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尿病人入看守所58小時後死亡:至少13次求救被忽視

來源:鳳凰網 2016-06-28 16:05:00

原標題:湖南一糖尿病人在看守所的死亡軌跡:至少13次求救均被忽視

在湖南省新寧縣看守所的58小時裏,患嚴重糖尿病的牛華軍因未得到任何醫治,一步步走向了死亡。

6月17日,新寧縣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新寧縣看守所所長蔣廉福、獄醫陳湘東及值班民警肖海明三人被認定犯玩忽職守罪,其中陳湘東被判拘役六個月,緩刑一年;蔣廉福和肖海明免於刑事處罰。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梳理發現,判決書清晰地顯示了牛華軍的死亡軌跡:

看守所所長、獄醫和值班民警均對牛華軍一步步加重的病情未作任何處置;牛華軍妻子送到看守所的牛華軍病曆和每天必須注射的胰島素先是被擱置在看守所門衛室,後又被遺忘在醫務室裏;最後一夜,牛華軍和同監室人員多次按響求救警鈴,未受到值班民警的重視。

判決書顯示,整個過程中,牛華軍和同監室人員至少13次向看守所反映身體不適或按響警鈴,但均未得到有效處置。

最終,牛華軍被鑒定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死亡。

病曆和藥被擱置在看守所門衛室

進看守所的第一天,牛華軍及其妻子曾3次向提醒看守所人員牛患有嚴重糖尿病,需每天打針吃藥,都未受到重視。牛華軍妻子送到看守所的病曆和胰島素,被擱置在了看守所門衛室裏。

判決書顯示,2014年10月12日,新寧縣金石鎮男子牛華軍因涉嫌開設賭場罪被當地派出所抓獲,當晚10時許,被送往新寧縣看守所六監室關押。

入所時,牛華軍告訴當天的收押民警自己患有嚴重糖尿病,每天需要打針吃藥。收押民警在入所登記上注明:糖尿病。

次日8時許,看守所交班例會上,收押民警向所長蔣廉福、教導員何烈清、六監室管教民警胡連華等人匯報了牛華軍患糖尿病、需打針吃藥的情況。交班會之後,胡連華對牛華軍作入所24小時談話時,牛華軍再次提出自己患有嚴重糖尿病,每天需要吃藥、打針。胡連華讓牛自己向獄醫反映。

13日11時許,負責辦理牛華軍案的新寧縣公安局金石鎮派出所副所長劉能斌,和牛華軍的妻子伍慧一起將牛華軍的病曆、藥品送到看守所,並打電話告知蔣福廉,蔣福廉讓他們將病曆和藥品放在看守所門衛室。伍慧明確告知門衛“牛華軍的糖尿病很嚴重”,每天必須注射胰島素,不注射就會引起並發症。

當天14時許,蔣廉福從門衛室經過時看了牛華軍的病曆,後又放回門衛處,並對門衛說:“等醫生(獄醫)來再講”。

判決書顯示,2014年10月13日,獄醫陳湘東請假一天,蔣廉福知曉牛華軍患有糖尿病後,未做任何處置。

求救4次獄醫未采取任何救治措施

進看守所10小時30分後,牛華軍開始反映胃部不適,並3次出現嘔吐症狀。獄醫看到病曆後得知牛華軍患有I型糖尿病,但向監獄領導稱牛嘔吐是腸道疾病引起的,也未采取任何治療措施。這段時間裏,牛華軍求救4次未得到醫治。

判決書顯示,2014年10月14日8時30分左右,牛華軍在教育室和管教民警胡連華談話時稱“肚子脹起、不舒服”,必須要吃藥打針。回六監室時遇到蔣廉福,牛華軍靠牆蹲在地上告訴蔣:“每天必須打針。”蔣廉福答複:等一下安排醫生看。

當天9時許,新寧縣檢察院偵查員對牛華軍進行詢問,發現其有嘔吐現象,立即告知蔣廉福。12時許,蔣廉福打電話給獄醫陳湘東,並讓他去門衛室拿病曆和藥。陳湘東看了病曆後,確認牛華軍患有I型糖尿病,但他隨後將病曆和藥放在看守所醫務室,未告知看守所其他領導和民警。

當天13時01分,陳湘東巡診時,牛華軍告訴他每天要注射50個單位的胰島素,但陳對牛的病情未作檢查和處置。

13時12分,牛華軍嘔吐,六監室監室長第一次按警鈴報告。4分鍾後,陳湘東又來到六監室鐵門外,僅在門外看了一下牛華軍的嘔吐物,未進行任何醫療處置便離開了。

陳湘東在隨後做巡診記錄時,未將牛華軍出現嘔吐的情況進行記錄。

當天13時31分,教導員何烈清向陳湘東詢問牛華軍的情況,陳稱“沒有危機症狀,嘔吐可能是腸胃道方麵疾病引起的”,也可能是在外麵吸毒引起的。

2分鍾後,陳湘東騎摩托車離開了看守所,當天再未過問牛華軍的病情。

14時20分,何烈清通過監控看到牛華軍在監室內嘔吐,過去詢問,牛華軍按著胃部說:“這地方火燒火辣的,要出看守所看病才行。”何烈清給牛華軍把了一下脈,認為其呼吸心跳正常,便告訴牛華軍,出去要所長批,還要請示副局長,“你是腸胃炎,沒有什麽問題的”。

14時30分左右,何烈清在監控室向蔣廉福報告了牛華軍嘔吐的情況,並稱醫生講可能是腸胃道反應和情緒反應引起。在場的多名看守所幹警討論後認為,可能是毒癮發作、情緒緊張、精神壓力大。之後,蔣廉福離開了監控室。

深夜求救被值班民警忽視

2014年10月14日14時55分開始,牛華軍所在監視的警鈴響得越來越頻繁。他又多次嘔吐,17個小時內,和同監室人員9次按響警鈴,均未受到重視。最後一次警鈴響起後,值班民警打了醫院急救電話,120趕到時,牛華軍已無生命體征。

判決書顯示,2014年10月14日14時55分,牛華軍按響警鈴,稱有重大案情向所長匯報,值班的何烈清答複:“等明天再說。”

15時許,牛華軍按響警鈴,接著出現嘔吐症狀。15時06分、15時20分,六監室人員和牛華軍又分別按了一次警鈴。

15時08分,蔣廉福再次來到監控室,何烈清匯報說牛華軍按警鈴說有重要案子舉報,蔣認為牛華軍情緒不穩,安排管教民警胡連華去做思想工作,胡連華提出是否按牛的意願出所檢查,蔣認為沒有必要。胡連華隨後去六監室喊了幾句,沒有回應,胡認為牛華軍睡了。

16時20分左右,蔣廉福再次來到監控室,民警肖海明問牛華軍再鬧怎麽辦,蔣說“不要理他,罵他一頓,他要是再鬧,明天把他父親叫來,把他關到嚴管監子去”。

16時30分至17時30分,牛華軍又出現嘔吐現象,他和同監室人員先後兩次按警鈴,當班人員隻作了簡要處理。

17時30分至次日淩晨2時,牛華軍再嘔吐,六監室的警鈴又兩次響起,當時的值班民警肖海明在監控室內看到牛華軍的異常情況,但未采取任何措施,也沒有向所領導匯報。次日2時交班時,肖海明未把牛華軍的情況告訴交班民警。

2014年10月15日6時30分,同監室人員起床發現牛華軍有異常,按警鈴報告,值班民警李煥華撥打120,後經120診斷,牛華軍已無生命體征。

7時25分,蔣廉福開囚車將牛華軍送醫,已來不及,7時50分,牛華軍被宣告死亡。

經湖南省湘雅司法鑒定中心鑒定,牛華軍因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死亡。

家屬獲賠116萬,看守所長被免於刑事處罰

事發後,新寧縣看守所所長蔣廉福、獄醫陳湘東、民警肖海明被判玩忽職守罪,法院認為蔣廉福和肖海明係自首、主動賠償國家經濟損失、情節輕微,免於刑事處罰。

2014年11月5日,新寧縣公安局對此事作出的調查結論稱,牛華軍因有糖尿病史,每天均需要注射50單位胰島素,看守所獄醫未引起足夠重視,誤診為患腸胃炎,未對糖尿病采取針對性措施,看守所值班民警未能對牛華軍采取治療措施,延誤了最佳搶救時間,最終導致其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死亡。

2014年11月7日,新寧縣公安局於牛華軍家屬達成協議,賠償其經濟損失1161140元。

隨後新寧縣看守所所長蔣廉福、獄醫陳湘東、值班民警肖海明均因涉嫌玩忽職守罪被公訴。其中,蔣廉福和陳湘東同案被訴,肖海明另案被訴。

2016年6月17日,湖南省新寧縣法院同一天對兩案作出判決。法院審理認為,獄醫陳湘東明知牛華軍患有I型糖尿病,未作處置,未檢查確診就想當然地認為牛華軍嘔吐可能係腸胃疾病或毒癮發作引起;看守所所長蔣廉福沒有督促陳湘東正確履職,輕信陳對牛華軍病情作出的預判,且在之後的處置上沒有正確履職;值班民警肖海明工作嚴重不負責任,不正確履行職責。三人的行為均構成玩忽職守罪。

此外,法院認定上述三人均主動投案並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係自首,依法可從輕或減輕處罰;主動賠償部分國家經濟損失,可酌情從輕處罰;蔣廉福客觀受到陳湘東對牛華軍病情誤判的影響,犯罪情節輕微,可免於刑事處罰;肖海明的行為客觀上手陳湘東和蔣廉福指示的影響,可免於刑事處罰。

判決書顯示,案發後,陳湘東、蔣廉福和肖海明均自願交納賠償款10萬元。

法院判決,判處陳湘東拘役六個月,緩刑一年;蔣廉福免於刑事處罰;肖海明免於刑事處罰。

生前曾卷入官場腐敗案

牛華軍進入看守多第二天,當地檢察院即對他進行了詢問。澎湃新聞發現,牛華軍曾卷入當地兩起官員受賄案。

澎湃新聞注意到,蔣廉福和陳湘東的判決書顯示,牛華軍在因開設賭場罪被警方抓捕,關入看守所的第二天,2014年10月13日,當地檢察院就前往看守所提審詢問牛華軍,中途牛華軍出現了嘔吐狀況。

一位長期在基礎派出所工作的民警告訴記者,如果僅僅是因為開設賭場罪被抓,檢察院一般不會這麽快就介入,除非牽涉其他案件。

6月27日,牛華軍的妻子伍慧對澎湃新聞稱,牛華軍之前不是專職開賭場的,而是投資房地產,做水利工程項目。

在牛華軍被警方抓捕前後,新寧縣委常委、分管水利副縣長付暢銳、縣水利局局長鍾選龍均被檢察院立案偵查。

2014年8月23日,邵陽市檢察對鍾選龍監視居住,同年9月27日將其逮捕。同年9月24日,付暢銳也被邵陽市檢察院監視居住,11月27日被正式逮捕。

2015年7月13日和9月11日,付暢銳和鍾選龍均因犯受賄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

判決書顯示:2011年12月,鍾選龍利用職務之便幫助牛華軍、李儒紅中標工程總量2300萬元的小型農田水利重點建設項目。然後,鍾選龍又介紹湯桂平給牛華軍,湯桂平向牛華軍支付195萬元後轉包了該工程。

為表感謝,牛華軍將自己在一處房地產項目中的40萬元股份送給了鍾選龍。

其判決書還顯示,牛華軍和李儒紅兩人獲得2300萬元的水利項目,除了水利局長鍾選龍的大力協助,作為分管水利副縣長的付暢銳也從中提供了幫助,並收取了6萬元好處。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