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年薪40多萬的高管 卻辭職做月薪2400元的輔警

來源:鳳凰網 2016-07-08 10:02:00

輔警淩雪。

記錄儀記錄下淩雪與哈薩克斯坦小夥的交流。

原標題:80後“學霸”輔警英語俄語齊上處理“老外”違章

馬誌亞吉啟雷肖海波

昨天上午,在徐州市區解放橋路口,一名正在協助處理違章的輔警引來眾人圍觀。一名外國小夥騎電動車違章被交警攔下,以語言不通為由拒不配合。一輔警先用中文、英語嚐試與其交流,小夥不僅態度不好,還用俄語表示聽不懂。沒想到,該名輔警居然也說起了流利的俄語,耐心地向他解釋相關法規,該外國小夥和不少群眾一樣,都被驚住了。吃驚的地方不止於此,記者采訪發現,該名輔警在今年年初,就曾因為救助老人被央視關注過,一度成為徐州輔警中的“網紅”。此次處理違章又揭開了其“學霸”的背景,小夥畢業於南京大學,隨後公派到俄羅斯留學,畢業後先是入職徐州一家知名餐飲酒店類公司,一直做到了總經理職位,隨後自己創業,幾年打拚事業順風順水時,他又在2015年突然放棄合夥人身份,報考了交警輔警崗位。麵對數次令人吃驚的轉變,小夥的解釋非常簡單“因為我一直有‘警察夢’啊”。

輔警處理違章引圍觀流利外語驚呆路人

昨天上午早高峰,在徐州市區解放橋路口,泉山交警大隊七中隊的幾名民警和輔警正在正常執勤。由於正值徐州交警部門對非機動車、行人違章的專項整治活動,執勤民警輔警顯得格外忙碌。

8點30分許,一名騎電動車的外國小夥被一名民警攔下。小夥當時態度不太好,拒不配合民警執勤。該民警隨即叫來附近的一名輔警,讓其與外國小夥溝通。被叫來的輔警戴著眼鏡,一上來嚐試用緩慢的中文詢問,外國小夥示意聽不懂,輔警隨後換上了英語與其溝通,外國小夥隻簡單的吐了幾個“YES、NO”單詞後,又說起了另一種語言。當時,外國小夥似乎急著離開,嘴裏用另一種語言連珠炮的抱怨著什麽。沒想到,該名輔警立刻用上了同樣的語言,這一次兩人看起來溝通上了,外國小夥每次發問後,輔警就流利的進行著解釋。兩人的交流吸引了不少路人上來圍觀,眾人都被輔警流利的外語驚到了,就連外國小夥也非常吃驚。最後,輔警按照相關規定,對外國小夥批評教育後放行。不少群眾都上來問說的哪國語言,該名略顯文氣的輔警有些害羞回答:“俄語”。

年初救助老人被央視關注被戲稱徐州輔警中的“網紅”

昨日,記者聯係到這名協助處理違章的輔警,他叫淩雪,今年34歲,是泉山交警大隊一名輔警。他告訴記者,違章的外國小夥是哈薩克斯坦人,說的是俄語。因為他被民警查獲時,抵觸情緒很大,所以他才會詳細跟他解釋相關法規。“他說在他們國家電動車屬於機動車,而且他們國家並不區分慢車道和快車道,他並沒有違反法律法規。他甚至認為中國交警是在欺負外國人。”淩雪表示,因對方未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他就必須詳細對其解釋中國的交通法律法規,進行批評教育,“我不僅告知他違章的事實,還提醒他在中國就要尊重中國的法律。”淩雪說,小夥一開始很不服氣,經過他詳細解釋後認識到自己錯誤,並進行了道歉,交警按照規定可對其批評教育後放行。

記者采訪中發現,該名輔警淩雪此前曾是徐州輔警中的“網紅”。原來,今年1月4日,“@央視網”等多家媒體官方微博,發布了一條淩雪與一小夥救助摔倒老人的新聞。該起事件發生在2015年12月25日,淩雪巡邏中遇到一名87歲老人臉部朝下,摔倒在慢車道,當時臉上血流不止。在他和一名小夥上前救助時,曾有群眾勸阻當心被訛,淩雪急了,說了一句“以後我們老了怎麽辦?”老人最終被他送到醫院並墊付醫藥費。淩雪無心的一句話,被執法記錄儀記錄了下來並被媒體報道,網友們紛紛對淩雪和協助救人的小夥點讚,這也是“@央視網”官微新年裏第一條暖新聞。淩雪告訴記者,雖然這隻是件很小的“份內事”,但因央視的此次“曝光”,他還是一度“出了名”,“很長一段時間裏,經常有群眾認出我,問我是不是央視報道的輔警,我的很多同事開玩笑的說,我是徐州輔警中的‘網紅’。”

大學畢業後被公派留學職場做到高管又辭職創業

沒料到,這一次不經意的協助處理違章,居然又暴露了淩雪“學霸”的一麵。淩雪告訴記者,那名因違章被處理的外國小夥,走得時候很服氣,還連連問他怎麽又會說英語,又會說俄語。“我是2003年從南京大學計算機信息管理專業本科畢業,隨後學院公派10名畢業生到俄羅斯留學,我幸運的成為其中之一,被派到俄羅斯聖彼得堡國立大學攻讀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淩雪表示,在俄羅斯求學4年中,他花了一年時間專門學習語言,因此自己的俄語水平還算不錯。

淩雪是2015年7月考取了徐州交警輔警崗位,而他2007年畢業回國後,居然還有一段豐富的職場經曆。原來,淩雪回國後,先是應聘到徐州當地一家知名的酒店餐飲集團,從普通員工幹起,幾年下來做到了餐飲類業務的總經理,“那時候我的年薪在40多萬元”。2009年淩雪不顧家人反對,決定辭職創業,他看準了互聯網商機,利用自己的專業背景,選擇了具有一定行業經驗的農副產品項目,與別人合作試水創業。又經曆了幾年摸爬滾打,到了2015年,他的公司已經在行業內穩步紮根,並初具規模。

錯過警察招錄就報考輔警隻因他有“警察夢”

2015年7月,不安分的淩雪再次作了一個大跌眼鏡的選擇,他離開了自己參與創辦的公司,這一次他居然決定報考輔警崗位。淩雪解釋,當年2月份,徐州市曾麵向社會公開招錄警察,他因故錯過了報名,這讓自己遺憾不已。當年6月份,徐州交警部門又發布了招聘輔警的公告,這次他再不想錯過機會了,當即報名輔警招考。經過筆試、麵試、政審、體檢、訓練,淩雪錄用很快成為一名交輔警警。在分配崗位時,由於學曆高,且專業適合,交警支隊多次打算將其留在支隊從事機關事務性的工作。不過,一心想到一線的淩雪,幾次進行了婉拒。

擔任輔警一年多來,淩雪一直工作在一線。一般情況下,他都是每天早上7點到崗,晚上7點下班,在街頭配合交警巡邏、執法,對處罰教育的違章行為人進行登記教育。淩雪的學曆專業被單位很多人熟知,平時他會主動承擔一些需要使用計算機操作的業務,而他的外語能力又讓他被分配到市區外國人較為集中的區域,就像這一次遭遇到外國人違章事件,交警會自然地想到讓他參與處理。

淩雪表示,他之前的職場經曆同事了解的並不多,“不然同事們又會不理解我的選擇了”。記者了解到,淩雪目前月薪在2400元左右,跟他之前職場收入相比“不值得一提”。

那麽,究竟淩雪為何會選擇輔警崗位呢?他輕鬆的告訴記者:“因為我有‘警察夢’啊”。據了解,淩雪從小在部隊大院長大,父親是軍人,母親是工程師,從小他就有濃重的“軍人”情節。因為眼睛近視原因,他的“入伍”夢很快破滅,隨後他就一直期望圓“警察夢”。從上大學開始,他就不避諱的向周圍人講述自己的這個“夢想”,畢業後,他覺得要先有經濟基礎再談夢想,一度擱置了自己的想法,到了自己33歲年紀,他不再有經濟上的負擔後,他決定要開始追求自己的理想了。“家人一開始也不理解我為何不等到正式民警招考去報名,而是選擇先報考輔警,我覺得這個崗位能讓我充分了解警察行業,積累更多的專業知識和經驗”,淩雪表示,他一直在複習,準備參加下一次的公務員招考,“成為正式警察才是我的最終夢想。”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