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價漲了 合約解了 合肥一購房者跳樓身亡

來源:社會新聞 2016-06-28 16:46:56

人民網合肥6月28日電(韓暢常國水)一場房產糾紛,讓46歲的合肥環衛工黃穎(化名)備受煎熬。舉債50萬購房,與房主協商無果麵臨退房……一係列挫敗後,眼看房價今非昔比,買房無望的黃穎從入住一年半、遲遲未過戶的“家”中縱身跳下。

再加10萬,給我過戶吧!

“可要我跟房主談?”6月19日上午,出工前梅軍(化名)特意詢問妻子黃穎。下崗後梅軍憑焊工的底子在外接活,家裏的事情他很少過問。今天是和房主協商的日子,妻子的平靜讓他感覺到不安。

“家”在合肥包河區雲輝閣小區,這裏與合肥高鐵南站不到1公裏,每每被人問住哪,黃穎頗為自豪地說:“剛建的高鐵南站東邊嘛。”

“你好好上班吧,我同事會來。”妻子的回答讓梅軍心裏踏實不少,可他想不到,這竟是夫妻間最後的對話。

下午與房主的會麵,黃穎帶了一男一女兩位同事,兩人分別來自不同的單位。黃穎為了還房款,至少在外打了兩份工。

爭吵發生在下午4時,協商變成了不斷重複和歇斯底裏,黃穎的同事劉女士在一旁尷尬地勸導,她印象最深的對話是,房主說:“我給你10萬,你搬出去可好?”黃穎立刻回應:“那我加10萬,你給我過戶吧!”

男同事進洗手間洗杯子,打算給大家泡茶緩和氣氛,房主吳女士避走一旁。沒有任何前兆,黃穎朝陽台跑去,一行人想試圖把她拉回來,可黃穎已翻出欄杆,縱身跳了下去。

黃穎死了。

轄區派出所民警對事件進行初步調查,認為這是一起意外死亡事故,排除案件可能。

賣了老房舉債買新房

梅軍最能體會這處房子對妻子而言意味著什麽。

他們的老房子在合肥老城區,一家三口“蝸居”38平方米的空間,兒子已經22歲,夫妻倆琢磨著換套大房子供兒子結婚。

2014年年底,合肥房價還未猛漲,可以選擇的房源很多,兩人考慮定居合肥南麵,那是黃穎從小長大的地方,比較熟,也方便照顧年邁的父母。

“找到了!包你滿意。”時隔一年半,梅軍還記得妻子第一次帶他去看房時興奮的樣子。那是位於包河區雲輝閣小區,138平方米大三室一廳現房,南北通透。層高理想,同時也避開了馬路的喧囂。

2015年年初,兩人與房主吳女士簽訂正式合同,約定以100萬價格購買該房。

梅軍有點顧慮,妻子是環衛工,加上其他兼職,一個月隻有2000多元的收入,自己在工地做焊工,好時一天能掙兩三百元,可閑時一個星期都出不了一次工,100萬對他們來說是一筆巨大的開銷。

夫妻倆決定把生活了20多年的老房子賣了,好在是學區房,總價賣了30多萬,這多少給了梅軍信心,賣房款加積蓄能湊50萬,再找親戚朋友們借點,房款差不多夠了。

按照合同約定,黃穎支付了首期房款27萬元,隨後順利搬進了未過戶的“新家”,按合肥本地規矩,搬家要宴請親戚朋友,黃穎的大姐夫淩先生回憶:“小四子(黃穎排行老四)請大家到新家做客,忙前忙後,高興地不得了。”

退出已無太多選擇

最先感覺到不安是黃穎大姐夫,他特意谘詢過律師,通常買房付了首付款就辦過戶,頂多不超過半年,但黃穎的房子卻要拖一年半之久,“買房這麽大的事,最好找家中介機構,萬一後期出什麽問題……”大姐夫和黃穎提了不下3遍,她總笑盈盈地說不會的。

今年4月,問題來了。黃穎沮喪地告訴大姐夫,她和房主簽了終止合同協議書,這意味著馬上要從“新家”裏搬出來。

一再逼問下黃穎道出實情,合同上約定,首期房款付完後,須在2015年3月20日再支付二期房款63萬元,2016年6月1日前再支付尾款10萬元後,才能辦理過戶手續。由於經濟困難,夫妻倆向房主提出二期房款延遲支付,這給日後合同違約埋下了隱患。

梅軍說,2015年10月,收取了他們53萬元房款,和首期房款一並開了80萬元收條。然而今年向房主支付尾款時,對方提出解除合同,不僅拒收尾款,還把之前收到的80萬元退回,“她說家裏有親戚想買這房子,補償我們10萬,讓我們搬出去。”

黃穎的手機裏保存著當時和房主吳女士的對話:“吳老師,我尊敬您是文化人,用法律保護自己。而我們是粗人,隻知道省錢,沒走正規渠道……都怪我沒看清合同。”

6月23日,人民網安徽頻道與房主吳女士家屬取得聯係,對方表示吳女士經曆此事後壓力巨大,已住進醫院。解除合同是黃穎未按期支付房款,違約在先。“如果他們(黃穎家屬)還有問題,可以走法律途徑。”

安徽廬州律師事務所律師張亞認為,這起事件中買方存在逾期還款行為,根據合同約定,賣方有權要求解除合同,因此從法律上講,吳女士的行為無可厚非。

麵對終止合同協議書,梅軍拒絕簽字,但黃穎動搖了,退出意味著多拿10萬元,從親戚那借來的錢也能還上,“不折騰了,再到其他地方看看吧。”

此時的黃穎還不清楚,2015年年底開始,合肥房價一路高歌猛進,2016年3月,合肥二手房價環比漲幅全國第一,接下來的2個月,二手房漲幅繼續領漲全國,當初用7000元/平方米能買到的同類房子,已漲至12000元/平方米。

那段時間,梅軍眼看著妻子整夜失眠,她總是倒騰手機,瀏覽最新的房價信息,給房主發的信息充滿絕望。身邊很多人都在討論房子,妻子開始慌了,不厭其煩和他討論樓市。

事發前一個星期,黃穎在樓道裏撿到小廣告,樓下一幢毛坯房掛出了12000元/平米的價格,“去年才7000多,漲的好快啊。”她小聲嘀咕。梅軍看到就把廣告扔了,他安慰妻子:“我沒簽字終止協議是無效的,實在不行咱打官司。”此刻他也意識到,如果退出,剩下的錢想在合肥買房,已無太多選擇。

隨著今年合肥房價大漲,房屋買賣合同糾紛也呈明顯上漲,據合肥市蜀山區法院數據統計,今年1至3月份所立案的房產買賣糾紛案件相比去年大幅增長,其中房屋買賣合同糾紛從去年的19件暴漲到今年的80件,增幅超過300%。

麵對購房糾紛,很多人選擇走法律途徑,黃穎卻選擇了跳樓。她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卻沒有結束這場紛爭。

因作業沒寫完受責備11歲少年跳樓身亡月薪多少可以買房?專家:收入與房價持平即可川航90後空姐跳樓摔成重傷同事:女孩性格很好2014年印度外包商贏得全球百大合同總額的近25%鄭州萬象城一女子跳樓身亡網友:珍愛生命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