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為什麽要對梁子湖的牛山湖破垸分洪?

來源:動向新聞 2016-07-14 08:05:00

原標題:為什麽要對梁子湖的牛山湖破垸分洪?

湖北省委、省政府決定,對梁子湖的牛山湖實施破垸分洪及永久性退垸還湖。這是緩解梁子湖嚴峻汛情的應急之舉,也是促進湖區生態修複的謀遠之策。

“水循舊路,水回‘娘家’,人水和諧。”省防辦副總工程師江焱生昨日談起梁子湖分洪,開門見山。

連續7天超保證水位

潰決風險不斷加大

梁子湖汛情急急急!

入梅以來,梁子湖流域遭受連續4輪強降雨的襲擊,降雨總量、強度和範圍,突破多個曆史極值記錄。其中,梁子湖水位於7月4日達到警戒水位20.50米之後節節攀升,7日淩晨3時達到21.36米的保證水位,7日晚上9時達到21.43米的曆史最高水位,8日下午7時再創紀錄達到21.49米,目前仍維持這個水位居高不下,曆時5天,超保證水位則已長達7天。“如果不這麽辦,過不了關。”江焱生介紹,梁子湖的水域麵積由自然高地和湖泊堤防圈圍而成,堤防總長47.39公裏,保護著鄂州城區、武漢東湖高新區和鄂州、武漢的大批城鎮、村莊、農田及重要基礎設施。但是,由於係統整治不夠,導致堤頂高度不夠、堤身單薄等問題,局部地方仍依靠子堤擋水,目前梁子湖已長時間高水位運行,險情不斷、險象環生,潰決風險不斷加大。

此前,鄂州、大冶已按預案要求對湖區部分圩垸實施了破垸分洪,但總蓄洪量不大,不足以緩解嚴重汛情。與此同時,根據氣象部門最新預報,未來10天梁子湖流域還將迎來兩輪強降水過程,12日至16日、17日至19日兩輪降雨強度級別為大到暴雨、局部為大暴雨。防汛形勢將更加嚴峻,雪上加霜。水文分析表明,若梁子湖流域降雨達200毫米,梁子湖水位將達到22.38米,再創曆史新高,對於已是危機四伏、搖搖欲墜的梁子湖堤而言,稍有閃失,其下遊地區將會導致滅頂之災。

梁子湖水位之所以不斷攀升、居高不下,一是由於今年達極值的強降雨曆史罕見,二是由於湖泊過度圍墾,減少了湖容,三是外排能力嚴重不足。上世紀50年代,梁子湖水麵406.3平方公裏,1980年湖泊水麵304.3平方公裏(不含牛山湖)。2012年,我省“一湖一勘”成果表明,梁子湖水麵麵積271平方公裏。曆經1950年代至1990年代圍墾,梁子湖水麵麵積僅約為原湖麵麵積的三分之二,在中水位(19.00米)高程時,梁子湖湖容僅為8.5億立方米,較1950年代減少了容積4億立方米。

目前梁子湖僅有一個主要出水通道,就是經長港匯入樊口泵站抽排出長江。樊口泵站為亞洲最大單機容量泵站,設計排水流量214立方米每秒,但由於外江高水位頂托,目前實際排水流量僅為164立方米每秒。為降低水位、騰出庫容,樊口泵站自4月13日開機排水,到目前已排水13億立方米,相當於常年全年排水量的兩倍。樊口泵站雖全力搶排,但由於長時間滿負荷運行,無法保證安全運行。根據分析表明,如不考慮後期降雨,梁子湖的水位要降至17.80米控製水位,需要69天之久。因此,不實施分洪,就不能使湖泊水位盡快降到安全線以內。

因此,對梁子湖流域的牛山湖破垸分洪是必須采取的應急之舉,更是明智之舉。

水循舊路,水回娘家

依法分洪是順應規律的科學防汛

梁子湖的牛山湖實施分蓄洪,不過是水循舊路,水回娘家,把喪失的調洪功能補起來。

牛山湖破垸分洪,有法可依,有規可循。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防洪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防汛條例》,湖北省人民政府鄂政發[2011](74號)文件關於湖北省大型排澇泵站調度與主要湖泊控製運用意見中,專門製定了梁子湖分洪調蓄方案。

當梁子湖水位達到21.20米,預報水位將超過保證水位21.36米時,鄂州市、武漢市江夏區、大冶市在梁子湖內1976年以後圍墾的塗鎮湖、前澥湖、山坡湖、仙人湖等湖,先分洪調蓄。

當梁子湖水位繼續升高,達到保證水位21.36米時,牛山湖開閘調蓄,保持與梁子湖水位一致。

實施以上措施梁子湖水位仍不能降至保證水位21.36米以下時,為了保證梁子湖廣大地區和鄂州城區、武漢東湖高新區的安全,鄂州市、武漢市江夏區在梁子湖內的所有圍垸(不含廣家洲、外塝)破垸分洪。

梁子湖分洪水位為21.36米。其中梁子湖圍垸分三批次啟用:

第一次分洪啟用牛山湖;

第二次分洪啟用1976年以後建成圩垸:塗鎮湖、前澥湖、山坡湖、仙人湖;

第三次分洪啟用1976年以前建成圩垸,大約有近60個民垸。

江焱生說,這次爆破3.7公裏長的牛山湖大壩,為梁子湖減壓,是梁子湖分蓄洪方案的適時運用。

他說,分洪是順應自然、尊重自然規律的理性舉措。“必要時,犧牲局部保大局,是防汛抗洪搶險必須要尊重的規律。”江焱生拿出一本美國著作《天意——2011年特大洪水流經密西西比河及支流工程》介紹,這是古今中外防洪抗洪的一條基本規律。

江焱生說,人類在自然麵前,常常顯得十分弱小,很多時候麵對大的災難時,往往無能為力,我們隻能因勢利導。

加強湖泊入江通道建設

提高防洪排水能力

湖泊生態修複,從梁子湖行動開始

湖北“千湖之省”,其發展史也是一部治水史。

由“避”到“治”,由“堵”到“疏”,由“疏”到“導”,到現在的全麵治理。可以說,湖泊健康發展,才有湖北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由於種種曆史原因,圍湖造田、填湖蓋房、圍湖養殖,我省湖泊數量減少、麵積萎縮、功能退化。

這次突發嚴重汛情,五湖告急、城市告急、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告急……

難道經濟增長,隻能以破壞環境為代價?

牛山湖破垸分洪,是防洪保安的應急之策,更是退垸還湖、順應自然、實現綠色發展的必然選擇。副省長任振鶴說:“實施梁子湖分洪調蓄措施,就要把切割的湖泊麵積合起來,把改變的水域複起來,把喪失的調洪功能補起來。”

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這次永久性恢複梁子湖湖麵、湖容,使大梁子湖的生命得到延展。可以想像,不久的將來,一個沙鷗翔集、碧波萬頃的更加美麗的梁子湖將展現世人麵前。

大災之後要大治,梁子湖退垸還湖隻是開端。按照省委省政府決策部署,將實施全麵退田還湖、退垸還湖、退漁還湖工程,加強湖泊入江通道建設,提高防洪排水能力。

還湖於民,還湖於曆史,還湖於未來,千湖之省必將碧水長流。(動向新聞&湖北日報記者胡祥修汪訓前張愛虎孫濱)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