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改?|?培養麵向未來的核心素養,這一能力尤其重要!

來源:搜狐教育 2016-06-24 11:51:00

沒有“標準答案”,隻有“更好答案”;不再迷信權威,敢於合理質疑;摒棄固執己見,學會兼容並蓄……你是否想過,有一天,課堂上如百家爭鳴般充滿了理性的爭議,閃爍著思維的火花?

盡管看上去仍有一段長路要走,但隨著批判性思維逐漸在中小學滲透,這樣的課堂並不遙遠。

來自上海師範大學附屬中學的語文特級教師餘黨緒,近年來一直致力於課堂上的批判性思維教學。幾年前,他以魯迅的《祝福》為範本,上了一堂主題為“誰殺死了祥林嫂”的公開課。一直以來,語文教材和教參中都將魯四老爺這個在固有觀念裏集父權、夫權、神權為一體的代表人物作為罪魁禍首,但餘黨緒並不簡單地這麽認為。他引導學生仔細閱讀文本,經過嚴格的邏輯分析,並進行集體討論,最終得出的結論是:“不是某個具體的人殺死了祥林嫂,而是看不見摸不著的社會文化與心理氛圍殺死了祥林嫂。”

雖然被認為是“偏離教參”,但餘黨緒認為,比起結論而言,在分析推理與討論背後的那套思維規則更為重要。

千裏之外,位於江城武漢的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小學,為了培養孩子們的批判性思維,一場關於“寵物計劃”的討論也在進行之中。

教師給孩子們布置了一個任務:如果你想養一種寵物,請用三條理由說服你的爸爸媽媽。如果他們反對,你將如何應對?教師用自拍的學校附近集貿市場寵物角的一段視頻來導入,激發學生對小動物的觀賞興趣,並引導孩子思考:家長可能會提出哪些反對的意見,進而讓他們想辦法逐條進行回應。

“這樣的教學,無疑能夠增強兒童對理性思考的直觀感受。”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小學校長李曉豔說。

讓學生學會思考、推理、判斷、評估、表達,在呼喚創新的時代,探索批判性思維在學校教育體係中的落地,顯得尤為迫切與難得。

“思維必須行動起來”

讓學生從被動的接受變為積極的參與

北京市第十九中學教師何耀華從事教學多年,但仍有許多苦惱令她難以釋懷:為什麽教師講得那麽清晰,而且一遍又一遍,許多學生還是學不會?一次,她與正在讀高二的兒子談及此事,兒子說:“老師對自己講的知識爛熟於心,但是一個初學者很難達到老師那樣的理解力,老師把自己對知識的理解強加給學生,背離了初學者的方式,與學生的學習方法完全不同。”

兒子的這段話引起了何耀華的思考,她意識到,學生並不是被動接受知識的容器,一堂課並不是教師講完了教學任務就完成了,教師需要站在學生的角度去思考問題,“讓學生從被動的接受變為積極的參與”。

事實上,何耀華的困惑,折射出當今中國許多教師心中的疑慮:到底怎樣去教,如何去學?

在國際上,由於PISA測試的大獲成功,中國教師被認為是全球“最會教書”的群體之一。但與此同時,一些學者也心懷隱憂。北京語言大學教授謝小慶一直關注基礎教育的發展,他援引2012年上海在PISA測試結果中的數據表示,“在完成那些熟悉的、常規的、知識獲得性任務方麵,上海具有明顯優勢,處於領先的第一梯隊。但是,在完成那些陌生的、靈活的、需要創造性的任務方麵,上海卻低於平均水平,明顯低於處於領先地位的新加坡。”在運用知識解決問題方麵,上海學生沒有表現出符合預期的優勢,而新加坡學生表現優秀。謝小慶認為,這與該國重視發展學生審辯式思維(批判性思維)密切相關。

這些結論警示我們,時代在變,人才培養的標準在變,教育的目標、方式也應隨之變化。

北京市海澱區教委副主任、海澱區教師進修學校校長羅濱以電視節目的變化舉例,過去的電視熒幕,類似《開心辭典》《一站到底》等比拚記憶力、體力、計算能力的節目很受歡迎,不過她發現,如今類似《頭腦風暴》《藝術創想》等比思維、比想象力、比創新的節目越來越多。

“其實這與我們教育發展的模式息息相關。人才培養的著力點已經從原來的大容量記憶性學習轉向了思維能力發展、創新能力和想象力的培養。”羅濱說,“隻有知識是不夠的,當年‘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那個純粹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在新的時代,要關注價值觀和學生發展的核心素養。”

羅濱認為,要培養孩子的創新能力,就要培養他們的好奇心和想象力,勇於探索、敢於攻堅的品質,以及敢於質疑、善於發現並提出問題的能力,“要達成這一目標,沒有批判性思維是做不到的”。

在餘黨緒看來,相比想象力而言,中國學生更迫切需要的是批判性思維。“一個人沒有想象力,可能是一個非常枯燥的人,但是如果沒有獨立的思維和質疑精神,這個人不僅在人格上是不健全的,在科學發展和藝術貢獻上也難有作為”。

呼喚批判性思維,就意味著告別傳統的接受式學習。就像批判性思維研究專家理查德·保羅在《批判性思維工具》這部書裏提出的,一個人可以聽一千場講座,讀一千本書,就好像可以通過這種方式獲得知識。但是,求知的過程不僅僅是被動地接受,而是讓知識進入自己的頭腦,“思維必須行動起來,主動出擊,迎接迎麵而來的知識,豐富自己的心智,讓自己從無到有”。

批判性思維如何進課堂

建設什麽的課程,擁有什麽樣的教師,決定了批判性思維課程真正落地的程度

盡管中國的發展急需一批具有批判精神、創新思維的人才,但從現實情形來看,批判性思維並不為大眾廣為熟悉並接受。

正如餘黨緒所擔心的那樣,與高等教育領域對批判性思維的關注越來越多相比,在基礎教育領域,批判性思維的推進仍舊“波瀾不驚”——尤其在中小學,批判性思維入課堂的成功探索依然不多。

一個現實的問題是,批判性思維在課堂或課程中落地,缺少現成的經驗可以借鑒。“教師是否做好了通過課堂把批判性思維的習慣和方式傳遞給學生的準備?我們的主要課程和各種門類的選修課程,如何培養學生批判性思維的能力?關於批判性思維的專門課程是否已經使學生對批判性思維有了係統性了解?我們現在確確實實麵臨這些問題。”北京市八一學校校長沈軍在首屆全國基礎教育批判性思維教育研討會的發言,道出了中小學在開展批判性思維教學的難處。

建設什麽的課程,擁有什麽樣的教師,決定了批判性思維課程真正落地的程度。

“培養學生獨立思考、批判性思維能力,以及創造性地解決問題的能力,有三點我認為非常重要:學生的學習應該是基於學科又超越學科的開放式學習,基於主題的跨學科綜合性學習和聯係社會生活實際的學習是需要補充的,這樣學生就需要豐富的課程;第二,要有開放性學習環境;第三,學校的管理製度要創新,考評製度要創新。”羅濱說。

八一學校是較早開設專門的批判性思維課程的高中。陳詠梅是該校的一名化學教師,在以往的教學中,她發現學生們透過現象看本質、舉一反三的能力相對欠缺,經常受製於書本、試題,被表象“牽著鼻子走”,為此,她開始推動批判性思維入課堂。在化學教學中,陳詠梅首先讓學生“知彼”——了解概念的意義,並從中找到共性和差異,從而學會歸納並挖掘其中的規律。

為了訓練學生的思維能力,陳詠梅還組建了一個教師團隊,反複摸索批判性思維在課堂的落地方式。比如,他們研究發現:選擇一個信息量比較大的新聞熱點類素材,讓學生進行討論,學生特別喜歡。

“用這種方式統領一節課的思維訓練,讓學生多方尋找證據,這樣的課,學生思維特別活躍。”陳詠梅說。

實際上,除了專門的批判性課程,八一學校還將基於批判性思維的閱讀、寫作、演講、辯論等一起滲透到學科課程,構建了課程群,對應不同學科和不同學段,開發不同的教材、素材、思維教學模式和策略,並研究製定從宏觀的課程標準到微觀的教學管理等一係列保障製度和政策,確保批判性思維課程落地生根。

經過幾年的實踐,八一學校的學生思辨能力普遍提升,在海澱區組織的辯論比賽中,該校學生屢次斬獲佳績。

當然,批判性思維課程實施的背後,還需要一批真正具有批判性思維的教師。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小學是全國最早引入批判性思維教學的小學,近年來該校大力推進批判性思維的實施,並加強教師批判性思維的培養。

“要培養具有批判性思維的學生,首先要培養善於運用批判性思維的教師。我們並不要求教師們在工作、生活的方方麵麵都善於進行批判性思考,但是要求教師們在學科教學中要具備批判性思維的能力。”華科附小校長李曉豔介紹說,為此,華科附小采取了學科定義法、蘇格拉底提問法、知行合一法、行動有效法等,提高教師對學科的批判性思維能力。

以英語學科為例,該校英語組目前已經整理出一套1至6年級的教學大綱,對每個年級要達到的英語學科批判性思維標準進行了明確的描述。學校要求教師在教學中不斷微調課堂教學行為,並解釋微調的目的,觀察和確認微調後的效果,使教學行為與新的教學認知協調一致。當微調不足以解決教學中產生的問題時,便要求教師開始係統性的教學行為調整,並對該行為的效果進行數據搜集和分析。

“這些方法的綜合運用,使得學校英語組的教學呈現出新的麵貌,教師基本具備了獨立思考、獨立設計教學、獨立進行微型課題研究的能力。”李曉豔說。

華科附小的一位年輕教師工作才3年,今年代表湖北省參加全國小學英語的教學比賽,他的英語教學設計融合了批判性思維要素,獲得了專家的一致肯定,最終獲得一等獎。

“當批判性思維成為教師教學、研究乃至生活中的一種自覺選擇,教師團隊形成了批判性思維的氛圍環境,批判性思維的應用就算得上真正成功了。”一位專家如是說。

培養“跨界”的核心素養

批判性思維要培養的是學生麵對未來的素養,而未來是不可預知的

批判性思維的培養最終目標指向何處?

在江南大學教授吳格明看來,培養批判性思維素質應當是基礎教育課程改革的重要方向。實際上,批判性思維已經被許多國家在教育領域確立為教育的目標之一。

中國教育創新研究院不久前發布的21世紀核心素養教育的全球經驗中,批判性思維、創造性與問題解決、學會學習與終身學習都被列入通用素養中的“高級認知”。

知識是無窮無盡的,知識也會代際更新,但思維方式會超越具體的知識而存在並發揮作用,從這個意義而言,擁有批判性思維的人不會落伍。

羅濱以諾基亞、索尼等技術創新能力極強、自我要求極高的優秀公司的失敗為例指出,“這些公司為什麽會被收購,為什麽會破產?那是因為在21世紀,我們的創新不能局限在一個領域。跨界的創新意識和能力以及行為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團隊乃至一個國家的生命力由它的遷移創新能力決定。”

批判性思維要培養的是學生麵對未來的素養,而未來是不可預知的。

如此看來,批判性思維融入學校教育已經迫在眉睫。不過在當下,除了課程構建與教師培養,批判性思維的深入落地還有許多問題亟待解決。

華科附小計劃今後5年在每一個年級至少建2個批判性思維實驗班,至少開發30個批判性思維的教學方法。但校長李曉豔心中始終憂慮:“有一個緊迫的任務擺在我們麵前,如何評價和測量小學生的批判性思維?我們需要選擇一個批判性思維的理論框架,從這個理論框架延伸出測量的標準和方法。”

羅濱也表達了同樣的擔憂,“教學目標之後是評價,通過批判性思維的訓練,我們怎樣評價學生的這個方麵得到了發展?評價是基於證據的推理,我們用什麽樣的手段搜集這些證據?”她認為,這些“未解之謎”,可能是今後若幹年批判性思維在理論建設與實踐落地過程中需要正視與解決的。

內容來源:中國教師報

微信編輯:冬慈

【覺得文章還不錯?請在最下方點讚↓】

微信ID:zgjsbqmt

長按3秒識別二維碼關注

▽近期熱帖▽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