。參與調查的學生普遍表示,目前不少高校的考試製度存在問題,考核的權威性令人懷疑,考試也似乎“變了味兒”。

目前來說,無論哪所高校,考試的方式不外乎這三種:閉卷考試、開卷考試和論文考試。這三種考試方式是根據課程的重要程度及是否側重考查學生能力的不同而劃分的,“一般來說,為了降低學校的掛科率,隻要學生的作業或者試卷不是太過分,我們在閱卷統計分數的時候都會讓學生及格。”一高校老師告訴記者。

“一般情況下,閉卷考試都是由任課老師在臨近考試時劃出‘重點範圍’,有時候甚至會把考試的題目透露給我們,我們隻要照著老師勾的題背就能應付。開卷考試就更容易了,絲毫不用擔心,書上全是現成答案。一般開卷考試之前,我們都會進行考前突擊,把與考試相關的資料書籍打印出來。”小於告訴記者。

那麽,俗語“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就是高校學生應對考試的普遍現象嗎?有其他同學對這種說法持反對意見,認為這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學而優則仕’,這是中國曆代以來的學習思想,有些大學生太自以為是了。不尊重老師,不認真學習,考試作弊,想去上課就上,不想去就不去,自由散漫,這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有同學認為。

糾學風,有學校建立誠信檔案

事實上,“上課不聽課,玩手機,遲到早退,考前突擊,考試作弊”似乎已成為高校普遍現象,而“沒有掛科的大學是不完整的大學”這句話風靡大學校園,在記者采訪的十多名大學生中,有7名同學普遍認為上了大學就自由了,不學習也沒關係,考試能過就好。至少有5人表示了一個近似的看法:大學課程好像沒什麽特別,學不學都無所謂。

優良學風是大學精神的集中體現,是高等學校的立校之本。但對於某些高校,學風似乎變了味。對於各高校令人擔憂的“學風跑偏”,有部分高校紛紛采取一係列措施。2008年,重慶一高校自學生入學起為其建立誠信檔案,記錄大學期間學生的遲到早退、考試作弊包括是否正常完成宿舍衛生等內容。中國礦業大學每學期期末前夕,通過舉辦學風建設月活動,將誠信教育、紀律教育,加強文明誠信的考風考紀教育貫穿在學風建設全過程中。

據了解,某高校專門設計了手機袋,學生進教室時必須把手機放到有自己名字的手機袋裏,既避免了學生課上玩手機,不好好聽課,又順便點了名。“我認為,學生學習差隻是一個方麵,學風還是在於學院管理。學院不抓不管,學風自然不會好。”一位不願意具名的高校老師表示,“各高校必須狠抓狠管,要讓學生知道,大學校園並不是他們可以肆意妄為的場所。”(記者:周國芳實習生)

(責編:溫雪茹(實習生)、熊旭)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