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閱讀之名,向大師致敬之《極地特快》 - 今日頭條

以閱讀之名,向大師致敬之《極地特快》

來源:搜狐教育 2015-12-31 23:36:00

這是妮妮百本親子繪本之旅的第9本,也就是9/100,感謝您的閱讀。

聽說這本大獎繪本在美國銷售超過700萬冊,聖誕節後,我和兒子共讀這個繪本。如果說單從封麵來看,我想我應該是不喜歡這類感覺的。

就像有些大牌的經典款,掛在衣架上,會覺得她平淡無奇,毫無亮點,因為過於簡潔,反而會顯的非常普通。這樣的衣服,一定是屬於某天你時間很多,比較閑時,會想隨便試試的那一種。結果一上身,就會發現奇跡,這件衣服就像是專門為你定製的,讓你愛不釋手,越看越喜歡,越看越覺得,大牌的意義就是非比尋常。

這個繪本也是如此。

封麵上一個碩大的火車,極富有衝擊力。房子、樹在後麵默默聳立,天空還飄著雪花,這樣的畫麵,顯得有點孤寂。特別是火車頭射出的那一束光,顯得有點微弱,又透著一點暖意。關鍵是藍紫色的底色勾勒的整個調性,讓人看後有了孤寂的味道。你會在當下直接對這個繪本判斷成一個有關老火車的故事。

隨著閱讀的深入,我和兒子慢慢的被這個故事吸引。通過內頁對作者的介紹,了解到作者的風格特點,以及他創作這個繪本的初心。原來,生於1949年的克裏斯.範.奧爾斯伯格,畫畫就是他從小最愛做的事,他學習雕塑專業,他善於通過光影的效果營造亦真亦幻的超現實氛圍,謎一般夢幻的感覺。《極地特快》的畫風呈現的粉彩畫,細膩的筆觸,電影場景般的宏大,讓人非常著迷。

他真的是一個把畫麵感做到極致的人,基本上通過繪畫就把電影版畫麵就已經呈現了。難怪他的三部作品,除了今天我們看到的這本《極地特快》,另外他的作品《魔法師的奇幻花園》、《勇敢者遊戲》都曾獲過凱迪克大獎,當然,文字也很應景。

這個故事源自一個8歲小男孩的夢境與現實交匯,有點像《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感覺,但是回歸現實又是那麽的自然,包括看似在夢中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實與親切。一群穿著睡衣的孩子,踏上了極地特快列車,前往北極。孩子們在列車上又笑又鬧,遠處的城鎮和村莊到處閃著星星點點的光。穿過森林、穿過峽穀、翻過高山,直至北極。在那裏,到處都是小矮人,小男孩幸運的得到聖誕老人的邀請,來領取第一份聖誕禮物。

小男孩非常癡迷馴鹿佩戴的銀鈴,希望能得到。聖誕老人真的送給他這個銀鈴了。小男孩高興地揣進了自己的睡袍口袋!聖誕老人走後,男孩回到了極地特快,當小夥伴們想看看他的禮物時,他才發現自己口袋裏破了一個洞,銀鈴不在了!

故事到這裏,看似出現了一個高潮,是一種伴著失落情緒的高潮。小小的細節,體現出了意外之感,這裏,我的感覺隻是驚,還算不上奇。

最後的轉折讓我開始驚喜。第二天早上,男孩收到了聖誕禮物,聖誕老人寫的信上說:“孩子,你的口袋破了,銀鈴掉在我的車上了,現在送給你,祝你聖誕快樂!”姐姐和男孩開心的搖著鈴鐺,聽著美妙的鈴聲。而爸爸媽媽走過來,看看了鈴鐺,卻說:“這個鈴鐺怎麽沒聲音呢,怎麽是個壞鈴鐺?”

可神奇的是男孩和姐姐一直能聽到它搖動時美妙的聲音。

後來的後來,姐姐長大了,她也聽不到了這個美妙的鈴聲了。隻有這個小男孩,雖然長大了,他卻一直能聽到這個美妙的鈴聲。

故事的結尾如是說:“而我,雖然已經長大了,但銀鈴依舊會在我的耳邊響起,它會為所有真正相信它的人而響。”

故事的後記寫出了作者的心聲,在孩提時代,每一次跨越式的成長,都會讓自己覺得長大了很多。八歲那年,作者開始懷疑聖誕老人是否存在的時候,他覺得這種感覺很不快樂。成長就意味著要失去很多期待和相信嗎?

“這種感覺不像成長,而像是失去了某種東西——就像是被趕出了奇跡的國度,然後聽到大門在身後關上了。”

讀到這裏,我突然想起了法國小說《偷影子的人》裏那個小男孩,他能看到別人的影子和悲傷,原來大人頭頂的光環會隨著時間而消失,而保持著一種愛和善良的人,永遠可以通過影子裏的故事送給別人溫暖和美好。

就像《極地特快》裏這個可以聽到鈴聲的小男孩,始終在成長中保持了心底的美好與初心。

故事講完了。我願意相信極地特快,它可以帶我們踏上回歸之旅,我願意與作者一起上車,你呢?

妮妮寫於2015年12月31日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