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歡歡:爸爸走了,我就是媽媽我是媽媽堅強的臂膀

來源:搜狐教育 2016-07-19 12:08:00

炎炎夏日,一些貧困高考學子多年苦讀取得了優異的成績,報考了理想的大學,但卻因為昂貴的學費愁眉不展。

7月8日,小暑後第二天,天氣格外炎熱。全省尋找最需要幫助的貧困學子,2016利群陽光直通車出發了,第一站來到了石家莊鹿泉,走訪了貧困學子許歡歡的家庭。許歡歡的父親前幾年因病去世,留下了癱瘓的母親和她相依為命。在這樣的逆境中,許歡歡沒有自暴自棄,樂觀堅強地麵對生活,承擔起了照顧母親的重任,讓人從心底感動。

許歡歡,石家莊市鹿泉區大河鎮大河村人,高考理科553分,報考河北經貿大學等

“爸爸走了,我就是媽媽的依靠”

上午9時,許歡歡推著輪椅上的母親在村口散步。她紮著一個馬尾辮,皮膚黝黑,1.56米的個頭兒,推著輪椅的動作嫻熟、利落。“我不管去哪兒都會推著媽媽,不放心。”

縫補衣服

走進許歡歡的家裏,簡陋的房子裏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但幹淨整潔,幾盆綠植增添了幾分溫馨。“媽媽喜歡花,有的是從路邊移栽回來的,有的是別人給的,希望她能看著這些花開心些。”

在許歡歡屋子裏的桌子上,擺放著一張全家福,照片上的父親略顯蒼老,已於2012年因病去世,留下了她和癱瘓的母親。許歡歡說,母親從小因得腦膜炎導致癱瘓,生活不能自理。父親一直身體不好,2012年病情明顯加重,不得不住進了當地的醫院。“爸爸心髒不好,腎也有問題,還有糖尿病。”在父親生病住院的這一段時間裏,許歡歡每天早上4時30分起床,做好早飯,喂完母親,給父親帶上飯,並將母親推到醫院。“讓媽媽陪著爸爸,我也好安心些,他們能聊聊天。”然後,她匆忙趕到學校去上課,中午再趕回家做飯。

這年,許歡歡上初二,卻像個大人一樣承擔起了照顧家庭的重擔。上小學五六年級的時候,許歡歡就能將母親從床上抱到輪椅上。“剛開始也是一點點地挪動,後來就能抱動了,你看看我的胳膊有點粗,就是鍛煉出來的。”

“爸爸離開的時候,我腦子很懵。”盡管許歡歡竭力照顧著父親,但病魔還是殘忍地奪去了他的生命。村裏的好心人、親戚幫她料理了父親的後事。“爸爸走了,我就是媽媽的依靠。”

許歡歡是一個堅強的女孩,她沒有因為生活的坎坷、曲折而自卑,樂觀積極麵對生活。“我覺得沒什麽,這就是我的生活,習慣了。”

為省錢,在學校吃饅頭就鹹菜

考慮到許歡歡沒有成年,還要上學,當地政府部門找了一個人幫她照顧母親。母親的心髒不好,經常會感到憋悶,這讓許歡歡非常擔心。每隔幾天,她就會打電話問問母親的情況,和母親說說話。許歡歡的母親說話不清楚,但她總是知道母親說的是什麽。“我都能聽懂。”

推媽媽散步

在學校,許歡歡省吃儉用,恨不得將一分錢掰成兩半花,每個月的生活費用是150元到200元。在學校一天三頓飯,許歡歡的“食譜”基本上都是這樣的:早飯,饅頭就鹹菜或者不吃;午飯,饅頭就包子或鹹菜;晚飯,一個燒餅。為了省錢,許歡歡基本上不吃菜,更不用提肉了。“每次到食堂打飯,我都計劃著花,總是怕花多了,一天下來四五元錢就夠了。”

高三學習特別緊張的時候,許歡歡隔一段時間才會破例給自己買個雞蛋,買一份土豆絲或白菜,這就是她最好的夥食了。“不敢經常買,好多天才買一次。”省下來的錢,會買一些學習資料。

許歡歡穿的衣服基本都是好心人給她的,這些年沒有買過一件新衣服。但她會省下生活費,到過年的時候,給母親買一件新衣服。“去年過年的時候,給媽媽花40元錢買了一件棉襖,希望她穿得暖暖和和的,我在學校穿校服就行了,不用買衣服。”

高三的時候,學校一個月放一次假,許歡歡回到家的活很多,給母親洗澡、洗衣服、收拾家裏,然後就是陪著母親聊天。當然,娘兒倆也有鬧矛盾的時候,母親生病了,為了省錢不去醫院看病,許歡歡就很著急,“有時候急得掉眼淚,但母親很倔強,實在不行的時候,才會去醫院拿點藥。”

在和記者交談中,許歡歡總是握著母親的手,仿佛一刻也不願意鬆開。

為掙學費,她填完誌願就去打工了

許歡歡在學校非常努力,每天早上起得很早就去學習。有一次,早上天還沒有亮,她下台階不小心摔了一跤,忍著疼痛繼續學習,不肯去看醫生。直到現在,她的左膝蓋陰天下雨的時候還有點兒疼。

中午了,許歡歡開始給媽媽做飯。

許歡歡知道,自己是母親唯一的希望和依靠,這個家需要她來支撐。填報了高考誌願,許歡歡知道同學的母親在一家植物園上班,她托同學問問有沒有打工的機會。“我心裏特別著急,希望能打工掙點學費。”

“同學的媽媽非常好,知道我家裏的情況,就介紹我去打工。”許歡歡每天早上6時多起床,收拾完家裏,騎著自行車去上班,一直到18時下班。許歡歡做會議服務工作,打掃衛生、擦玻璃、倒水,院子裏有草的時候拔草。“忙的時候回來稍晚一點,說實話感覺有些累,但是我能堅持,沒問題。”

其實,早在小學六年級暑假、初三暑假的時候,許歡歡就去打過工。小學六年級,給人家拔草,初三暑假,在一家酒店做服務員。“為了減輕家裏的負擔,這些苦我能吃。”許歡歡的話語中透露著堅強。

這幾年,每到過年的時候,有一個廣州的好心老人就會給許歡歡寄點錢,經常寫信鼓勵她。許歡歡隔幾個月會給老人去一封信,匯報一下自己的學習成績。“老人家現在身體不太好,我挺擔心他的,希望他健康長壽。”

“上大學,最擔心的就是媽媽”

“媽,咱今天中午吃茄子炒西紅柿,好嗎?”中午了,許歡歡開始準備給母親做飯。坐在輪椅上的母親使勁點了點頭,用不甚清晰的口音說道,“好,我愛吃。”

許歡歡從廚房裏搬出了一張小桌子,將案板放在桌子上,然後將母親推到跟前。“隻要在家,我要每時每刻都和媽媽呆在一起,這樣她就會開心。”她嫻熟地切著茄子,一邊切一邊問母親,“切成這樣兒,行不?”母親在一旁甜蜜地看著女兒,滿臉笑容。

院子裏的一個小屋子內,地上擺放著西紅柿、茄子、辣椒等蔬菜。“這些都是自己家裏種的,不用買菜了,每年冬天母親都會吃幾個月的幹蘿卜條。

”許歡歡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做飯、縫補衣服。“你看,媽媽輪椅上坐的墊子就是我縫的。”許歡歡指著母親坐的墊子告訴記者,這樣就能讓母親坐得舒服一些。

前幾天,許歡歡拆洗了家裏的被子,都縫好了。“每年暑假,都會拆洗一遍被子,媽媽教我的。”

在家的時候,許歡歡經常推著母親到街上遛彎,看看別人跳廣場舞。“願意讓媽媽多出來,省得在家悶得慌。”

談到上大學,許歡歡有些犯難,不光是學費沒有著落,也不知道該怎樣安排照顧母親的生活。

許歡歡今年高考取得了理科553分的成績,報考了河北經貿大學、河北大學、河北科技大學等省內大學。“我想離家近一些,放心不下媽媽。”

“我就是很擔心媽媽的身體。”許歡歡說,自己已經成年了,幫助照顧母親的人還沒有走,但是不知道能照顧到什麽時候。“我還沒有想出什麽好辦法,不知道該怎麽辦。”

許歡歡對自己的大學生活也有計劃,課餘時間打工貼補生活費,畢業了找一份工作養活母親。“不管將來走到哪裏,我都會帶著媽媽,盡量讓她過上好一些的生活。”(來源:燕趙都市報記者張清華/文史晟全/圖)

親愛的讀者,如果你想為這些優秀的貧困學子提供學費幫助,請撥打燕趙都市報公益助學熱線0311—67563137。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