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梁子湖破垸分洪:從決定到實施,隻用了2天時間

來源:鳳凰網 2016-07-15 04:30:00

昨日7時,伴隨著一聲聲爆破轟鳴,梁子湖與牛山湖隔堤正式實施爆破作業,這標誌著湖北梁子湖流域的牛山湖正式破垸分洪。專家認為,此舉還有利於梁子湖減少養殖汙染,增強湖泊自淨功能,實現生態修複。新華社發

昨日,梁子湖與牛山湖隔堤正式實施爆破作業,完成分洪,人們躲避爆破後激起的餘浪。新華社記者肖藝九攝

原標題:湖北梁子湖:從保堤到破垸分洪

昨日早上7點整,湖北梁子湖的一片汪洋之中,沉悶的爆炸聲響起,黑黃色的煙霧迅速升騰。

在27噸岩石乳化炸藥的作用下,橫亙在梁子湖與牛山湖之間的大堤應聲垮塌。

梁子湖地跨武漢市江夏區和鄂州市,是湖北省蓄水量第一、麵積第二大的淡水湖。梁子湖原為通江敞水湖,因瘋狂填湖,到2012年,梁子湖水域麵積比解放初期減少近一半。

牛山湖即為填湖的產物。

7月13日,在破垸分洪的新聞發布會上,湖北省副省長任振鶴回顧這些年湖北的圍湖、攔汊開發,發出感慨,“嚴重後果已充分顯現,再不采取緊急措施,後果不堪設想”。

闊別37年,經曆圍墾與爆破,兩個湖泊再次合為一體。

破垸分洪將導致周邊25平方公裏地區淹沒,梁子湖麵積將增加100餘平方公裏。不考慮新一輪降雨,梁子湖水位將從當前21.48米降至保證水位以下。

連日的洪峰緩解了,梁子湖畔的鄂州市鬆了一口氣,烈日之下,人們放起了煙花。

這條被炸毀的大堤,長3公裏,筆直、寬闊。它在圍墾背景下建立,是人類幹預自然,又主動反思的見證者。

築堤

保護居民不受湖水侵害

在1979年,這條被炸毀的大堤,曾是武昌縣舉全縣之力推動的“一號工程”。

長期關注梁子湖的武漢大學教授於丹介紹,梁子湖區土壤肥沃,但容易被淹,於是當時攔了壩,圍網養魚,牛山湖就此形成。

資料顯示,政府修建大壩意在保護牛山湖周邊的居民在雨季不受湖水侵害。

82歲的大徐灣村民徐新禮經曆了大堤修建的全程,大徐灣的男人們,幾乎都為它勞動了整整一年。那時還沒有先進的工具,靠肩膀挑、板車推、小船運,建好了大堤。

大徐灣村民對大堤感情深厚的原因還在於,他們曾付出了130畝的土地。

修築大堤的土,全是從大徐灣的地裏挖的,土被挖走,水漫了進來,130畝土地就此消失。

但他們感激這座大堤。三十多年,由於它的調蓄作用,不管是種玉米、花生還是芝麻,都一直旱澇保收。

受惠者不僅僅是村民,大堤建好後,江夏區在此成立牛山湖國營漁場。

這個漁場成立於1979年,經營梁子湖水係約7萬多畝水麵。該漁場黨委書記況建軍介紹,這裏是武昌魚、梁子湖大閘蟹的重要生產基地,每年為區裏貢獻數百萬元的收入,“效益很好”。

但梁子湖卻因此受到戕害。

資料顯示,梁子湖原為通江敞水湖,高水位時與保安湖和鴨兒湖連成一片。上世紀50年代,梁子湖水麵達406.3平方千米。

但之後,當地人大麵積掘土築堤填湖,牛山湖即為當時圍墾的產物。據2012年湖北省“一湖一勘”測量成果,到2012年,梁子湖水麵麵積變成了271平方千米。

負麵影響在今年夏天的持續暴雨中顯現。截至7月12日,梁子湖水位21.48米,超保證水位0.12米,超曆史最高水位0.05米,受高水位浸泡影響,梁子湖堤防發生重大險情的幾率日益增大。

如湖北省副省長任振鶴所言,“多年來蠶食湖泊軀體、分割湖泊汊港,已嚴重影響湖泊調洪功能的發揮,顯著增大梁子湖流域防洪保安的風險和壓力。”

爆破

應急之舉與長遠之策

數據顯示,此次破垸分洪將涉及1500多人。沒有人想到,爆破的決定會來得如此之快。

周圍的村民、漁場的職工,幾乎都是在前一天的深夜,在睡夢中被幹部喚醒。

7月13日淩晨,剛過12點,水產集團公司連夜召集牛山湖漁場的幾個領導開會,傳達了梁子湖將破垸,漁場職工需要轉移安置的消息。

淩晨一點,漁場黨委書記況建軍開始組織多個小組登門勸說、通知職工進行轉移。

大徐灣村25歲的徐楊,是被自己爸媽驚慌的聲音叫醒的。

但他想不通,為何這個決定如此倉促——這半個月,村民們每天的工作,是“保堤”。

連日暴雨,梁子湖眼見就要漫過來。大堤被雨水泡得發軟,上周還漏了水,他們用東風大卡車拉了十多車的物料,土拌上石頭、沙子,密密地堆在上麵。

隨後這一周,受四輪強降雨影響,梁子湖水位高達21.48米,超過了曆史最高水位,更要命的是,自7月7日淩晨開始超過保證線後,高水位已持續了7天。

預計12日至18日,湖北省內五大湖泊流域範圍將有200至300毫米降雨,其中梁子湖壓力最大。對於已是危機四伏、搖搖欲墜的梁子湖堤而言,稍有閃失,其下遊地區將有滅頂之災。

這是一個現實壓力下緊急決定。對牛山湖實施破垸分洪的命令,從決定到實施,隻有兩天時間。

在7月13日的湖北省防汛救災新聞發布會上,湖北省副省長任振鶴表示,此舉是根據7月12日下午省委常委擴大會議作出的重要決策部署。

任振鶴表示,破垸分洪是應急之舉。堤防保護著鄂州城區、武漢東湖高新區和鄂州、武漢的大批城鎮、村莊、農田及重要基礎設施。

由於係統整治不夠,導致堤頂高度不夠、堤身單薄等問題,局部地方仍依靠子堤擋水,目前梁子湖已長時間高水位運行,險情不斷、險象環生,潰決風險不斷加大。

削減洪峰壓力之外,湖北省副省長任振鶴賦予了此舉更多的意義——他稱此舉更是長遠之策,“還湖於民、還湖於曆史、還湖於未來”。

留給村民們與家鄉告別的時間,是五個小時。

“從早上五點通知,到十點全部搬完”,大徐灣前任村支書徐強勝說。

有幾戶人家,怎麽也無法接受要與祖輩生活的故土告別的現實,是被街道辦、村幹部和鄰居架著走的。

在武漢東湖高新區龍泉鄉升華小學的安置點裏,一位年老的村民一直在念叨,“再也沒有大堤了,再也沒有村子了,再也沒有田地了”,情緒失控時,她想要重回被封鎖的家,又被鄰居攔了回來。

告別

“必須舍得,要有大局意識”

爆破後,大徐灣村口拉起了警戒線,擋住了所有從安置點趕來的、神色憂鬱的村民。根據要求,水位穩定前,他們無法回家。

這個空無一人的村莊,四處都是人們倉促撤走的痕跡:雞鴨貓狗無人管束,在泥巴地裏踱來踱去;地裏掛滿絲瓜、茄子、豇豆,卻無人采摘;各家廚房裏,放油鹽醬醋的調料瓶東倒西歪,鍋裏還留著湯。

梁子湖的水已經通過炸開的大堤湧進來了,荷花田裏,一個口子咕嚕咕嚕冒著泡,眼見著要淹過蓮蓬。

老支書徐強勝看了一眼,歎口氣,“這一季的辛苦,又白費了”。

最讓人難過的是大徐灣村公路近湖一側,17戶人家,至少有60人,已經被要求徹底搬離,將永遠離開祖輩生活的家園。

37年來,漁民與村民,都受惠於這片被圍墾的湖泊,他們對故土懷有深深的感情。

65歲的曹祥明,如今住在安置點五裏界中學的學生宿舍裏。

他已經在牛山湖漁場生活了20年,在漁場地勢低窪處,他本有一座平房。

梁子湖破垸之前,牛山湖的湖水已經漫至他的家中。破垸後,去漁場探看受損情況的同事告訴他,他家裏積水已經一米多深。

他倉促離家,沒來得及帶上任何貴重物品,幾件衣服,是他全部的家當。

年紀大了,他不再願意到處折騰。那間小平房,在一片水光山色之中,空氣、環境都好,他一輩子沒想過要出來。

破垸之後,豐饒漁場裏的魚和螃蟹,都已散入大湖之中。按照徹底的破垸分洪計劃,國營漁場也將就地解散。

漁場黨委書記況建軍說,在漁場工作了二十多年,突然財產沒了,投資沒了,家也沒了,“心裏失落”。

這兩天裏,政府向他們承諾,會提供安置住房,在安置點等待的日子,不會太長。

有統計顯示,牛山湖一旦進行破垸分洪,將會增加100多平方公裏的有效蓄水麵積,梁子湖、牛山湖、壋網湖、愚公湖等分洪民垸將連成一體,達到370平方公裏。

削減洪峰壓力之外,還可以達到減少養殖汙染,增強湖泊自淨功能,提升湖泊水質,修複湖泊生態等作用。

82歲的大徐灣村民徐新禮受此影響搬離故土,他說,就算舍不得也要舍得,不願意也得願意,要有大局意識。

新京報記者羅婷實習生張笛揚武漢報道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