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一醫院被指毆打病患致其睾丸破碎 院方:自殘

來源:社會新聞 2016-06-27 08:10:50

調查動機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一名患者,住院治療一周後,其家屬接到醫院電話稱,患者“睾丸碎了,陰囊撕裂……”患者稱遭醫護人員毆打,醫院則稱患者自殘。真相究竟如何?

□本報記者崔東凱張衝

“你父親的睾丸碎了,陰囊撕裂……”家住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雙城區的張曉宇(化名),是在2016年4月24日接到哈爾濱市第一專科醫院的電話。在此一周前,張曉宇剛剛將患有精神疾病的父親張吉平送到這家醫院。

張吉平向兒子哭訴在醫院內遭人毆打。張曉宇要求醫院說明情況,醫院方麵的解釋是“患者自殘所致,同病房的輕微精神病患可以作證”。

事情真相究竟如何?《法製日報》記者近日進行了調查。

患者住院期間受傷

哈爾濱市第一專科醫院是一所集醫療、教學、科研、康複、預防為一體的三級甲等精神、心理專科醫院。今年4月,這裏發生了一件蹊蹺事。

家住哈爾濱市雙城區農村的張曉宇向《法製日報》記者介紹說,他的父親張吉平今年55歲,常年患有精神疾病,平均每兩年嚴重犯病一次,犯病後都是送往哈爾濱市第一專科醫院進行康複治療。每一次治療時間大約半個月,出院後精神狀態基本恢複正常,並可以下地幹農活。

今年4月17日,張曉宇剛剛辦完婚禮兩天,張吉平“犯病了”。張曉宇和家人一起再次將張吉平送往哈專科醫院治療。

就在張吉平入院封閉治療一周後,4月24日下午,張曉宇接到醫院電話。醫院人員在電話中說,“你父親的睾丸脫落了,我們醫院治不了,轉其他醫院治療吧……”張曉宇接到這通醫院的電話後,連忙和家人趕到了哈專科醫院。到了醫院之後,張曉宇發現張吉平的睾丸已經脫離了陰囊,傷情較重。

張曉宇說,當時,護士一再要求家屬給張吉平轉院治療,卻不提及受傷的原因。

自述遭男護士“教訓”

看到張吉平的傷情,家屬是又心疼又氣憤,但眼下畢竟是迅速就醫重要。張曉宇與哈專科醫院幾經協調後,由哈專科醫院負責將張吉平送往附近的哈爾濱市第二醫院,醫生表示傷情複雜,建議再次轉往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進行治療。事發當日22時許,哈專科醫院的一名護士長趕到醫院,並先後為張吉平墊付了1萬元的手術費。當日深夜,醫院對張吉平的陰部進行縫合手術。

張吉平情緒稍微穩定之後,向家人表示曾在醫院內遭人毆打,因自己大喊大叫不聽管教,被男護士帶到無人病房後進行“教訓”。

張曉宇開始對此半信半疑,畢竟父親患有精神疾病。

為了證實張吉平的說法,4月25日,張曉宇和母親一起到哈專科醫院詢問張吉平受傷的原因。醫院方麵稱是張吉平本人自殘所致,因病房內未安裝攝像裝置,所以無法提供病房內的監控錄像。張曉宇的母親在醫院大廳內吵鬧不停。接到報警,轄區衛星路派出所民警立即趕到了現場,並介入調查。

根據派出所出具的驗傷單要求,張吉平需到指定的公安醫院進行全身檢查。公安醫院出具的傷情報告顯示,張吉平神清合作,初步診斷為陰囊部裂傷,右側睾丸挫傷,陰囊局部見4厘米弧形縫合傷口;外傷情報告還顯示,張吉平胸部背部腫脹,左側第6、7、8根肋骨骨折。

醫院稱患者受傷係自殘

張吉平如此傷情究竟是如何造成,是否如其自述真的遭到男護士毆打?6月16日,《法製日報》記者來到哈專科醫院了解情況。

據醫患關係處負責人朱晶介紹,張吉平入院後一直住在第九治療室進行康複治療,包括其在內,病房內共有4名病患,其中兩名病情較輕的患者接受了派出所民警的詢問,證實張吉平的陰部受傷是其自殘所致。

如果患者情緒躁動,並且存在自殘的傾向,醫院是否對其進行過捆綁約束治療?朱晶告訴記者,並不是所有的病人都適用捆綁約束治療,況且張吉平在住院期間挺老實的。

對於張吉平多根肋骨骨折的情況,朱晶則表示,張吉平從來沒有說過自己胸部疼,入院前體察時也未檢查出肋骨骨折,醫院認為患者可能是入院前受的傷。“張吉平入院時非常躁動,醫生很有可能查體不細。”朱晶說。

6月17日,記者與哈爾濱市公安局取得聯係,公安機關表示哈專科醫院所在地的轄區派出所已經介入調查此案,但是由於案情疑難複雜,需哈爾濱市公安局道外分局相關領導開會研判後對案件再做定性。

張曉宇認為,在醫院治療期間,父親張吉平的人身安全應該得到保證,家屬曾多次要求醫院提供住院治療期間的監控錄像,醫院始終不能提供。

6月23日下午,記者打電話給朱晶,詢問是否可以提供監控錄像。朱晶表示,張吉平所住的第九治療室近期才安裝了監控攝像頭,案發時的錄像無法提供。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