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男子吸毒後與妻吵架放火 燒死唯一兒子(圖)

來源:鳳凰新聞 2016-06-20 17:45:00

因與妻子吵架,吸毒後的他點火意外燒死幼子

原標題:男子吸毒後與妻吵架放火意外燒死唯一的兒子

老父親:盼他出獄改過自新

6月19日是父親節。然而,對於海口的這個家庭來說,“父親”二字帶來的是無盡的哀傷。去年7月1日,甘諒(化名)在吸毒後與妻子發生矛盾,點火意外燒死了自己唯一的兒子。從一審故意殺人罪被判無期徒刑到二審放火罪改判15年,他哽咽懺悔自己的所為。

而今,甘諒在獄中,他年邁的老父親甘叢(化名)則住在去年起火的房子裏,行動不便,無人照料。他說,也許無法等到兒子出獄了,但他希望兒子能改過自新重新做人。

辦案律師認為,是毒瘤和對家庭矛盾的不當處理導致了這起悲劇的發生。

甘諒的老父親獨居在事發的廉租房內,年邁多病行動不便。

事發的房間已被重新粉刷過,放了一些雜物。

事件

和妻子鬧矛盾點火意外燒死兒子

2015年10月,北京大成(海口)律師事務所律師湯尚濠接到法律援助中心的電話。是一個夫妻矛盾處理不當導致兒子被父親燒死的案子。“夫妻之間發生矛盾是很普遍的事情,是什麽造成了這樣的悲劇?我想看看這個爸爸是怎樣的爸爸。”湯尚濠接下了案子。

很快,湯尚濠和其助理律師鄭婷月在看守所看到了甘諒。甘諒穿著一件黃馬甲出現在鐵柵欄另一邊。鄭婷月對他的印象是:小臉,很瘦,長相平和,回憶起事情經過不停哽咽。

時間回到2015年6月30日,海口新大洲大道惠民小區4棟14樓。甘諒到朋友家打牌,妻子周藍(化名)打電話問他什麽時候回家,他說12點回家,妻子就和他在電話裏吵起來。接著,妻子又打了幾個電話讓他回家。晚上10點,妻子來電話說,再等半小時甘諒不回家,她就離開家,留兩個孩子在家。

甘諒回到家的時間約為深夜0時,回到家他便看到妻子坐在床邊喝啤酒,兩個孩子在床上玩耍。妻子見他回來並不理會,站起來走出家門,乘電梯下樓。這時,甘諒做了一件令自己後悔一生的事情:他用手裏的打火機點著了臥室的布衣櫃,然後跑出去追妻子。

“我對她說我在房間裏點火了,她要是不在意的話就不要回家。”甘諒回憶說,他當時躲在一個角落裏待了15分鍾左右,想看一下妻子是不是真的要離開家,緊接著便聽到樓上有人喊“著火了,著火了”,他趕緊跑回去搭電梯回家。在家門口,甘諒看到了比自己早回到的妻子抱著女兒在哭,卻不見了小兒子的身影……火滅了,甘諒和鄰居用手機照明,從臥室床邊的地上抱起兒子來到樓道,給兒子做人工呼吸。但是,幾個月大的兒子再也沒有醒來。

波及

妻女生活困難老父親年邁無人照顧

事發後,甘諒的妻子周藍已經帶著女兒搬走了。據律師介紹,講起往事,她時常以淚洗麵,她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知道不能用這種方式來解決家庭矛盾,不能因為丈夫不回家就在家喝酒,更不能和丈夫吵兩句就丟下孩子離開了。如今她帶著女兒,生活艱難地繼續。

事發的那套房子的門虛掩著。開門的是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行動不便,走路要扶著牆壁或者桌椅挪動,但無人照料。這個七旬老人就是甘諒的父親甘叢。

事發當天晚上淩晨兩點,甘叢和妻子睡夢中被電話叫醒。妻子騎著電動車把他載到兒子住的小區,但是,當時兒子已經被抓走了,兒媳婦也走了,門已經被封住。

甘叢說,生下甘諒的時候,他年紀已不小了。甘諒十七八歲的時候去酒店做服務員時,他已經是老人,也不知道孩子在外麵做些什麽。直到孩子被抓走,他才知道,兒子原來吸毒。“做父母的都是想讓孩子好,他自己不會自愛。”甘叢無奈,說知道兒子走上不好的路時,他也曾對兒子說“要好好聽話,不聽話這個社會不允許”,但兒子沒聽進去。

如今,甘叢一個人住在事發的那套房子。房子已經被重新粉刷過了。兩個房間,事發的那個房子放著雜物,甘叢住在另一個房間。雖然自己年邁多病,生活難以自理,但生活貧困,50多歲的妻子為生存奔波,每天要幫人送菜賺錢過日子,不得不住在別的地方,無法在他身邊照顧他。“她每天淩晨兩點就要起床,到南北市場幫人送菜,很辛苦。”甘叢說。

自己現在走不了路了,兒子被判處15年徒刑,甘叢黯然說,等兒子出來,自己可能都不在了。“我希望他能改過自新,重新做人。”

這是一個老父親最大的願望。

焦點

故意殺人罪改判放火罪二審獲刑15年

一審法院判決的理由是:甘諒作為心智正常的成年人,明知放火會產生危害結果,身為人父,明知子女年幼沒有自助意識和能力,卻違背其應盡之注意監護職責,置年幼子女於危險,並放任危害結果發生,其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應予以懲處。

“當時檢察院指控的是放火罪,沒想到最後法院會改變檢察院指控罪名。”湯尚濠說,作為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律師,一審判決之後,他們便可以不再在這個案子上花精力,但他們還是主動要幫甘諒上訴,並擔任二審代理律師。因為,他認為一審判決的適用法律存在錯誤。

一審判決下來之後,湯尚濠和鄭婷月去見了甘諒。甘諒看到律師,便不停說“我沒殺我兒子。”對於判決結果,甘諒感到絕望,他不能接受為何被判“故意殺人罪”。“不服判決的話,他可能會不願意接受改造。”湯尚濠說,另外,甘諒家中還有妻子和年幼的女兒,如果女兒覺得有個殺人犯父親,或者周邊的人說她父親是殺人犯,很不利於她的成長。

終審的焦點是:甘諒的罪名到底是構成故意殺人罪還是放火罪?

鄭婷月說,故意殺人罪一般先考慮死刑,再考慮無期徒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而放火罪則一般先考慮有期徒刑,再考慮無期徒刑或死刑。“甘諒在點火時確實沒想到會將兒子置於死地的嚴重後果,對兒子的死亡不存在放任的心態,因此不具有間接故意殺人心態。”

終審法院認為,原判認定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但定性錯誤,量刑過重,應予以糾正。甘諒的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成立。海南省高院終審判決,撤銷一審判決,認定甘諒犯的是放火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甘諒接受了這個判決結果。

背後

做兩份工作養家事發前曾吸毒

這起悲劇發生的背後原因是什麽?

湯尚濠和鄭婷月分析,導致悲劇發生的主要因素有兩個,一個是毒品對甘諒的毒害,案發前他也曾吸食毒品,判斷能力降低;另一個便是他們對家庭矛盾的不當處理。

事實上,這已不是1986年出生的甘諒第一次犯罪。

2005年4月,甘諒因犯搶劫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2011年9月被強製戒毒2年;2014年5月因犯販賣毒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0個月,並於2014年12月27日刑滿釋放。

“我之前也很震驚,為什麽一個心疼兒子的父親會燒死自己的兒子。”鄭婷月認為,事發當天,甘諒之所以做出點火的事,和他吸食了毒品有關。

而久積的家庭矛盾被引爆時,這對年輕夫婦的不當處理也成為事發的誘因。

甘諒回憶,他和妻子結婚後,經常吵架,有時候吵架之後,妻子就帶著兩個小孩回家,過幾天半個月才回來。甘諒說,當天晚上,他認為自己在外做兩份工作賺錢養家很辛苦,但妻子卻不理解自己,還在晚點回家這種小事上和自己吵。他在氣頭上,才做了這樣不理智的事情。

“點火後沒想這麽多,就想著問老婆回不回家。”甘諒這樣說。

鄭婷月說,小學文化的甘諒,並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構成了什麽罪。一審過程中,從頭到尾,甘諒都承認他所做的事情,對放火罪沒有異議,隻是希望能量刑減輕。

然而,令律師和甘諒自己沒想到的是,甘諒的罪行會被定為故意殺人罪。“一個父親,怎麽會想殺死自己唯一的兒子?”

一審法院判決,甘諒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