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最好的社會機器人,但足夠好了嗎?

來源:雷鋒網 2015-12-29 17:43:00

目前世界上大部分機器人都是咖啡機那樣的功能型機器人,這和Cynthia Breazeal的作品截然不同。她的作品中有機器玩具熊Huggable、長著大眼睛紅嘴唇尖尖耳朵的Kismet、藍眼睛娃娃臉的Nexi、和長得就像一隻毛茸茸鬆鼠的Leonardo,以及外形類似更小一點的Furby。

Breazeal和她的學生已經在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開發了多年的情感交互機器,她認為現在是時候讓個人機器人進入我們的家庭,提高我們的生活質量了。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她在波士頓成立了Jibo公司,並且成功募集到了3860萬美元,用於生產一種友好的家庭機器人助理。

他們的機器人就是我們熟悉的Jibo,配置有相機和麥克風,長得就像是一台桌麵風扇,大小也不過烤麵包機大小。它能夠識別人臉和語音,並且還能用萌萌的聲音作出回答。Jibo的目的是幫助忙碌的家庭成員之間更好地彼此交流以及與外界通信,比如說每天早上提醒父母或孩子當天需要完成的任務。你可以告訴Jibo今天你需要完成什麽,然後它就會在你忙著做早餐的時候,幫你更新日程安排或待辦事項列表。Jibo還會在聚會時自動拍攝照片,給小孩閱讀互動故事,還能幫助老人撥打視頻電話。預計2016年三月到四月份,Jibo的第一款產品就將出貨,最新一批Jibo的單個預售價為750美元,而早在去年8月份它們就已被搶購一空。Breazeal說:

“我們這個時代,說到技術就是數據、數據、數據。社會機器人就是說‘是的,我們拿到所有的數據了。現在就讓我們把注意力放在用戶體驗和與人的交互上吧’。”

確實如此,盡管Jibo和Breazeal以前的作品不一樣,沒有小狗樣的眼睛和柔軟的皮毛,但它看起來似乎真的有自己的個性。它可以它那臉一樣大的大單眼直勾勾地盯著你,發出萌萌的機器笑聲,還能栩栩如生地轉動自己的身體。她說:

“關鍵不是它能做什麽,而是它怎麽做。”

Breazeal希望Jibo可以成為人們的家庭夥伴

可以肯定的是,擁有一個真正有用的、有能力的還足夠可愛的個人機器人,是很多人長久以來的夢想(Roomba當然不算,除非你喜歡對著吸塵器說話)。40年來,企業家們一直在不斷推出各種各樣的家用機器人,但幾乎所有的產品都很快銷聲匿跡了。即使是索尼推出的著名機器狗Aibo,盡管有那樣大張旗鼓的造勢宣傳,但最終還是遭遇了商業上的失敗。

而現在必要的技術已經比過去更好更便宜了,給智能手機和遊戲機製造商提供組件的行業也在為新一代家用機器人製造商提供組件。除了功能強大的低功耗微處理器,這些組件還包括幫助探測人和物的三維傳感器、幫助導向運動的加速度計和陀螺儀,以及更加輕便的鋰電池。

這一新興領域的參與者既有初創公司,也有大型企業。2014年,日本電信巨頭軟銀開始銷售人形機器人Pepper,其主要的設計用途是用於接待。今年7月,法國初創公司Blue Frog Robotics也計劃開始推出其第一款機器人Buddy,它就像是一個帶輪子的Jibo。另外,中國也出現了一眾機器人製造商,它們的產品方案也大致類似。

有如此之多的競爭對手,Breazeal的機器人能夠脫穎而出嗎?The Robot Report網站分析師認為答案是肯定的。他認為Jibo是“社會機器人市場的遊戲規則改變者”,並指出該公司不僅擁有一個由優秀的機器人專家組成的團隊,而且還擁有語音識別、人機交互、遊戲和動畫等領域的優秀人才。另外還有一個讓他覺得Jibo會成功的原因:他曾把Jibo機器人的宣傳視頻給他的妻子看,她表示“任何能點中國菜的設備都是贏家”。

Jibo公司副總裁Andy Atkins正在調試一台早期的原型機

其它人對此就沒有那麽熱心了。媒體專家評價Jibo是“帶動畫的燈罩”和“造型別致的鬧鍾”。《時代》雜誌評論說“不確定你是不是真的需要一個”,更何況Jibo能完成的工作基本上用智能手機也能做。而科技媒體GeekWire則從隱私和安全方麵評論說:“把一個聯網的、可以電動控製的攝像機放在我女兒的床邊?想都別想。”

Breazeal泰然接受了這些批評,她承認Jibo推出時將隻帶有很少幾種應用程序(她稱之為“技能”),但Jibo本身是一個開放的機器人平台,開發者可以基於該平台實現更多的功能。她肯定地說新應用將會逐漸增加Jibo的用途,並且還有望使其擁有一些現在無法想象的“技能”。而在隱私和安全問題上,她的團隊也一直格外重視。

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目前一切還進展順利。截止12月,Jibo通過預售的方式已經在Indiegogo上眾籌到了370萬美元。考慮到該項目眾籌開始時,Jibo機器人還隻是一個不能執行任何任務的粗糙原型,這樣的眾籌成績真稱得上是十分驚豔。Jibo已經推遲了原定計劃的上市時間,Breazeal知道她和她的團隊需要兌現自己的承諾。“現在就是在埋頭苦幹,”她在接受IEEE Spectrum的采訪時說道。

從工具到家人

Jibo的第一款原型機看起來就像是一台智能手機黏在一個飲料罐上麵。有的型號頂部還支出了一根卡通化的天線。而現在我們能見到的外形設計是Jibo團隊和舊金山一家工業設計公司合作之後的產物,看起來圓滾滾的,又小巧玲瓏。它內部擁有大量的電子部件,包括高分辨率立體相機、六個麥克風、一對音箱、一個LCD觸摸屏、兩個冷卻風扇、WiFi和藍牙模塊、LED燈、觸控傳感器和運行Linux係統的ARM架構的嵌入式處理器。

Jibo設計中最巧妙的部分應該是其身體結構。它包含三個大致圓柱形的結構,分別用作基座、軀幹和頭部,它們之間按一定的角度連接在一起。最終導致的結果是當機器人轉動時,這三個部件之間也會發生相對移動,表現出各種各樣的姿勢。旋轉動作是通過機器人體內的三個直流電機和傳動帶共同完成的,整個過程非常平穩,也不會產生噪聲。

要讓機器人的運動模式正確需要大量的工程學工作。在早期原型機階段,各個部件在兩個方向上都隻能運動較少的距離,這就限製了機器人的活動空間,並且讓機器人的運動看起來非常不自然。為了讓機器人能夠連續旋轉,Breazeal的團隊以更為緊密的方式重新配置了電子和機械組件。線材也都選擇從機器人身體的中心穿過,這樣機器人旋轉時也不會影響到些線材。解決機器人運動問題的Matt Berlin說,Jibo現在“感覺更加流暢和放鬆了,比如它可以很流暢地從一個姿勢切換到另一個姿勢,中間沒有任何停頓。”

最後,如果Jibo所帶來的用戶體驗果真是完美無缺的,那麽它將毫無疑問取得成功。而用戶體驗還極大地依賴於機器人的語音識別和分析技術。這是個比較大的挑戰:如果用戶選擇跟機器人對話,那麽他一定期望這個機器人是足夠智能的。

“人類對話和使用結構良好短語的Siri或Google Now請求不同,”西雅圖醫療機器人創業公司Hoaloha Robotics創始人Tandy Trower說,“當我們彼此交談時,我們會借助大量的語境信息幫助我們理解彼此的談話。”換句話說,Jibo這樣的機器人不得不將更多的語境信息囊括在內,這樣才能帶來開放式的對話。

這並不簡單。Breazeal說Siri和Google Now采用的將語音傳輸到雲端的處理方法並不適用於機器人。基於雲的語音引擎會產生延遲。更糟的是如果Jibo失去了WiFi連接,它就沒辦法作出回應了。另一種方法則是把語音識別放在本地,放在機器人身上。而這也並不是一個好選擇,因為這必將成為機器人CPU的沉重負擔。盡管Breazeal並沒有透露他們所使用的方法,但合理的推測是Jibo使用的是上述兩種方式的混合:本地語音處理可以實現一些基本功能(比如,用戶可以簡單說一句“wake up”喚醒機器人),而雲計算則用來處理更為複雜的語音識別任務(比如基於語境的對話)。

Breazeal也提到她的語音處理工程師正在打造一個新的自然語言處理模型,該模型可以讓Jibo以一個迷人的方式作出回應。他們還給Jibo設計了一個特別的聲音,該聲音建立在一位配音演員錄製的14000條短語的基礎上。基於此,一個文本轉語音的引擎可以生成數百萬條語音表達。但她表示Jibo說的話隻是其真正表達的一部分——它還會使用肢體語言,也會通過改變音調來暗示高興、悲傷或驚訝的情緒。

Breazeal還承諾說,隨著時間的增長,Jibo還將了解到更多使用者的個人信息,進而提供更為個性化的用戶體驗。她補充說,之後人們就不再僅僅將Jibo看做是一個工具了,而會將其視作自己家庭的一分子。這也是她最美好的夢想,而這也是機器人行業所能帶來的最持久的遺產。

但這遺產到底是好是壞還取決於你在向誰發問。Breazeal在麻省理工學院的同事Sherry Turkle在其2011年發布的新書《Alone Together》中寫道:“機器人專家會說人類和機器人交流並沒有什麽壞處;這些交流可能很有趣、很好玩、有教育意義或能撫慰人心。但我卻感覺並不舒服。一個被人們當做朋友的機器貶低了我們口中的友誼。我們喜歡的人、喜歡我們的人——是這些造就我們自身。”

Breazeal回應說社會機器人並沒有打算取代人類的友誼。事實上它們還能為人與其他人、寵物、孩子甚至玩具之間的關係增光添彩。她說:“所以創造和探索這種新形式的關係並不會與任何已有的其它關係產生競爭。對我來說,像社會機器人這樣的事物的價值看法是它們並不是人——它們與我們不一樣。正因為如此,它們可以幫助完善我們自身,而這才是真正有趣又有價值的地方。”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