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與前途:社會黨與西歐的未來

來源:鳳凰新聞 2016-07-13 11:48:00

進入新千年的西歐麵臨的挑戰是全方位的,國際上有來自新興經濟體強有力的競爭,國內又滋生各種矛盾和問題。

19世紀中後期,西歐各國的工人運動風起雲湧,代表工人階級利益的社會黨紛紛成立。社會黨在成立之初深受馬克思主義的影響,其傳統思想中核心的信條即是消滅私有製,建立公有製,國家對經濟進行有計劃的管理。不過,改良主義對社會黨影響深刻,黨內因此始終存在方向性的分歧:是進行激進革命還是漸進改良?左派支持徹底推翻重建,右派則主張在資本主義框架下漸進的改良。社會黨在20世紀上半期逐漸掌權後,尤其在大規模執政的二戰後,黨內右派占了上風,對傳統思想進行了修正。修正後的核心主張是實行混合經濟,開展有限的國有化運動,但保留大部分私有製;運用凱恩斯經濟理論刺激經濟發展,實現充分就業;在社會領域建立福利國家;在政治領域采取各階級合作主義;追求一種社會平等的目標。顯然,與傳統主張相比,修正後的社會黨明顯右轉。

二戰後三十年是西歐國家的黃金時代,社會黨改造後的西歐一改原來的資本主義麵貌,展現出某些社會主義特征。

社會黨將上述理論付諸實踐,在二戰後三十年間取得了成功。二戰後三十年是西歐國家的黃金時代,經濟繁榮、民眾生活水平提高、物質豐富及消費社會逐漸形成、民眾在教育醫療等領域的處境大幅改善,社會黨改造後的西歐一改原來的資本主義麵貌,展現出某些社會主義特征。社會黨認為,他們已找到一條改造資本主義的新路:一方麵,經濟上通過采用凱恩斯主義的大規模幹預,可以克服私有製的弊端,避免危機,還可充分利用資本主義的活力;另一方麵,通過各階級合作主義和建立完善的社會保障製度,可以建立一個平等社會。社會黨認為,這種漸進改良的方式避免了對原有一切進行徹底摧毀和重建的高額代價,解決了資本主義一直未解決的問題:在發展經濟的同時推進社會平等。

上述模式得以有效運行有賴於當時的環境。與今天快速發展的全球化相比,戰後的西歐處於相對封閉和穩定的環境,政府可以充分行使權力,運用財政政策等手段幹預經濟,推動經濟穩定增長,保持充分就業,國家將由此獲得的財政收入投入教育、醫療、交通、失業人群和老年人保障等領域。可以說,該模式的有效運行是建立在經濟增長和充分就業的基礎上的,國家權力的充分行使則是實現經濟增長和充分就業的保證。一旦經濟衰退,失業隨之而來,國家收入減少,福利開支難以為繼,該模式的有效性就會出現問題。

到20世紀70年代中後期,上述模式開始遭遇挑戰。首先是1973年石油危機沉重打擊了西歐,致使經濟發展速度放緩。此外,西歐在外部開始麵臨其他經濟體的競爭,如日本和亞洲四小龍的崛起,在內部又麵臨一係列問題,如充分就業的實施造成工人階級及工會勢力壯大,廉價勞動力時期結束,企業競爭力受影響。更重要的是,科技革命推動資本、商品、技術、信息在全球流動,經濟全球化快速發展。資本為獲取利潤,全世界遊走,尋找廉價勞動力和原材料產地。資本勢力的膨脹壓縮了政府行政空間,民族國家對經濟的治理能力、勞資間的討價還價能力受到削弱,凱恩斯經濟政策的效果明顯不如以往,社會黨的執政模式受到批評,為右翼新自由主義的崛起提供了空間。

新自由主義的核心思想是限製政府作用,在經濟領域減少幹預,使市場自由運行;在社會領域削減福利,反對劫富濟貧的再分配;在政治領域打擊工會,放棄各階級合作主義;在思想領域宣揚責任、個人自由、自助、自立等價值。這增加了經濟活力,但帶來嚴重的社會問題,尤其是富者越富,窮者越窮,社會出現不穩。

20世紀90年代中後期,社會黨提出走第三條道路,該道路雖然被稱為是超越左與右的新路,但在關鍵的經濟領域,其治理方案與新自由主義沒有多大差別。

新自由主義出現的問題同樣為社會黨的東山再起提供了機遇。20世紀90年代中後期,社會黨提出走第三條道路,該道路雖然被社會黨稱為是超越左與右的新路,但在關鍵的經濟領域,其治理方案與新自由主義沒有多大差別,在削減政府作用、私有製、自由市場、放鬆勞動力管製、控製工會勢力擴張等方麵,社會黨明顯新自由主義化。社會黨仍保留它的標簽——福利國家和左翼的平等價值,但它同樣主張改革福利國家,平等的內涵也從追求結果平等轉為提供機會平等。顯然,社會黨再次右轉。

如果說二戰後社會黨的右轉很大程度是自主選擇的結果,那90年代中後期的右轉則帶有被動反應的色彩。右翼政黨利用新自由主義取得一定經濟成效,社會黨在未找到經濟發展新思路之下也希望借用新自由主義發展經濟,同時在新自由主義出問題的社會領域,以左翼立場解決之。社會黨“左右並蓄”的新思維吸引了選民,它在各國相繼上台,第三條道路盛行一時。但是,社會黨麵臨的國際形勢更加嚴峻,尤其自2000年後,麵對中國等新興經濟體的崛起,西歐麵臨著比80和90年代更激烈的國際競爭。第三條道路的實施沒有提振西歐經濟,反而新自由主義導致兩極分化的本性使社會分裂加大加劇。

施政效果不佳使社會黨在十餘年間相繼下台,第三條道路呼聲漸弱,其後上台的右翼未能改變西歐經濟整體頹勢,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及之後的歐債危機,既暴露出右翼新自由主義的大缺陷,又暴露出左翼福利國家的大問題,曾經有效的左右發展模式似乎均告失效,西歐陷入困境,尋找新的治理模式成為擺在左右翼政黨麵前的緊迫課題。

對西歐國家來說,首要任務是提升國家競爭力,推動經濟增長,隻有健康發展的經濟才能支撐社會黨的福利國家戰略,實現平等的目標,無此,其他即是空中樓閣。社會黨還需要審視作為政黨標誌的福利國家戰略,福利是它獲支持的法寶,是追求平等的手段,但在經濟不景氣之下仍維持龐大的福利使政府財政不堪重負,但是,削減福利、財政緊縮既會減弱選民支持,也會喪失左翼黨的傳統特性,這對社會黨來說是兩難。除了關鍵的經濟和福利問題,社會黨還需要審視它在一係列社會問題上的立場,如移民、避難者、犯罪、治安、同性戀、家庭倫理、多元文化。

進入新千年的西歐麵臨的挑戰是全方位的,國際上有來自新興經濟體強有力的競爭,國內又滋生各種矛盾和問題。

進入新千年的西歐麵臨的挑戰是全方位的,國際上有來自中國等新興經濟體強有力的競爭,國內又滋生各種矛盾和問題。問題的複雜性和嚴重性使得依靠純粹的左翼政治或右翼政治已無法解決,它似乎需要一種靈活性,在解決不同問題時靈活采取或左或右的立場,但這對西歐左右翼政黨來說均非易事。作為執政大黨,左右兩翼有著各自的傳統、價值、政策標簽和支持群體,西歐又是競爭性政黨體製,且近年來政黨體製呈現碎片化發展趨勢,政黨轉向不僅空間有限,且會帶來黨內分裂、自身特性喪失、原有支持基礎遊離、政治空間被他黨擠占的風險。

競爭性政黨體製及左右政治的存在限定了政黨的選擇空間,形成一種新戰略、新模式的難度加大,而選舉政治下政黨要贏得大選,勢必需要回應選民各種個體的、短期的訴求,政黨需要短期內見政績,否則執政地位不穩。如政局穩定、經濟繁華,選舉政治平穩運轉,可顯現其各種優勢;但若政局動蕩、社會衝突嚴重、經濟不景氣,則需要穩定的執政期、長期的規劃、連續的政策,為國家、民族和個人的長遠發展計。當前,西歐麵臨的問題既複雜又嚴重,走出困境需要時間,需要凝聚共識,實現合作,找到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這考驗著西歐政黨和民眾的智慧。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